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慶祝合格

哐啷哐啷!店鋪的門鈴響起。

「歡迎光──啊,小諾,歡迎回家。」

正在看店的媽媽朝我走來。

爸爸大概是在工作室打造東西吧。

「……結、結果怎樣?」

媽媽緊張兮兮地問道。

「合格了。」

聽到我這麼說,媽媽便鬆了口氣似的綻開笑靨,將我緊緊擁入懷中。

「恭喜!恭喜合格,小諾!你太厲害了!才一個月大就考上學院,為什麼會這麼聰明啊,小諾!今晚要吃大餐哦!」

哎呀哎呀,又不是自己合格,她為什麼會這麼開心啊?

這就是所謂的父母親嗎?我完全無法理解。

儘管無法理解……算了,感覺並不壞呢。

「小諾想吃什麼?」

「也是呢。可以的話,我想吃焗烤蘑菇。」

這是我從兩千年前就最愛吃的料理。

儘管親信費盡脣舌地要我吃些更加奢侈、更像魔王會吃的東西,但愛吃的料理就是愛吃,這也沒辦法。

大致上,如果反問「什麼是魔王會吃的東西」,便會得到「人類」這種恐怖的回答。

人類是要怎麼吃啊?這群笨蛋。

囉哩囉嗦什麼「魔王吃焗烤料理無法作為魔族榜樣」,真是無聊。

魔王是擁有力量、能隨心所欲之人的名號,正因如此,當然要在想吃時吃自己想吃的料理。

我就是要吃焗烤蘑菇。

「呵呵,媽媽知道了。小諾最愛吃焗烤蘑菇了,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媽媽我早就準備好嘍!」

真不愧是媽媽,跟以前的部下完全不同呢。

「對了,媽媽,有客人。」

「嗯?客人?誰啊?」

我回過頭,介紹起彷彿躲在我身後的米夏。

「她是米夏•涅庫羅,是我今天在學院認識的朋友。」

米夏向前走出一步,以平板的語調說道:

「你好。」

她低頭鞠躬。

隨即只見媽媽不知為何一臉驚訝,用手摀住嘴巴。

「小諾他……小諾他……」

媽媽驚慌失措地大叫起來:

「我的小諾帶新娘回家啦────────!」

叫聲響徹家中。

米夏微微歪過頭。

「……新娘是指我……?」

「呃,抱歉,是我媽媽貿然誤解了。」

再怎麼說,這也誤會得太嚴重了吧。

「……這樣啊……」

「沒關係,沒關係的,小諾。畢竟小諾的幸福就是媽媽的幸福嘛,媽媽是不會反對的哦……」

媽媽拭著眼角,泛著淚光說道。

究竟在媽媽的腦袋裡正上演著怎樣的妄想啊?我實在不太敢問。

「媽媽,雖然你很興奮,但不好意思……」

啪嗒!工作室的門被猛烈推開。

「阿諾斯!幹得好,這才是男人啊!」

呃,連爸爸也這樣。

他們兩個到底為什麼會這麼興奮啊?

「回憶起來,你就像是前陣子才剛出生一樣。」

爸爸不知為何擺出裝模作樣的姿勢,望向窗外。

「爸爸我也認為這天總會到來。雖然以為還久,沒想到來得這麼快呢。」

他爽朗地哈哈大笑。

這個嘛,我才一個月大,的確是很快呢。

「哎呀,真是可喜可賀。伊莎貝拉,今晚要吃大餐,要盛大地慶祝哦。」

「嗯,我知道了,親愛的。這可是小諾人生的新旅程呢。」

滿臉笑容的爸爸,以及仍眼泛淚光的媽媽。

兩人四目相視,頻頻點頭。

「……爸爸也貿然誤解了……?」

米夏朝我看來。

「抱歉,如你所見……」

「很好!既然這麼決定了,就趕快去做菜吧。好啦,伊莎貝拉,笑吧,要面帶笑容。」

「嗯,也是呢。在小諾的大喜之日,做媽媽的怎麼能哭呢?沒問題,我會好好地掛著笑容!」

將愣住的我們拋在一旁,爸爸與媽媽兩人愈來愈興奮。

「那個……媽媽、爸爸。」

「啊,沒關係,阿諾斯。今天你不用幫忙,爸爸跟媽媽自己來就好。」

就算你這麼說,但我從來沒幫過忙哦,爸爸。

「好啦好啦,帶小米去看看房間吧。」

爸爸一個勁地推著我的背,就這樣走上二樓,來到我的房間。

關門前,爸爸嚴肅地斂起笑容。

「聽好,阿諾斯,料理會煮兩個小時,就算髮出稍微大一點的聲音,我也會妥善處理,不會讓媽媽聽見的。」

唔,爸爸,你到底在說什麼呢?

「那個……爸爸。」

「放心吧!這種事就交給爸爸我來處理。」

我還來不及糾正這一切,爸爸便關上了房門。

關上之前,他不知為何還用下流的語氣說了聲:

「請慢來。」

哎呀,爸爸和媽媽真讓人傷腦筋。

「抱歉,米夏。之後等他們冷靜下來,我再跟他們解釋。」

「……嗯……」

因為有著無畏的個性,米夏就連在這種狀況下都毫不膽怯,一點也不在意爸爸他們,心不在焉地環顧我的房間。

「……什麼也沒有的房間……」

「因為才剛搬來嘛。」

但我也不打算擺太多東西就是了。

「你不在意嗎?米夏。」

「不在意?」

「我爸媽很吵吧。」

「……習慣了……」

我想起今早來替米夏送行的人類男子。

「的確,米夏爸爸的個性似乎也差不多呢。」

「……不是……」

「啊,抱歉,再怎麼說應該也沒有我家這麼誇張?」

她再次搖頭。

「不是爸爸……」

「今早來送行的不是你父親嗎?」

米夏點點頭。

「是撫養我的人。」

「那你真正的雙親怎麼了?」

「……很忙……」

唔,也有這種狀況嗎?不過轉生前的我就連撫養人都沒有嘛。

「……阿諾斯有兄弟姐妹嗎……?」

「沒有,你為什麼這麼問?」

「……兄弟姐妹要和睦相處……」

「你是指我對傑貝斯和里歐魯格說的話嗎?」

米夏點點頭。

「你真溫柔。」

「我嗎?」

咯哈哈!我不禁啞然失笑。

「……很好笑嗎……?」

「不,畢竟我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說呢。」

米夏微歪著頭。

「那你之前都被人怎麼說……?」

「這個嘛……」

我回想起截至目前的人生中,別人是怎樣說我的。

「好比『你活著只會危害世界』、『為了這世界去死吧』、『鬼』、『惡魔』、『邪魔外道』、『你的血到底是什麼顏色』等,這些都經常聽到呢。」

米夏直盯著我瞧。

「你被霸凌了?」

「我嗎?怎麼可能?」

儘管是迫於必要,但硬要說起來,這都是我所作所為的報應吧。

我不打算找藉口。

「原因出在我身上。」

米夏卻斷然否定:

「……是霸凌的人不好……阿諾斯沒錯……」

「呃,就算你這麼說──」

米夏踮起腳,輕輕摸著我的頭。

「好乖好乖。」

唔,她似乎誤會了什麼呢?才會做出這種讓人難為情的事。

「先不管我到底有沒有被霸凌。我會溫柔嗎?對他們而言,我根本就是在多管閒事哦。」

傑貝斯那傢伙可是非常乾脆地把哥哥燒成焦炭了呢。

「那是結果。」

「是這樣嗎?」

米夏點頭。

「阿諾斯很溫柔。」

被人這麼說,意外地感覺不錯呢。

「米夏有兄弟姐妹嗎?」

她稍微想了一會才說道:

「……有個姐姐……」

「你們關係好嗎?」

聞言,米夏陷入沉默。

「……不清楚……」

不清楚──這真是個奇妙的回答啊。

感情明明不是好就是壞。難道有什麼內情嗎?

「你在擔心……?」

「多少有點。」

「你真溫柔。」

我還以為米夏會跟我說起姐姐的事,但她只是微微一笑。

之後,直到料理煮好為止,我們漫無邊際地聊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