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時間守護神

「魔力時鐘」指向十一點五十九分五十五秒。

莎夏與米夏朝著她們所注視的起源施展「時間操作」的魔法,將兩人的根源引導回過去。

「魔力時鐘」的秒針動了,指著五十六秒。

隨後,世界染成一片白色。

地面、天花板、牆壁……所有的一切都變得純白。

時間又過了一秒、兩秒。

「魔力時鐘」的秒針卻毫無動作。

因為這個場所、這個空間與世界隔離開來了。

「來了嗎?」

就在此時,眼前空無一物的空間被切開,露出白銀的刀尖。宛如隱藏在空間之後的某人為了侵入這裡而割開布幕一樣。

光看刀尖,切開空間的武器像是一柄奇怪的長槍,但我很清楚那是把鐮刀。

「那是什麼……?」

莎夏不自覺地驚訝說道:

「……魔力深不見底……」

米夏說道。除了我之外,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魔力深不見底的人吧。

「給我專心注視起源,魔法還沒有完全成立。而且這傢伙也不是你們有辦法對付的對手。」

像是要將切開的空間給拉大似的,突然出現了一雙戴著白色手套的手。那傢伙以雙手扯開空間,緩緩出現在這一側。

對方穿著純白的兜帽長袍,無論再怎麼集中魔眼(目光)都看不到臉孔,或許它根本沒有臉。

「喂,阿諾斯,那究竟是……」

莎夏再度問著我。

「時間守護神──猶格•拉•拉比阿茲,簡單來說就是守護時間秩序的神。」

「……你說是神!」

莎夏不禁傻眼說道。

「這可是要大幅改變過去,神當然會來了。祂們似乎怎樣也無法容忍有人擾亂時間的秩序呢。」

猶格•拉•拉比阿茲轉過身來。

一發現我,他便如此說道:

「──無法原諒──」

光是發出莊嚴的聲音,就讓空間劇烈震盪起來。

「哦,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會講話的個體呢。」

經過兩千年,連神也會變嗎?

「──無法原諒──」

猶格•拉•拉比阿茲再度發聲。

「唔,如果可以,禰能夠當作沒看到嗎?說是改變過去,也只是要拯救一名魔族。還是說身為神的存在,就連讓這世上少一樁悲劇都不允許嗎?」

「──無法原諒──」

一旦想用魔法改變過去,試圖阻止這件事的超自然力量便會作用。

這個世界的秩序、這個世界的法則,又或者該說是天意──這些概念的具象化即是守護神。

時間守護神猶格•拉•拉比阿茲會藉由除掉改變過去的原因,取回時間的秩序。

也就是說,祂會試圖殺掉「時間操作」的術者。

「哎呀哎呀,即使過了兩千年,禰們依舊心胸狹窄,就像在說這是屬於自己的專利一樣,無法容許神以外的存在引發奇蹟。」

無視人類的祈禱,踐踏魔族的尊嚴。

不去拯救任何人,只會維持秩序的神,究竟有什麼價值啊?

「禰們擅自決定的這個世界的規則太不講理了。抱歉,我可不打算遵守這種東西哦。」

「──無法原諒擾亂時間的流向,向汝下達時間的制裁──」

猶格•拉•拉比阿茲伴隨著光芒消失。

下一瞬間,祂來到被釘在牆上的艾維斯•涅庫羅身旁。

祂打算做什麼?

「──七魔皇老,艾維斯•涅庫羅──」

猶格•拉•拉比阿茲一舉起手,魔劍加多就像倒帶似的被拔除,掉落地面。

眼見艾維斯被穿刺的臉孔逐漸恢復。

魔劍加多造成的傷勢無法恢復。時間守護神那傢伙是倒轉了艾維斯的時間,回溯到被魔劍加多刺穿之前、被「獄炎殲滅炮」焚燒之前。

然後,艾維斯的身體就完全恢復了。

不對,是讓他變得不曾受傷過。

「──授予你時神之力,消滅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猶格•拉•拉比阿茲化為光芒,彷彿被吸進艾維斯體內般迅速消失。

只留下祂手中的白銀武器「時神大鐮」。

「呵呵呵呵……」

耳邊響起低沉的笑聲──是艾維斯的聲音。

「即使是你,也沒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吧,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艾維斯拿起「時神大鐮」。

與方才難以相提並論的魔力從他的體內滿溢而出。

「……神之力……」

米夏喃喃低語。畢竟她有著一雙好魔眼。

只要窺看他的深淵,就會知道他的根源滿溢著時間守護神猶格•拉•拉比阿茲的魔力。

「如今的猶格•拉•拉比阿茲,會藉由給予和『時間操作』術者敵對的人力量,更有效率地抹殺擾亂秩序的對象呢。」

也就是艾維斯的魔力加上猶格•拉•拉比阿茲的魔力嗎?

不過,比起這種事……

「你剛才說了『如今的』對吧?艾維斯。」

艾維斯沒有對我的話做出反應,只是從容地注視著我。

「說得好像你曾經看過以前的猶格•拉•拉比阿茲呢?」

照理說他應該不知道「時間操作」的魔法,既然如此,當然也不可能知道猶格•拉•拉比阿茲的存在。哪怕萬一是在我展示過「時間操作」後,從其他七魔皇老那裡聽來的,剛剛的臺詞依舊很不自然。

他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並說謊了──這是最為合理的解釋。

「你在隱瞞什麼?」

「與即將死去的你無關。」

呵……咯咯咯!哎呀哎呀,居然在這種時候惹我發笑。

「咯哈哈!即將死去?別在那邊狐假虎威了,會讓人看穿你的斤兩哦。」

我在身前畫起魔法陣,發射「獄炎殲滅炮」。

漆黑的太陽宛如彗星般拖曳著閃亮的尾巴,襲向艾維斯。

卻見他揮動「時神大鐮」,將「獄炎殲滅炮」一刀兩斷。

宛若被時空吞沒似的,漆黑的太陽瞬間被消滅掉了。

並非反魔法,也不是用攻擊魔法抵銷。而是將「獄炎殲滅炮」的時間倒轉,變得不曾發生過。

「無論怎樣的魔法,只要倒轉時間就會消失。你的攻擊對我無效。」

「你好像很高興呢,艾維斯。」

聽到我如此訕笑,他看似不愉快地瞪著我。

「不過是擋住一道魔法,怎麼就得意起來啦?既然你真的想贏,就該擺出『擋下來是理所當然』的表情吧。」

接著,我畫起六門魔法陣,發射六發「獄炎殲滅炮」。

「『溯航屏障gazeruta』。」

艾維斯揮動大鐮,在身前展開魔法屏障。「溯航屏障」會將接觸到的魔法倒轉回發生之前的狀態,使其變得不曾發生過,在反魔法上幾乎可說是無敵之盾吧。受到「溯航屏障」阻擋,六發「獄炎殲滅炮」輕易地煙消雲散了。

「縱使你想逞強,又打算如何突破能倒轉時間的魔法屏障呢?」

我忍不住哼笑一聲。

「有什麼好笑的?」

「已經突破了。」

當我回答的瞬間,只見艾維斯的魔法屏障內側出現了六發「獄炎殲滅炮」。

「什麼……?」

他就這樣被漆黑的太陽吞沒,身體燃燒著黑色火焰。

「『溯航屏障』是讓魔法時間倒轉的魔法屏障,普通的『獄炎殲滅炮』會在接觸後立刻消失。但只要發射預先倒轉時間的『獄炎殲滅炮』反而會恢復正常。也就是倒轉的倒轉──會出現普通的『獄炎殲滅炮』。」

倒轉時間的「獄炎殲滅炮」一般而言沒有任何用途,因為倒轉時間而不會為世界帶來任何影響,也就是跟魔法沒有發生一樣。但「溯航屏障」會將倒轉的時間再倒轉回來,代表時間將恢復正常,變成魔法發生後的狀態。

總而言之,最初發射的六發「獄炎殲滅炮」是誘餌,然後以此作為掩護,我再發射六發倒轉時間的「獄炎殲滅炮」。當然,這是與「時間操作」合併使用,讓魔法的時間得以倒轉。

「儘管借用了猶格•拉•拉比阿茲的力量,你對時間概念的預習卻不太夠,不是嗎?」

黑暗火焰的中心傳來低沉的回答:

「你說的沒錯,我太小看你了。」

「獄炎殲滅炮」消失了,艾維斯毫髮無傷。

「但得到猶格•拉•拉比阿茲之力的我乃是不死之身,你是傷不了我的。」

猶格•拉•拉比阿茲是支配時間的神,能自由自在地倒轉或加快自己身體的時間。即使想傷害祂,一旦祂停止身體的時間便無法如願;萬一受傷了,祂也只要倒轉時間就好。

祂是永恆且不死的存在,所以得到這股力量的艾維斯同樣也是不死之身。

若要對抗猶格•拉•拉比阿茲,方法只有一個……

「我很清楚,你的目標是這個吧。」

艾維斯高舉「時神大鐮」。就算是我的「時間操作」,也無法操控時間守護神猶格•拉•拉比阿茲本體的時間,但只要使用「時神大鐮」便能辦到。

祂所持有的「時神大鐮」,正是唯一能讓時間守護神永恆的時間化為有限的方法。

「很遺憾,我不會讓你得逞。」

艾維斯將「時神大鐮」轉了一圈對準自己,讓刀尖刺進自己的腹部。

「『魔法具融合jie.izemu』。」

立體魔法陣覆蓋艾維斯的全身。

他的骸骨身軀泛起白銀光澤,雙臂出現銳利的刀刃。

他與「時神大鐮」融合了。

「好了,你要怎麼做?這樣我就沒有弱點了。」

一般的融合魔法有著時間限制,但既然他得到了猶格•拉•拉比阿茲的力量,想必就不會受到時間影響了吧。

如此一來,我便無法使用「時神大鐮」打倒艾維斯。

再加上憑藉「魔法具融合」,他的魔力也增強了十幾倍之多。

「況且你的弱點可是一覽無遺哦。」

艾維斯使勁揮下與大鐮同化的銳利雙臂。

面對彷彿即將從空中切開地面般、自遠距離襲來的巨大魔法斬擊,我像是要構築防壁似的全力展開反魔法。

魔法與反魔法劈啪作響地相互抗衡,激烈地迸出火花。

他的目標是我身後的米夏與莎夏──

「唔,真奇怪。你之所以想親手破壞用來讓始祖轉生的重要器皿,是因為還能再輕易製作出來嗎?或是說──」

艾維斯並未理會我的詢問,更加使勁對雙臂注入魔力。

「有什麼不惜毀掉難得準備的器皿也要殺掉我的理由?」

「你已經沒有餘力說話了吧,形勢早已逆轉嘍。」

啪嚓!我展開的第一層反魔法粉碎了。

「真了不起。施展『魔王軍』的你明明受到魔王職階特性的影響,總魔力應該下降了三成左右,而且還提供那兩人足以施展『時間操作』的魔力,控制著兩人份的魔法施展,卻依舊能抵擋我得到神之力的一擊到這種程度。」

嘰嘰!第二層反魔法粉碎。

「……阿諾斯……!」

「…………」

莎夏與米夏擔心地望著我。

「你可真溫柔。運用『時間操作』改變過去這點尚未結束吧?雖說有熟練者協助,要控制起源魔法依舊相當困難,你還是趕快放棄她們,捨棄那兩個累贅吧。」

一如艾維斯所言,將莎夏與米夏的根源送到十五年前的「時間操作」仍在半途。魔法沒有完全成立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她們兩人還沒有徹底相信我就是始祖。即使腦袋這麼想,然而若未發自內心、根源相信,起源魔法便無法完成。

「但縱使沒有累贅,結果也依舊相同就是了。」

嗶嘰!第三層反魔法被破壞了。

反魔法只剩下第四層。

「……阿諾斯,已經夠了!再這樣下去我們全都會死。就算只有你……!」

「快逃!」

莎夏與米夏說道。

「唔,哎呀哎呀,這就是原因了。你們要是覺得我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會輸,便怎樣都無法相信我是始祖了吧。」

「現在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

「別擔心,這不過是在你們完成起源魔法之前爭取時間罷了。」

嘰!刺耳的聲音響起,最後的反魔法被突破了。

「真虧你能虛張聲勢到這種地步。然而……結束了。」

艾維斯高舉雙臂的鐮刀。

我立刻朝米夏與莎夏重新展開反魔法。

「我就知道你直到最後都會保護她們兩個,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之前還在遠處的艾維斯聲音一瞬間在我的耳邊響起。

加速自己的時間,以幾乎零秒逼近我身旁的艾維斯,將右臂刺進了我的腹部。

「你疏忽了自己的反魔法呢。」

寄宿在艾維斯手臂之中的「時神大鐮」讓我身體的時間失控了。

「就這樣被永劫的時間吞沒消失吧。」

白銀之光吞沒了我,加速時間。十億年──百億年──不,我瞬間被施加了永劫的時間,即使是魔王的身軀,也無法活在無限的時間之中,終究還是腐朽殆盡。

隨著光芒迸散,經過永劫時間的肉體消滅,徹底死亡。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怎樣?怎樣啊!知道厲害了吧,愚蠢的始祖啊,命運是無法改變的。早在我成為不死之身時……不,是早在兩千年前你逃避戰鬥的那刻起,就註定今天會有這種下場了!」

唔,原來如此,總算說出心聲了呢。

「雖然我不知道你在消除過去後,為什麼還能保有記憶,但看來你並非忘了我呢,艾維斯。」

我從背後輕拍他的肩膀。

艾維斯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緩緩轉頭看來。

「……怎……麼會……?你應該確實死了……」

艾維斯誕生時,戰爭已經要結束了。

雖說是神話時代的魔族,卻不知道真正的魔法戰。

「只不過是殺了我,難道你以為我就會死了嗎?」

艾維斯啟動魔眼。然而沒有任何機關,我剛才確實被殺了。

「別驚訝,我只是施展了『復活』。」

「……只靠根源……就施展了魔法嗎……?連一滴血也沒用……」

即使肉體毀滅,作為魔力泉源的魔之根源依舊留著,窮極魔法之人只靠根源就可以施展魔法,正因如此才得以實現轉生的絕技。只要在死後三秒內施展,便能確實讓肉體復活。

「不過……!」

艾維斯瞬間移動,逃到我後方十米左右的位置。

他的腳邊畫起了魔法陣,白銀世界隨即一口氣擴展開來──那是能停止萬物時間的大魔法。白銀的結界以球形逐漸擴大,一旦踏入內側,一切都會停止……並非瞬間,而是永恆。

「唔,畢竟是神話的魔法呢。」

在時間停止的世界裡,我慢慢踏出一步。

「什麼…………」

「只是停止了時間,難道你以為就能讓我停下腳步嗎?」

「怎麼可能……?為什麼沒有停止!為什麼?」

艾維斯拼命灌注魔力,卻是徒勞無功。

我的眼睛浮現「破滅魔眼」,一旦映入視野中,不僅萬物,就連魔法也會毀滅。這雙魔眼乃是究極的反魔法。

「……這股魔力究竟是什麼……?你可是施展了『魔王軍』的魔法哦。儘管還帶著兩個累贅,卻依舊遠遠凌駕於獲得神之力的我之上嗎……?不可能,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

「你還記得這是哪裡嗎?艾維斯。」

我一面這麼說,一面朝著艾維斯筆直走去。

「在魔王城挑戰魔王是什麼意思,就讓我來告訴你吧。」

此處朦朧地瀰漫著漆黑的光粒子。

下一瞬間,光粒無盡地增加,充斥整個室內。

大量魔法文字密密麻麻地畫在牆壁、地板與天花板等處。

魔王城現出了真正姿態──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所持有的最強魔法具。

作為巨大的立體魔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