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適任性檢查

「實戰測驗結束。合格者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請前往大鏡之間。」

上空傳來貓頭鷹的聲音。

大鏡之間就在競技場旁邊。確認魔法屏障解除後,我返回原來的入口。

「啊啊啊啊啊……等等──好痛……好痛……好痛……去死……去死吧……」

「唔,忘了。」

我轉頭看向成為腐死者的傑貝斯。就這樣丟著他不管實在有點可憐呢。

我施展「復活」,解除傑貝斯的腐死化,同時順手讓里歐魯格死而復生。

「殺了就會死;變成腐死者就會喪失理智……真是讓人傷腦筋的傢伙們。」

里歐魯格與傑貝斯以像是有話想說的眼神看著我,卻說不出任何話來。肯定是我說的話太正確,讓他們啞口無言了。

「那麼,等你們變強之後再來吧。我隨時都能陪你們玩玩。」

留下這句話,我離開競技場。

「……誰想再來第二次啊……該死的怪物……」

背後傳來這樣的聲音,不知道是誰說的。

我依循貓頭鷹的指示來到大鏡之間,房間內並排著好幾面比全身鏡還要大的鏡子。室內已有許多魔族,看來約有一百名,是實戰測驗的合格者吧?

當中也有面熟的臉孔。

「米夏。」

少女輕盈搖曳著白金色長髮轉過頭來。

「雖然你說自己不擅長戰鬥,卻也通過了實戰測驗呢。」

「僥倖的。」

儘管米夏這麼說,但終究沒辦法憑著僥倖連勝五場吧。她的實力說不定意外地比傑貝斯和里歐魯格還要強。

「話說回來,之後要做什麼?」

雖然剛剛好像曾經提到,但我沒什麼興趣就不記得了。

「實戰測驗合格後便獲准入學,剩下魔力測量與適任性檢查。」

「也就是說,這裡的人全都是同學嗎?」

我大略環顧四周,但情況不太對勁。只見眾人紛紛躲避我的視線,甚至有人在四目相交的瞬間,便像是嚇到似的轉過身去。

「唔?大家很怕生呢?」

「……我想並不是……」

「但他們不敢看我呢。」

「他們害怕阿諾斯的魔法。」

「什麼意思?」

「『腐死』。」

原來如此。

「既然知道這件事,代表米夏在觀眾席上嗎?」

米夏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

「合格者能看到測試的情況。」

這麼說著的她指向眼前的大鏡子。

原來是這樣啊,我恍然大悟。這個房間裡的大鏡子施加了能顯示德魯佐蓋多各處的遠望魔法。米夏便是通過遠望的大鏡子,觀看我實戰測驗的情況。

「但我不懂為什麼要害怕『腐死』,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魔法吧?」

米夏面無表情地直盯著我的臉瞧。

「……很過分嗎?」

她點了點頭。

「作為參考,讓我問一下,這樣的魔法有多過分?」

她面不改色地沉思。

「……殘虐的異端魔法……」

「咯哈哈!別開玩笑了,你在說什麼啊?在我擁有的魔法當中,『腐死』算是相當健全的魔法哦。」

我爽朗地表示。

「…………」

米夏再度陷入沉思,低聲說道。

「撤回前言。」

「對吧,你怎麼能這麼說呢。」

「殘虐異端的並非魔法,是阿諾斯。」

「剛剛那只是個小玩笑啦。」

我立刻訂正發言。與其背上殘虐異端的汙名,些許的謊言也是不得已的。畢竟我本來就才剛剛轉生,還不太清楚這個時代的價值觀。

「太好了……」

米夏鬆了口氣。

「然而米夏並不怕我耶。」

「我不會害怕。」

這還真是意外的臺詞。

「看不出來你這麼有膽量。」

「普普通通。」

如此淡然說道的米夏,確實很難想像她害怕的模樣。儘管也能說是在發呆,但她想必有著大膽的個性吧。

就在我想著這種事情時,貓頭鷹飛了過來。

「現在開始魔力測量。請在魔力水晶前排隊,測量後請移駕至隔壁房間,進行適任性檢查。」

魔力水晶?是沒聽過的魔法具呢。話說回來,神話時代可沒有測量魔力的方法,這也就代表這時代不全然只是退化吧。

「所以那個魔力水晶在哪?」

「這裡。」

米夏邁步而出,我於是跟在她身後。

其他測驗生好像也知道位置,不久後形成了好幾排隊伍。看來魔力水晶有好幾顆,放在各處供人測量。

我端詳起別人測量的情況。魔力水晶是個鑲嵌在大鏡子上的紫色巨大結晶體,一旦碰觸到結晶體,似乎就會檢測出魔力,並將結果顯示在大鏡子上。

「一二六」、「二一八」、「九八」、「一四五」等,大鏡子前的貓頭鷹一一報出數字,那些數字即是測量出來的魔力。居然可以將只能靠體感確認的魔力數據化,真是便利的時代呢。

魔力測量好像只需數秒就能得到結果。隊伍轉眼間就前進了,下一個輪到米夏。

「加油。」

「……結果不會變……」

的確,就算加油,魔力也不會因此增減嘛。

「不過你還是要加油哦。」

米夏面無表情地直盯著我。

「嗯。」

如此迴應後,她碰觸了魔力水晶。

過了數秒,大鏡子上顯示出結果。

「十萬零二四六。」

我忍不住讚歎起來。至今為止幾乎都是三位數,她卻超過十萬。看來米夏的魔法才能似乎比我想像的還要優秀呢。

「相當厲害哦,米夏。」

受到我出言稱讚的她似乎有點害羞?只見她低垂著頭。

「……阿諾斯會更厲害……?」

「嗯。」

我如此說道,並碰觸魔力水晶。這還是我第一次測量魔力,究竟會出現多大的數字呢?

或許會破億也說不定。如此一來,就算是這個時代的遲鈍傢伙們,也不得不理解到我就是始祖了吧。

「零。」

伴隨著貓頭鷹的話語,魔力水晶哐啷一聲粉碎了。

「測量完畢。請進行適任性檢查。」

唔,看上去像是不怎麼在乎魔力水晶損壞的樣子呢。

「話雖這麼說,但我認為不可能會是零哦。」

這樣可沒辦法施展魔法。儘管是想一想就知道的事,但貓頭鷹依舊說道:

「測量完畢。請進行適任性檢查。」

沒用的使魔。

「使魔只會照命令行事。」

米夏如此說道。

「看來的確如此。」

米夏直盯著我的臉。

「怎麼了嗎?」

「……第一次看到……」

「看到什麼?」

「魔力太強而讓魔力水晶壞掉的情況。」

哦,原來如此。

我啟動魔眼,看向魔力水晶的碎片並解析起構造。看來水晶會對碰觸者的魔力產生反應,進而膨脹,也就是測量水晶的體積增加量,再轉換為數字顯示出來。

但一定以上的魔力便會超出水晶的極限,別說讓體積增加,甚至會因為劇烈的魔法反應炸得粉碎。雖然認為它是便利的道具,但這樣根本無法測量我的魔力。

「不要顯示零,顯示成無法測量不就好了。」

「沒辦法。」

「為什麼?」

「魔力水晶是不會壞的。」

「但就是壞了。」

米夏頓時啞口無言,隨即淡然說道:

「是阿諾斯超乎常規。」

「不過米夏看得出來吧?」

「我擅長魔眼。其他人沒辦法。」

意思是說,我的魔力太強把魔力水晶弄壞一事,其他人都看不出來嗎?

況且這場入學測驗看來是完全交給使魔負責的。

只會依命行事的使魔,本來就無法應付魔力水晶損壞時的狀況,頂多換一個新的水晶吧。

這代表使魔會做出我的魔力為零,和魔力水晶損壞無關的判斷。

「知道的人就知道,但多半沒辦法。」

真受不了。看來對學院而言,只要有像樣的人才入學就好,從未料想過會有魔力強大到足以在入學測驗時破壞掉魔力水晶的人出現吧。

然而魔王始祖會轉生一事明明就有流傳下來耶,米夏也說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說到底,大家的認知或許都是以「魔力水晶絕對不會損壞」作為前提吧。

這一切全是因為這時代的魔族魔眼太脆弱了嗎?只要仔細窺看深淵,應該就會知道當魔力超過一定值時,魔力水晶便會遭到破壞的事了。

還是說他們認為即使是魔王阿諾斯,也不會具備有這種超乎常規的魔力?

要真是這樣,實在是把我給看扁了呢。

話雖如此,不過是數字而已,太過在意也很不成熟吧。畢竟我的魔力又不會少。

「算了,既然米夏知道就好吧。」

「是嗎?」

「是呀。謝啦。」

面無表情地想了一會後,米夏說道:

「不客氣。」

「接下來只要去那邊的房間就好嗎?」

米夏點了點頭。

一走進適任性檢查的房間,待在石像上的貓頭鷹便開口說道:

「請進入魔法陣中心,接受適任性檢查。」

地板上畫著好幾個魔法陣,已在接受適任性檢查的學生們正站在魔法陣的中心上。

「……那麼……」

「待會見。」

米夏走進空著的魔法陣中心。

我也隨意地找了個魔法陣,試著站在中心上。

腦中隨即傳來聲響。

『適任性檢查是以暴虐魔王為基準,評估各位的思考適任性,並會簡單地確認各位對於暴虐魔王的知識。由於是讀取想法,所以無法作弊。』

唔,是「意念通訊leaksu」的應用嗎?

讀取想法就無法說謊這點是因為使用者不成熟,想要作弊其實並不困難。

但我也沒理由作弊就是了。

『首先,儘管魔王始祖的名諱連說出口都令人惶恐,但請回答出始祖的本名。』

這題連想都不用想。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在神話時代,始祖施展了魔法「獄炎殲滅炮Jio.gureizu」毀滅迪魯海德,導致迪魯海德全區化為焦土,許多的魔族喪失性命。始祖為何會做出此等暴行?請試著回答始祖當時的心情。』

唔,真是令人懷念。

要說我為什麼會用「獄炎殲滅炮」毀滅迪魯海德,是因為睡昏頭了。

當時我正與勇者加隆長期交戰。

無論睡著、醒著,想的都是那傢伙的事,任何時候都未放鬆警戒,隨時保持戰備狀態。

拜此之賜,我即使連作夢都在跟加隆戰鬥,然後一不小心就誤發了魔法。

不過這個問題有著微妙的錯誤。迪魯海德確實是化為焦土沒錯,但沒有死半個魔族。

雖說睡昏頭,我還是有立刻控制住魔法,以不會殺掉任何人的絕妙力道燒燬了國土。

要是做不到這種程度,根本稱不上是魔王。

『「反抗者格殺勿論」據說是始祖的信條,請依個人想法描述此點對魔王而言的正確理由。』

這是陷阱題吧?我從不記得自己曾說過「反抗者格殺勿論」這種話。沒必要殺就不殺是我的做法,只是在那個時代,殺人能救助更多的人,只是這樣罷了。

『假設你有一對兒女,女兒擁有力量,卻缺乏魔王適任性;兒子缺乏力量,魔王適任性卻很高,兩人在某一時刻受神詛咒,瀕臨死亡,能解除詛咒的聖盃只有一個,這時應該救誰?請述說始祖在此情境下的想法。』

唔,這也是個相當隨便的問題呢。答案很簡單。

『那麼,請回答接下來的問題──』

如此這般,適任性檢查持續進行。

雖然這麼說,但這些全是有關於我的問題,我當然不可能答不出來,毫無滯礙地做出回答。

三十分鐘後──

適任性檢查結束,我離開那個房間。

離開之際,貓頭鷹似乎說明了一些入學相關事項。我心不在焉地聽完後,穿越大鏡之間。

隨即發現米夏正站在門外,什麼也沒做,就只是盯著空氣發呆。

「你在做什麼?」

我一搭話,她便轉過頭來。

依舊面無表情。

「……等你……」

「等我?」

米夏點了點頭。

「你說了待會見。」

這麼說來,我的確說過呢。

「抱歉。照理說做完適任性檢查,今天就到此結束了呢。」

「嗯。」

但是她特地留下來等我,就這樣回家實在不太好意思,我無法做出這麼沒風度的行徑。

「既然如此,不如當作是慶祝合格,要不要上哪玩呢?」

米夏仍面無表情地稍微歪過頭。

「和我?」

「沒錯。」

「可以嗎?」

「我這是在邀你哦。」

不知道在想什麼,米夏低著頭不發一語。

「要是沒空,拒絕倒也沒關係。」

「……我去……」

「這樣啊。那麼,總之要來我家嗎?我想媽媽應該會準備好大餐等我回去吧。」

米夏點點頭。

「很好。抓住我的手。」

我一伸出手,她便倏地把手疊了上去。

「這樣?」

「這樣會被拋下來哦。」

「我會施展『飛行furesu』。」

這招的確是用來在空中飛行的魔法。儘管相當便利,但若要移動,有著更加適合的魔法。

「好啦,試著握緊一點吧。」

「我知道了。」

米夏老實地緊握住我的手。

地面上浮現魔法陣,眼前的風景染上純白。

下一瞬間,眼前隨即出現鐵匠兼鑑定鋪「太陽之風」的招牌。這是棟木造建築,二樓部分是居住空間。

「到嘍。這是我家。」

雖然我這麼表示,米夏依舊直盯著眼前的招牌不放。

儘管表情毫無變化,但總覺得她看上去似乎相當驚訝。

「……魔法……?」

「是『轉移gatomu』。簡單來說,就是連結空間,在兩點之間瞬間移動的魔法。」

米夏頓時啞口無言。

接著,她喃喃說道:

「……失傳的魔法……」

唔,沒聽過這種說法呢。

「那是什麼意思?」

「是指沒人會使用的魔法。主要是神話時代失傳的。」

原來如此。畢竟魔法術式在這兩千年間似乎退化得相當嚴重,才會出現儘管知道其曾經存在,卻沒人會使用的魔法吧。

尤其「轉移」是我開發的魔法,本來就連在神話時代都很少人會使用。

「……阿諾斯是天才……?」

我忍不住咯哈哈地笑了。

「……我是認真的……」

「啊,抱歉。才這點程度就被稱為天才,實在讓我很難為情呢。」

雖然我並不否認自己是天才這點,但就算要誇,也希望是在我施展出無人能模仿的魔法之後才誇。

「阿諾斯是什麼人……?」

「魔王始祖。」

一直面無表情的米夏驚訝得瞠大雙眼。

「……轉生了……?」

「你相信嗎?」

米夏陷入沉思,問道:

「……你有證據……?」

果然會在意這部分呢。

「我就是證據,我本人的魔力就是證據。然而這時代人們的魔眼太弱了,看來似乎就連要窺看我的力量深淵都辦不到。」

分析、研究、接近真理……儘管有著許多說法,但將一切涵蓋在內,最為廣泛使用的詞彙即是「窺看深淵」。窺看魔法深淵,代表理解其真理並能體現一事;窺看力量深淵則意指理解對手的真正價值。

「…………」

米夏看似困擾地緘默不語。

魔王本來就是仰仗力量來證明的存在。但在這個只在乎純血、皇族等表面功夫的時代,或許和我的想法有些不同吧。

「阿諾斯的魔力非常龐大,就連我也看不到底限。」

既然連她也看不出來,想必大部分的人也都看不出來吧。

再讓她困擾下去實在無濟於事。

「屆時你就會知道了。走吧。」

「……嗯……」

我推開家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