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魔王

「來吧,貝努茲多諾亞。」

迴應我的呼喚,升起的無數漆黑粒子全都集中到我腳邊。

一道劍形的影子浮現。沒有投影的物體,唯有影子存在。

我舉起手,影劍緩緩浮到空中。

我握住劍柄。

瞬間,影子反轉,出現了一把暗色長劍。

「你說過這是命運吧,艾維斯。」

我揮下暗色長劍說道:

「說你那寄宿著猶格•拉•拉比阿茲之力的身軀掌管著時間,是永劫不變的不死之身。」

艾維斯將全部魔力注入白銀世界裡。

在萬物靜止的空間,我從容地踏出一步。

「我得到了神之力……乃是神……」

由於魔力消耗過度,猶格•拉•拉比阿茲的意識浮現到了表層。

「我乃世界的意志,得到天意之力的我乃是不死之身……」

不,這是混合了嗎?

看來是與「時神大鐮」融合的結果吧。艾維斯與猶格•拉•拉比阿茲的意識逐漸同化。

「時間的流向無法改變,神所制定的命運乃是絕對。」「正因如此,命運無法推翻。」

艾維斯的右臂化作巨大鐮刀。

非比尋常的魔力從那裡猛烈溢出。

「奇蹟不會發生,此乃神之作為。」「正因如此,兩隻才活了十五年的渺小魔族,理應無法得到這種恩惠。」

猶格•拉•拉比阿茲與艾維斯同時開口。

「命運?天意?奇蹟?咯咯咯……咯哈哈哈!」

我發自內心大笑。

「你這是在誰的面前說話?秤秤自己有幾兩重吧,卑鄙小人。」

我踏出一步。

「莎夏說過,要打破這種命運。」

我再踏出一步。

「米夏說過,發生了兩次奇蹟。」

我接著再踏出一步。

「竟敢嘲笑我的部下灌注靈魂而堅強道出的話語,我可不會坐視不管。」

我朝著舉起大鐮的艾維斯從容前進。

「愚蠢。」「你還自以為是魔王嗎?愚蠢的始祖,沒人會相信你的!你就獨自寂寞地默默消失吧!」

大鐮朝我揮下。

我從容地徒手接下斬斷時間、切開空間的這一擊。

「魔王是什麼?力量?稱號?權力?立場?」

「全都是。」

「不,全都不是,我就是我。膽敢對我的部下動手,無論是命運抑或天意都要徹底毀滅──這就是魔王。」

我霍地舉起暗色長劍。

而後,我朝向望著此番光景、時間遭到停止的兩名部下說道:

「縱使你們不相信我也無所謂。但是莎夏,如果你希望,我便會打破命運;米夏,如果你說奇蹟發生了,我就讓奇蹟真的發生。」

不管相不相信,怎樣都無所謂。

「無須請求、無須祈禱,只要走在我背後。所有阻擋在你們面前不講理的事物,我現在就將它們徹底毀滅!」

我如此高聲宣言。

耳邊隨即響起了聲音。

「……阿諾斯……!」

在時間停止的世界裡,莎夏微微動起嘴巴。

她啟動了「破滅魔眼」。

灌注全部魔力,拼命抵抗著停止的時間。

這股力量也影響了米夏。

「……阿諾斯……」

她們沒有再多說什麼。

然而兩人的心聲通過「意念領域」流了過來。


──我想改變命運──


莎夏堅定的意志與溫暖的心閃過我的腦海。

無數想法不斷溢出,湧入我心中。


──我想拯救妹妹。

──曾以為我活得夠久了,像這樣自欺欺人。

──但要說自己沒有遺憾,果然是騙人的。


──畢竟我就連戀愛的滋味都還不太清楚。

──還沒接吻就死去的人生也太慘了。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


──然後,我遇見了你。

──不使用反魔法就能直視我眼睛的人。

──擁有相同眼睛的人。


──就只是這樣,連我也覺得自己廉價得太過可笑。

──但這樣就好。

──「打破命運」,你說得非常簡單的這句話……

──給了當時的我勝過一切的勇氣。


──我將最初也是最後的吻獻給了你,想說這樣應該就沒有遺憾了。

──但是、但是……假如……


──假如能實現,我想知道這份戀情的後續。


輕輕地,聲音在我心中響起。


──十五年就是我的一生──


米夏平靜的心與包容一切的溫柔感動了我。

她的決心和微不足道的心願滿溢而出。


──我什麼都不害怕。

──因為我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於任何地方。

──儘管如此,我依舊莫名地想要回憶。


──我想要朋友。

──但對於不存在的我,沒人肯跟我說話,或是願意叫我的名字。

──然而阿諾斯向我搭話了。


──你叫我米夏。

──每當你不斷不斷地呼喚,我的胸口就會發燙,彷彿自己是活著的──

──好高興、好溫暖,幾乎讓我忘了自己並不存在。


──我沒有任何遺憾了,因為我的人生髮生了兩次奇蹟──

──不過──

──要是還有第三次──


──就像收到生日禮物一樣──


「……救我……」

米夏說道。

理應做好消失覺悟的少女明確地呼救了。

「救我,阿諾斯,我就在這裡。」

聽到她的呼喊,莎夏眼中落下淚水。

她像是請求般的喊道:

「……喂,拜託你救救我們,阿諾斯。這種只能有一個人活下來的命運……這種命運……太過分了……!」

宛如受到兩人的聲音推動,我緊握起劍。

「沒用的,我是永恆不滅的存在,此乃世界的意志。」

「嗯,那我就試看看吧。」

我輕鬆撥開大鐮,再踏出一步,躍進艾維斯的懷中。

劍身散發漆黑魔力,形成彷彿一把巨劍的模樣。

「──利用這把貝努茲多諾亞。」

我將張開好幾層的反魔法悉數打破,暗色長劍輕而易舉地斬斷了艾維斯。

「……沒用的……」「掌管時間的這具身軀即是天意……無論怎麼做……」

啪噠!艾維斯的右臂墜落而下。

他忍不住驚愕叫道:

「……這是……怎麼回事……?」「……無法恢復……無法恢復……不可能……不可能……天意……崩潰了……」

「怎麼啦,不滅的存在?世界的意志還真是意外地脆弱呢。」

我再度揮下暗色長劍,這次斬斷了艾維斯的左臂。

況且不管他再怎麼倒轉,時間都沒有恢復原狀。

「怎麼可能……?為什麼?即使停止時間也一樣被斬斷;就算倒轉時間也無法恢復!」

我又一次揮下暗色長劍,斬斷艾維斯的雙腳。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那把劍到底是什麼?我從未聽說始祖持有魔劍啊!」

「當然。我很少有機會拔出貝努茲多諾亞,見過的人也都連根源也不剩地被我消滅了。沒人轉述,自然就不可能留下傳承了吧。」

我用劍指著艾維斯的喉嚨。

「作為臨死前的禮物,我就告訴你吧。理滅劍貝努茲多諾亞──能毀滅萬物萬象的始祖魔劍,無論天意、命運,抑或奇蹟,在我眼前都只能俯首消失。」

不管多麼堅固、多麼永恆、多麼無限,貝努茲多諾亞都能連同其道理一起毀滅。在這把理滅劍之前,一切道理皆不具意義。

「可惡……!」

艾維斯想以「飛行」飛離逃走,卻被我一把抓住了臉。

「就讓你再也無法假裝忘記,連同恐懼怖一同刻在你的頭蓋骨上吧。我乃魔王──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我將理滅劍貝努茲多諾亞刺進他的喉嚨。

他的根源頓時逐漸消散。

「可、可惡……!可惡……!可、惡……!」

他發出臨死般的慘叫。

不知這是艾維斯的叫聲,還是猶格•拉•拉比阿茲的叫聲?

「……可惡……不受……天意管束……的………………………不……適……任……者……!」

伴隨著艾維斯與猶格•拉•拉比阿茲的身體,兩個根源一起被消滅了。

哐啷!留下來的唯有「時神大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