1-9 魔王的朋友

晚餐準備好了,於是我和米夏前往起居室。

以我最愛吃的焗烤蘑菇為中心,餐桌上陳列著豪華的料理。

「好,開動吧。」

這麼說完後,媽媽便將盛裝在大盤裡的焗烤蘑菇分裝到小盤上。

哇,這香味真讓人受不了,感覺口水都快滴出來了。

「小米也儘量吃哦。」

「……嗯……」

並非我要自誇,媽媽的料理真的相當美味,唯獨這點是我在神話時代吃過的任何料理都比不上的吧。

和平的世界儘管讓魔法退化,卻相對地也讓料理進化了──這是我這一個月來持續吃著媽媽的料理所得到的結論。

「我開動了。」

我用湯匙舀起焗烤蘑菇。

「這是……?」

什麼……!這道焗烤蘑菇居然放了三種蘑菇。

有杏鮑菇、洋菇和牛肝菌。

平時明明就只有一種!

「媽媽今天可是大手筆哦。」

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媽媽微微一笑。

「好啦好啦,快吃吧。」

我點點頭,將焗烤蘑菇放進口中。

「嗚……!」

好吃……

濃稠的奶油味在舌頭上擴散開來,鹹中夾帶些許甜味。儘管如此,凝聚起來的強烈美味仍猛烈傳入胃中。蘑菇的口感也很清脆,讓人想一直這樣咀嚼下去。

啊!轉生真好,真是太好了。

「呵呵,小諾雖然一下就長大了,但吃飯時的表情還是小孩子呢。」

媽媽這麼說道。轉生而來的我,怎麼可能會是小孩子呢?想歸想,我仍大快朵頤著焗烤蘑菇。

「話說回來,媽媽我有點事情想問小米……」

說出這種開場白,媽媽露出認真的表情。

「你喜歡小諾那一點呢?」

「咳咳!咳咳……」

太大意了。我猛然嗆到。

「啊,小諾,你還好吧?」

「沒、沒事……」

唔,我實在太不小心了,竟然會被焗烤蘑菇給嗆到。

或者該說我太過沉溺於焗烤蘑菇的美味,導致完全忘記得和媽媽他們解釋清楚了。

居然能讓人稱魔王的我失去冷靜,媽媽的焗烤蘑菇還真是有著可怕的魔力。

這時代能和我抗衡的人也許就是媽媽吧。

「所以你喜歡他哪一點……?」

米夏面無表情地陷入沉思。

「……溫柔……」

聽到她淡然回答的瞬間,媽媽握緊拳頭。

「沒錯,就是這樣!小諾真的很溫柔呢!畢竟你看,小諾原本打算獨自前來迪魯海德,但知道媽媽會寂寞後就帶我一起來嘍!」

唔,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笨蛋父母嗎?

我還是第一次親身體驗,相當讓人害羞呢。

「……很孝順。」

「對吧對吧。小米真懂,不愧是小諾選上的對象。」

很好,就是現在,稍微糾正錯誤吧。

「我說啊……媽媽。」

「啊,小諾,要再來一盤焗烤蘑菇嗎?」

「什麼?還有嗎?我要。」

我大快朵頤著媽媽幫我盛好的焗烤蘑菇。

「還有還有,小諾和小米是怎樣認識的啊?」

「……認識……?」

「初次見面時的情況?是誰先向誰搭話的?」

「……先搭話的人是阿諾斯……」

「討厭啦~~真不愧是小諾,居然主動向少女搭話,你這個花花公子!」

媽媽咻咻地吹起口哨。

到底是怎樣啦?

「然後呢?小諾是怎樣跟你搭話的?」

或許是在回想我當初說的話吧,米夏望著上空思考起來。

「……彼此都很辛苦呢……?」

「呀啊啊啊啊啊啊!太酷了~小諾,你怎麼帥成這樣啦!聽到這種臺詞、聽到這種臺詞,少女會瞬間迷上你哦。」

雖然我完全搞不懂這到底哪裡帥,但媽媽已化身為笨蛋父母,無論對她講什麼都沒用吧。總之先觀望局勢再說。

畢竟焗烤蘑菇還沒吃完呢,得趁熱吃才行。

「然後呢?小米怎麼回答?」

「……我回了『嗯』……」

「討厭啦啦啦啦啦啦!你們居然心靈相通了!打從一開始就超相配的!這可是命中註定的戀情呢……」

媽媽一臉陶醉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完全沒有要回神的打算。

「那麼……那麼……那個……你們兩個已經……接吻過了嗎?」

嗯,似乎能借著這個問題解釋事實呢。既然沒接吻過,想必就會開始懷疑我們是不是情侶了。

「沒有……」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居然要等到結婚後,太浪漫了!」

……可惡,給我來這招啊。

「但這下該怎麼辦呢?小諾才一個月大唷,要等到可以結婚的年紀似乎還要很久耶。」

「……一個月大……?」

「對啊,很讓人驚訝吧?小諾非常聰明,才剛出生就會說話嘍。而且還施展魔法,靠著『成長』一下子就長得這麼大了。」

米夏直盯著我瞧。

就算身為魔族,一個月大就能施展魔法的人依舊相當罕見。

換句話說,這能作為我轉生的證據。即使如此,她應該不會因此相信我就是魔王吧,畢竟他們好像不認為魔王會轉生成嬰兒出生呢。

「……咦?哎呀?小米該不會是會在意年齡差距的人……?」

媽媽完全誤會了。

「不在意。」

「也、也是呢……年紀小的老公也很不錯唷,畢竟小諾長得這麼可愛。」

米夏再度朝我看來。

「……可愛……?」

「別這樣看我。」

看到這段互動,媽媽上下搖晃起雙拳。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喂,親愛的,你有聽到嗎?你有聽到剛剛那個嗎?『可愛?』『別這樣看我。』他們居然這麼說耶!討厭啦,這是哪來的老夫老妻?你們是老夫老妻嗎啊啊啊!」

媽媽興奮不已。爸爸則一面喝著酒,一面感慨萬千似的獨自頻頻點頭,眺望遠方。

總之她等等就會冷靜下來了吧?儘管我這麼想,媽媽的情緒卻始終高昂,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導致我完全無法糾正米夏和我的關係。

晚餐轉眼間結束了。在那之後,大家熱熱鬧鬧地聊著天,聊著聊著時間就已經很晚了。

途中為了送米夏回家,我們來到屋外。

「伸手吧。」

米夏老實地握住我的手。

「我用『轉移』送你回家。」

「……你不知道在哪吧……?」

「心想著家的位置,我會讀取內心送你回去。」

「辦得到?」

「當然。」

米夏直盯著我看。

「好厲害。」

她所想著的家的位置,經由牽著的手傳到我的腦海裡。

「今天真抱歉。」

米夏忙不迭地搖頭。

「我玩得很開心。」

「那就好。等爸媽冷靜下來後,我再跟他們訂正你是我的朋儕。」

「……朋儕……?」

「啊,這個時代是叫做朋友嗎?」

聞言,米夏指著自己。

「……朋友……?」

「不對嗎?不然這種關係要怎麼稱呼才對?」

米夏搖了搖頭,接著嫣然一笑。

「我很高興。」

「這樣啊。」

「嗯。」

為了施展「轉移」,我在手上注入魔力。

「學校見了。」

「再見。」

米夏的身體漸漸消失,她轉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