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實戰測驗

隊伍在競技場的所在區域分散開來。

附近排列著騎士的銅像,停在上頭的貓頭鷹說道:

「請依照邀請函上所記載的字母排隊。」

我確認收到的邀請函,上頭寫著F的文字。

「米夏呢?」

「E。」

她將邀請函翻過來給我看。

每排隊伍的最尾端都飛著一隻貓頭鷹,拎著寫有字母的羊皮紙。也就是要排進跟邀請函對應的隊伍吧。

「那麼,一旦入學,還請多多指教了。」

「嗯。」

我與米夏分開,排著F的隊伍。儘管隊伍前端相當遙遠,但我試著用遠望的魔眼確認情況。看樣子是要一個接一個輪流走進休息室裡。

輪到我似乎還需要一點時間,畢竟光是這排隊伍就大略有一百人了。全部的隊伍加起來約有七百人吧。

雖說過了兩千年,沒想到居然能增加這麼多子孫。看來我也無須擔心血脈斷絕了呢。

我一面想著這種事,一面心不在焉地等待時間流逝。

過了一會,我來到隊伍前端,眼前是休息室。我一走進室內,發現裡頭待著的又是貓頭鷹。

不過這究竟是誰的使魔啊?

看上去感受不到魔力的痕跡。看來是為了不讓人察覺主人是誰,巧妙地隱藏起來了吧。

也就是說,即便是這個時代,依舊有人會使用稍微正經一點的魔法。

「歡迎蒞臨魔王學院。現在開始說明實戰測驗的內容。」

邀請我們過來,卻要進行測驗,代表邀請並非用來判斷能否入學的基準嗎?

嗯,說不定也有這層意思在,但最主要的目的無疑是要找出魔王始祖。

我這次是第一次轉生。保有記憶轉生應該不是什麼罕見的事,然而遺留下來的魔族們也不清楚我會保有多少身為魔王阿諾斯的自覺吧。

關於「今年入學的學生裡有魔王的轉生者」這點也是。據說混沌世代備受眾人期待,也就是說,他們已經展現出相符的實力了吧。既然如此,想必不會跟我一樣才剛誕生一個月。

學院恐怕是認為魔王始祖不會作為嬰兒出生,而是會轉生到已經出生且具備強大力量的器皿身上吧,或是認為可能出現轉生後不會立刻恢復力量與記憶的情形。

雖然只要我報上名字就能解決了……不過都準備到這種程度了,陪他們玩玩也可說是一種禮儀。

「這場實戰測驗中,測驗生們必須在競技場上決鬥。戰勝五人者在通過魔力測量與適任性檢查後,便會獲准就讀魔王學院德魯佐蓋多。遺憾的是,敗者將會被視為不合格。」

既是魔王始祖,就絕對不可能輸……嗎?

再加上只要看到對方使用的魔法,便能判別他是不是始祖了吧。

雖然是稍嫌單調過頭的測驗內容,但仍算是妥當的安排吧。

「允許使用一切武器、防具與魔法具。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

「那麼,願始祖祝福你。」

我推開休息室內側的門,昏暗而細長的石板道路漫長地向前延伸。

儘管是自己的城堡,但此處本來是讓鬥士們戰鬥作為表演的場所,這還是我第一次從這裡走過呢。

我筆直地走在通道上,不久後就看到外頭傳來的光線。

步出通道,眼前是被高聳的牆壁團團圍住的圓形競技場。

在高於牆壁的位置上設有觀眾席,上頭稀稀疏疏地坐著魔族。

全員都穿著相同的制服,看來是魔王學院的學生吧。

「呦,我們又見面了呢。」

競技場對面有個淡褐色肌膚的男人,是我方才稍微教訓了一下,似乎叫做傑貝斯的傢伙。

唔,對付這種無名小卒,很難讓大家理解到我就是始祖。那麼,該怎麼做好呢?

「你這傢伙是耳聾了嗎,啊?」

我沒有回話,然而向前走了兩、三步後,後方的通道便被魔法屏障封閉了。

見狀,傑貝斯得意地說道:

「哎呀,這麼擔心退路被封住了嗎?」

「怎麼會?只是覺得你無路可逃很可憐罷了。但我不會殺你的,放心吧。」

傑貝斯憤恨似的啐了一聲。

唔,我可是出於好心才這麼說的,真是沒禮貌的男人。

還是說他其實是個直到現在都還沒理解到彼此實力差距的蠢蛋嗎?

「先說好,我可不像你這麼天真。等你那張裝模作樣的臉佈滿恐懼、哭得稀里嘩啦後,我就會殺了你哦。」

我忍不住咯哈哈地大笑起來。

「咯咯咯……哈哈哈!哎呀哎呀,你說要殺誰?我嗎?」

我睥睨著傑貝斯。

「秤秤自已有幾兩重吧,小丑。」

雖然話語中自然地帶有魔力,傑貝斯卻沒有被迫執行這道命令。

他身上的深灰色鎧甲展開了反魔法的魔法陣。

「哈!這招已經對我沒有用啦。這副反魔鎧甲可是有著能封印任何魔法的魔力。」

原來如此,就是因為依賴這種鎧甲,才不擅長反魔法啊。

儘管是我的子孫,但還真是個丟人現眼的男人。

「允許使用武器、防具與魔法具,根據其中一方死亡或投降宣言決定勝負。」

從上空傳來的貓頭鷹之聲響徹整座競技場。

「那麼,實戰測驗開始!」

傑貝斯立刻抽出掛在腰上的劍。

劍身灼灼地燃燒著。

「嚇到了吧?魔劍傑夫利德可是我印德家代代相傳,以太古之焰鍛造而成的劍,能將我的魔力增幅十幾倍之多。縱使你似乎很擅長反魔法,也無法滅掉這把劍的火焰。」

「唔……你該不會不擅長算數吧?」

傑貝斯一面縮短距離,一面散發怒氣。

「你想說什麼?」

「一就算乘上十幾倍也只有十來多對吧。」

「聽你胡扯!」

傑貝斯蹬地衝出,下一瞬間便見他出現在眼前,我已納入魔劍傑夫利德的攻擊範圍內。

「去死吧。」

呼哇──我忍住哈欠。

只不過還真慢呢。

要是手上有劍,我早就砍了他不下百次。不過在兒戲中認真起來未免也太不成熟了,就陪他玩玩嘍。

姑且不論武器,既然使用者是這副德性,應該沒必要特意躲開吧。

橫斬過來的魔劍傑夫利德觸碰到我的後頸──心不在焉的我直到這時才首次正眼看了那把劍一眼。

糟糕!我在千鈞一髮之際避開了那把魔劍。

「哦,很會閃嘛。」

唔,真是危險。要是劍身再推進幾毫米,就會被我身上隨時帶有的微弱反魔法給折成兩截了。

既然是印德家代代相傳的劍,也就是傳家寶吧。即使再怎麼沒用,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折斷,多少還是會讓我的良心受到苛責呢。

只不過──

「這就是魔劍嗎?」

「正是,你是第一次見到嗎?有別於現代的魔法,是真正的魔法。沒錯,這就是蘊藏魔性的古劍、神話時代的產物──魔劍傑夫利德!」

……這玩意兒是魔劍啊。

與這種東西相比,神話時代滿地都是的木棒蘊藏的魔力還比較多。

說是神話時代的產物,應該是買到假貨了吧?真正的魔劍擁有自己的意志,甚至會以那龐大的魔力侵蝕持有者。

就連「魔劍」這樣的詞彙也變得相當廉價了呢。

「唉……」

我忍不住嘆了口氣,魔劍傑夫利德的火焰隨即消失了。

「呃……咦咦?」

伴隨著傑貝斯那粗俗的悲鳴,觀眾席上也傳來驚呼。

「……難、難以置信……!那傢伙把魔劍傑夫利德的火焰給滅了……!」

「居然滅掉了據說直到世界末日都不會熄滅的太古之焰……而且甚至看不出來有展開魔法陣哦……!」

傑貝斯咬牙切齒。

「你這傢伙該不會用了封印魔法……!」

「沒什麼,只不過是把火給吹熄罷了。即使是這把劍蘊藏的魔力,我想也只要數年就能再次點燃吧。」

傑貝斯露出苦澀的表情。

「……封印魔法加上強制魔法,看來你確實累積了驚人水平的魔力。但你所會的魔法似乎並不適合戰鬥呢,所以你打算如何突破這件反魔鎧甲?」

唔,雖然這副鎧甲看來只要輕輕摸一下就會粉碎,但這麼做感覺好像不太成熟?

「就算突破,似乎也沒辦法自豪呢。」

「哦,你怕了嗎?」

「不,我有個有趣的提案。說起來,我跟你本來就不該用相同的條件比試。」

傑貝斯警戒似的瞪著我。

「來比場讓步賽吧。接下來我將一步不動、不展開魔法陣、話語與呼吸也不夾帶魔力。別說手腳,就連眼睛與頭髮也不用,甚至不眨眼地打敗你。」

「哈!要虛張聲勢也給我適可而止吧。還是說這是你輸掉時的藉口?看樣子你的魔法並不適合戰鬥,是……」

傑貝斯吐血了。

「……怎麼可……能……這是……」

「聽見了嗎?」

「撲通」的聲響。

「那是心跳聲。」

我將魔力注入心跳,通過這股聲響震盪傑貝斯的體內。儘管他穿著反魔鎧甲,卻說不上是什麼上等貨色。反魔法的魔法陣上有著幾個缺口,讓我的心跳聲得以穿過。

「咳……哈……」

傑貝斯全身噴血跪在地上,接著向前倒下。

「唔……真讓人困擾。這麼弱的話,要是我不小心心跳加快,周遭的人豈不是全死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