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生日

「唔,這還是第一次沒弄壞就拿到手呢。」

我撿起「時神大鐮」。

真正的魔法具會選擇主人。我跟這把大鐮的適合性似乎很差,總是為了打倒猶格•拉•拉比阿茲而勉強使用,把它給弄壞。

我舉手畫起魔法陣,將「時神大鐮」吸收進去,送到藏寶庫裡。往後或許能派上什麼用場吧。

接著──

我朝艾維斯消滅之處啟動魔眼。

看來果然沒錯,我就覺得魔力的流動有點怪。

「『復活』。」

我滴下一滴血,在詠唱魔法的同時畫起魔法陣。伴隨光芒,一具骸骨的身體復活了,是艾維斯•涅庫羅。

一旦消滅根源,即使是「復活」也無法讓人再生。至於艾維斯為什麼能死而復生?答案只有一個──理滅劍貝努茲多諾亞消滅了兩個根源,對我發出敵意的兩個根源,一個是魔族的,另一個是猶格•拉•拉比阿茲的。

但這裡尚有一個根源。因為早在與猶格•拉•拉比阿茲融合之前,艾維斯就已經是兩個根源的融合體了。

「覺醒吧,流淌著我的血的部下。」

受我賦予魔力後,骷髏頭的眼窩浮現光芒。

他茫然地注視著我說道:

「……我遺忘了很長一段時間……忘了自己的主人……如今也回想不起來,但我的根源仍記得這份恐懼。看到你戰鬥的模樣,我總算注意到了……」

艾維斯站起身,隨即向我下跪。

「請原諒我,我所敬愛的魔王,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大人。」

看來這傢伙才是真正的艾維斯•涅庫羅呢。

「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清楚……我的記憶依舊被消除了……不過,大概是兩千年前吧,在阿諾斯大人轉生之後,我恐怕是遭某人殺害了,然後根源遭到融合,被某人奪走了身體。」

只是推測嗎?

畢竟他的記憶被徹底消除了,這也沒辦法。

「大魔法訓練時,在教室和我對話的就是那個某人嗎?」

艾維斯點點頭。

也就是說,那個某人殺害了艾維斯後,藉由與他的根源融合而一直扮演著七魔皇老之一的艾維斯•涅庫羅嘍?

他知道我就是始祖,還想殺了我。

「時間操作」與「追憶」只會對施術對象發揮效果。

大魔法訓練時,我想讀取的是艾維斯的記憶。但由於被消除了,當然讀不到。

即使我想讀取與艾維斯同化的某人過去,然而要是不知道那傢伙的起源,就不可能做到。

「原來如此,看來他是故意讓我看到未完成的融合魔法基礎術式呢。」

只要讓我相信融合時間有限,或是效果非常短暫,我就不會懷疑艾維斯的根源有可能和某人融合了。

「其他七魔皇老也跟你一樣被消除記憶了嗎?」

「恐怕如此。也有可能是被當中的某人消除了記憶。」

背叛嗎?不是不可能呢。不過胡亂瞎猜也無濟於事。

我以指尖碰觸艾維斯的額頭。

「這是正確的記憶,你就收下吧。但就只有從你誕生後到我轉生前這短暫期間的記憶。」

我通過「意念通訊」將記憶傳給艾維斯。

「請下令。」

「與你融合的某人恐怕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手下吧。儘管這是他真的存在的假設,然而無論如何,毫無疑問有著知道我是始祖,並與我敵對的傢伙在。」

要是讓與艾維斯融合的魔族活下來,或許便多少能得到一點情報,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什麼幫助。對方持有猶格•拉•拉比阿茲的力量,我可沒辦法隨便手下留情,況且這次得以莎夏與米夏為優先。

「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想必在監視我吧。神話時代的魔族相當棘手,即使殺了也會轉生。要是他大搖大擺地出現在魔王城裡,我就能讓他成為理滅劍的劍下亡魂了,但他當然不會這麼蠢。」

艾維斯低頭聽我說道。

「就先如他所願吧。我將一如往常地過著悠閒的學院生活,要是他懷有某種企圖,想必近期內會有所動作吧。不過一旦被我發現,他說不定會夾著尾巴逃走,如此一來,對方下次出現也有可能是幾萬年後了。」

魔族的壽命很長,魔力強大者則更加長壽。既然是會費心做到這種程度的傢伙,無論經過多少時間,對方都會等待最好的動手機會吧。

「聽好,你已經死了。如此一來,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想必也會放鬆警戒。」

也就是使對方以為艾維斯已死,讓他在幕後打探對方的目的。

「先去調查七魔皇老吧。」

「遵命。」

那麼,時間也差不多,該完成最後一步了。

「『過去改變ingudo』。」

我一施展魔法,染成純白的世界便倏地取回色彩。

「魔力時鐘」的指針轉了好幾圈後,再度正確地移動。這是因為猶格•拉•拉比阿茲被打倒,使世界的時間再度正常運轉。

當我注意到時,艾維斯已然離去了。

「……咦……?」

身後傳來低語聲。

我回頭望去,只見莎夏正仰望著天花板。

「……不是月光。這是……陽光……」

她驚訝地說道。

「猶格•拉•拉比阿茲出現時創造的那個空間,隔離於世界的時間之外。一旦殺害猶格•拉•拉比阿茲,便無法回到原本的時間。說是這麼說,頂多就是來到幾個小時後。」

「朝陽?」

米夏說道。

「沒錯。」

「……我還以為昨天就是最後了……」

我忽然笑起。

「就說我沒有不可能的事吧。」

米夏瞬間露出愣怔的表情。

接著,她點點頭。

「……嗯……」

隨後,莎夏往米夏背後用力撲了過去,緊緊地抱住她。

「米夏,太好了……真是太好了。那個、那個……」

莎夏露出難為情的表情說道:

「抱歉,之前說了『我最討厭你』。其實我最喜歡你,我想要米夏活下去。」

「我也是。」

米夏摸著姐姐的手說道:

「我想要莎夏活下去。」

「嗯。」

兩人開心地手拉著手,彷彿很高興能迎來這一天般的抱在一起。莎夏淚流不止,米夏則溫柔地摸著莎夏的頭。儘管這讓她哭得更厲害了,莎夏依舊開心笑著。

嗯,還真是溫馨的一幕呢。

我心不在焉地望著兩姐妹的模樣。不久後,她們兩個像是下定決心似的互相點頭,面向我。

「那、那個……阿諾斯…………大人…………?」

莎夏乖巧的態度讓我啞然失笑。

「你、你笑什麼啦……?啊,不,那個……」

她露出惶恐的表情。

回溯時間的起源魔法成功了。正因如此,我的「過去改變」改變了她們兩人的過去,讓她們像現在這樣活著。

也就是說,她們相信兩千年前的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是魔王始祖,成功將當時的我作為起源。

「莎夏,和平很不賴呢。」

我向不知所措的她說道:

「即使表現得有些無禮,也不會因此喪命。儘管我的確是厭倦了戰爭不斷的殘暴世界而轉生,眼下卻意外是個相當好的時代,我想開創這樣的世界。」

正因如此,我才將世界分為四塊,當初的計劃還滿順利的呢。

即使有著些許誤算。

「別這麼拘謹,你吻我時的氣勢上哪去啦?」

「咦……等、等等……你在說什麼啦……!」

莎夏滿臉通紅。

一旁的米夏喃喃低語:

「……吻……?」

「不、不是!是、是朋友、朋友之間的吻啦!沒有其他意圖……!」

「哦,這樣啊。我剛剛可是靠著『意念領域』聽到你的心聲,說什麼想知道戀情的後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望著想蓋掉我的話語、大吼大叫的莎夏,我從喉嚨發出哧哧笑聲。

「你笑什麼啦,雜種!先說好,那只是一時鬼迷心竅!我是因為說不定要死了,才會拿身邊的人濫竽充數,就只是這樣!知道了嗎?」

像是惱羞成怒一般,對我這樣說著的少女實在太好笑了。

啊,這果然是個好時代。

「你叫始祖雜種?」

「我管你是不是始祖,在這個時代,你的身體就是個雜種哦。」

這種令人愉快的說法讓我再次笑起。

「今後也要像這樣哦。」

「不用你說,我也會這樣做的。」

莎夏別開臉。

「米夏也跟以前一樣就好。」

米夏點點頭。

「阿諾斯是朋友。」

「的確呢。」

我看向「魔力時鐘」,時間是早上七點三十分。

「回去吧,在九點前回到入口就是滿分了。」

我指著莎夏手上的權杖。

「真讓人傻眼,你都做了這麼誇張的事,居然還會在意測驗的分數?」

「我雖然曾經改變好幾次過去,很不湊巧的是,我還沒在地城測驗中拿過滿分。」

莎夏瞠圓雙眼,隨即呵呵笑起。

「那就快走吧。」

「……死路……」

米夏用手指著前方。

「啊,的確呢。」

我「咚」地踏響地板。

伴隨刺耳的聲音,房間的地形逐漸改變。

約一分鐘過後,本是死路的地方開出了通道。

「測驗結束後要來我家嗎?」

「有什麼事嗎?」

「媽媽應該準備了大餐等我。而且──」

我笑著說道:

「今天是你們的生日吧。」

聽我這麼說,莎夏微微一笑。

「那就承蒙招待嘍。」

我看向米夏,她也點頭贊同。

「我去。」

我們三人並肩朝著地城入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