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笑容~

我們在早上九點前抵達地城入口,向艾米莉亞繳出權杖。為了在學院檢查是否為真品,所以暫時交給她保管。

另外,由於地城測驗預定舉辦到今天清晨,二班將休課一天,剛好能用來舉辦生日派對呢。

施展「轉移」魔法,我們來到鐵匠兼鑑定鋪「太陽之風」。

一開門,屋內的媽媽立刻轉過頭來。

「歡迎回家,小諾!」

媽媽以更勝平時的氣勢飛奔過來,將我緊緊摟在懷中。

眼中還莫名帶著些許淚光。

「居然到現在才回來,媽媽可擔心死嘍。」

「我說過搞不好要到今天早上才會回來了吧。」

「就算這樣、就算這樣,小諾也才一個月大,媽媽很擔心你會不會出事啊。」

她露出笑容,重新說道:

「歡迎回家,小諾。歡迎回家。」

唔,不過才一天沒回來就擔心成這樣……某種程度而言,媽媽照理說也知道我的魔法實力吧。哎呀,真教人難為情。

「我回來了。」

聽我這麼說,媽媽滿面堆笑地說道:

「歡迎回家,小諾。」

她再度抱住我。

「咦?」

看來總算注意到了,只見媽媽望向莎夏。

但她隨即莫名地嚇了一跳,接著露出察覺某事的表情。

「今、今天早上才會回來,今天早上才會回來……」

媽媽驚慌失措地大喊:

「居然是過夜宣言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什麼?

「所以我不是提過說不定會過夜了嗎?」

「我想你們過夜的意思不一樣哦。」

莎夏嘀咕道。

什麼,過夜在這個時代還有其他意思嗎?

「除了過夜外還有什麼意思?」

「該怎麼說好,就是那個啦,那個……也就是……」

莎夏突然變得語無倫次。

「是什麼?」

她低著頭,滿臉通紅地說道:

「……快、快樂的事……」

唔,我完全不懂。

我才這麼想著,便見媽媽猛然衝到莎夏身旁。

「小莎!」

「……什、什麼事?」

媽媽緊緊抱住莎夏。

「小莎!」

「所以怎麼了?怎麼了啦?」

媽媽的氣勢讓莎夏有點嚇到。她疼惜地摸著莎夏的頭,下定決心似的問道:

「你、你還好吧?小諾有溫柔對待你嗎?」

莎夏的表情消失了。

「……那個,為了避免誤會,我先跟你說──我們沒有做任何需要溫柔對待我的事唷。」

莎夏非常冷靜地糾正媽媽。

然而媽媽一聽她這麼說,彷彿更加吃驚般的張大了嘴。

「……請問怎麼了嗎?」

「沒、沒事,我能理解,我能理解,小莎,畢竟這種事因人而異嘛。嗯,沒關係,我不會在意唷。」

媽媽看似自顧自地理解了什麼,接著說服自己似的頻頻點頭。

受不了的莎夏只好追問:

「所以到底怎麼了?『這種事』是指什麼事啊?」

「可是……」

「好啦快說,是指什麼?」

媽媽莫可奈何地附在莎夏耳邊悄悄說道:

「喜、喜好是因人而異的,即使不被粗暴對待就興奮不起來,我也覺得沒關係哦。」

「你是笨蛋嗎?」

莎夏面紅耳赤地大叫。

然後她傻眼似的把手放在頭上,左右搖著頭。

「就說你誤會了。即使說是過夜也不是那個意思。你看,米夏也跟我們在一塊。」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三個人一起過夜嗎────────?」

媽媽今天的氣勢也一樣無止無盡。

「小、小米覺得這樣可以嗎?」

米夏微歪著頭。

「……這樣……?」

與莎夏不同,米夏似乎聽不太懂。

「那個呢……那個……你會不會覺得小莎不在比較好啊?你能接受……嗎……?不能……對吧?」

媽媽小心翼翼地詢問後,米夏忙不迭地搖頭。

「三個人比較好。」

在這瞬間,工作室的門被「啪嗒」地推開,爸爸出現了。

開口第一句話──

「阿諾斯,別看爸爸我這樣,以前也是相當早熟的孩子哦,常被人說太早登上大人的階梯,總有一天會摔下來的唷,哈哈哈!」

沒人問你啊,父親。

「不過啊,上次光是聽你一次跟兩個人交往就夠讓我羨慕了,沒想到你居然玩三人行!」

即使驚慌失措到說溜了嘴,爸爸依舊將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這是實際上真的從大人的階梯上摔下來的爸爸所給你的忠告,阿諾斯。」

他一臉認真地說道:

「怎麼辦到的?教我。」

忠告上哪去了?

「喂,小米,他是怎麼做的,才能那個……像這樣跳過好幾個階段,一口氣登上大人的階梯?阿諾斯對你們做了什麼?」

父親,你在問兒子的同班同學什麼事啊?

「……對我們很溫柔……」

「溫柔這種事誰都辦──」

話說到一半,爸爸像是注意到了什麼,「啊」地張大了嘴,彷彿看到什麼恐怖的東西般朝我說道:

「阿諾斯,你的技巧這麼好啊……?」

爸爸肯定誤會了溫柔的意思。

「就說不是了,今天是我們的生日,阿諾斯只是邀請我們來玩而已!」

莎夏拼命解釋著。

聽到她這麼說,遭受衝擊的媽媽下定決心似的握拳。

「對,沒錯,當事人都說可以,旁人也就不該再多說什麼了呢。」

看來誤會似乎還沒解開。

「放心吧,媽媽永遠都會站在小諾這邊,永遠都會支持小諾想做的事情哦。」

聽到媽媽這麼說,爸爸也頻頻點頭。

「也是呢。如果阿諾斯想這麼做,那就沒辦法了。既然他想做……」

不知為何,爸爸看似相當不甘心。

「既然這麼決定了,我這就去準備大餐哦。要舉辦小莎與小米的生日派對吧,那得烤個蛋糕才行呢。」

正當媽媽幹勁十足地前往廚房時,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啊,對了,米夏,我有東西要給你。」

米夏直盯著我瞧。

「是什麼?」

「把手伸出來。」

依循我的吩咐,米夏朝我伸出左手。

「伸出來了。」

魔法具與使用者會互相吸引。根據魔眼所見,套在無名指上似乎是最好的。

我將「蓮葉冰戒指」套在那隻手指上。

米夏把戒指拿到眼前,愣愣地注視著。

「米夏,生日快樂。十五歲的心情如何?」

她一如往常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淚水卻潸然滑落臉頰。

她顫抖著聲音說道:

「我好怕。」

我就知道。

她一直都在忍耐吧。

「你不用再逞強了。」

「……嗯……」

她點了點頭,雙眼再度撲簌簌地流下淚水。

莎夏微笑著,抱住米夏的肩膀。

然後──

「我懂,小米,很可怕吧……你很努力呢。」

不知為何,什麼也不知道的媽媽插了話。

「……你懂……?」

「嗯,我也是呢,在被求婚之前都很害怕哦。即使再怎麼相信對方,在一切塵埃落定前果然還是很可怕呢。況且小米的情況還有小莎在。」

米夏瞠圓雙眼。

「但放心吧,小諾是個說到絕對做到的人,無論小米還是小莎,他肯定會讓你們兩人一起幸福哦。」

莎夏跟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吐槽媽媽這番完全誤會的話語。

不過──

「……呵呵……」

米夏笑了。

「兩個人一起幸福?」

「嗯,沒錯,聽上去不錯吧?」

米夏想了一會,再次笑起。

宛如盛開的花朵。

「嗯。」

這是至今一直壓抑著內心情緒的少女,發自內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