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始祖的回答

「你要哭到什麼時候?站起來,莎夏。」

一聽我這麼說,莎夏便以哭腫的紅眼緩緩看來。

「要放棄還太早了。」

「……你能讓我代替米夏消失嗎?」

「要說能不能,我能。這招叫做『主格交換』嗎?因為你還不成熟,才必須以米夏的拒絕作為觸發,如果是我,就連『根源同步』都不需要。」

「主格交換」是作用於施加在莎夏與米夏身上的「分離融合轉生」的魔法術式,讓米夏被判定為主體。無論是得用「根源同步」使兩人的根源同步,或是成功與否必須交給米夏的意志決定,全是因為莎夏的魔力與魔法技術不足,才想藉由限定條件讓魔法成立。

「不行。」

米夏投來請求般的視線。

「安心吧,我不打算這麼做。」

莎夏隨即說道:

「拜託你!阿諾斯,讓我消失吧!我已經活得夠久了!把剩下的人生留給米夏。」

「本來就不存在的人是我,犧牲莎夏也太奇怪了。」

莎夏與米夏向我請求,互相袒護對方,宣稱該消失的人是自己。

哎呀哎呀,還真是堅強呢。遺憾的是,雙方的主張都不是我的風格。

「話說回來,在適任性檢查時有著這種問題呢。」

我回想入學測試的內容說道:

「假設你有一對兒女,女兒擁有力量,卻缺乏魔王適任性;兒子缺乏力量,魔王適任性卻很高,兩人在某一時刻受神詛咒,瀕臨死亡,能解除詛咒的聖盃只有一個,這時應該救誰?請述說始祖在此情境下的想法。」

我朝兩人問道:

「正確答案是什麼?」

「適任性高的一方。」

回答的是米夏。

「為什麼?」

「無論力量再強,魔王都不會轉生到沒有適任性的魔族身上。」

原來如此,的確很像這時代會有的想法。於重視血統與適任性的現在,想必會將這樣的回答視為正確答案吧。

「這是錯的。」

米夏直盯著我瞧。

「所以會轉生到有力量的一方?」

要是選了前者,便是唯有力量才是魔王的想法吧。

只是──

「這也是錯的。」

她頓時像是聽不懂般直眨著眼。

「有力量、有適任性,所以又怎麼了?說到底,詢問該救誰的這傢伙是誰?始祖何時說過只能救一個了?神的詛咒?為何我得屈服在神這種傢伙之下?」

我朝著莎夏與米夏坦然說道:

「正確答案是將聖盃分成兩個,雙方一起救。」

或許是聽懂我想說的意思了。儘管顯得很無力,但莎夏確實站了起來。

「你們兩個我都要救。」

「……但要怎麼做……?這不用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我們的肉體與根源本來同為一體,沒辦法一直一分為二下去,就算準備了米夏的器皿,只有一半的根源依舊活不久,即使讓她轉生也一樣唷。」

莎夏列舉出不可能的理由。儘管如此,她還是站起來了。既然知道這不可能,她為什麼要站起來?

她在期待吧,賭著微乎其微的希望,期待我就像小組對抗測驗時一樣,顛覆這個無聊的常識。

我必須迴應她的這份期待。

「也就是說,一切原因都出在你們本來是同一個人身上。」

「……所以不可能辦到吧……?」

「不,道理很簡單啊。既然如此,只要讓你們本來是兩個人就好。」

莎夏瞠大雙眼,露出驚訝的表情。

「要怎麼做到這種事?」

「改變過去。」

莎夏啞口無言,看來她從未想過過去是可以改變的吧。

但真正的魔法就連時間也能輕易超越。

然而一旦達到這種程度,縱使是我也無法說這很容易。

「才十五年的話,便能用『時間操作』回溯。」

這次換成米夏說道:

「如果改變過去,我就不會出生。」

「……沒錯,米夏是因為『分離融合轉生』的魔法才出生的,要是讓我們打從一開始就是雙胞胎,如今在這裡的米夏就會消失哦。即使有了妹妹,那也不是米夏……」

即使改變過去,接著就會變成米夏不會出生,也就是一如字面意義的束手無策,根本不可能達成目標。

但所謂的魔王就連不可能都能毀滅。

「一分為二的根源,命中註定總有一天會恢復成一個。既然如此,你們不覺得只要再多準備一個根源就好了嗎?」

「這是什麼意思?」

「只要你們分別有兩個人就好。」

或許是無法理解我說的話吧,兩人半傻眼地愣住了。

「假設現在這裡有第三個人,好比只有一半根源的另一個莎夏在。另一個莎夏同樣命中註定總有一天會恢復成一個,屆時她會跟你們兩個之中的誰融合?」

莎夏想了想後說道:

「誰知道呢。因為根源一樣,所以會跟我或米夏其中一個融合。」

「沒錯。也就是說如今在這裡的莎夏,也有可能會和另一個莎夏融合。如此一來,莎夏•涅庫羅就會恢復成一個根源。」

我接著說道:

「然後,假設有第四個人,也就是另一個米夏在吧。只要如今在這裡的米夏與另一個米夏融合,米夏•涅庫羅也一樣會恢復成一個根源。」

只要恢復成一個根源,就不用擔心兩人之中有誰會消失了。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要是我們還有另一個人,或許會變成這樣沒錯,但那在哪裡?你想說這世上有著能製造出完全一模一樣人物的魔法嗎?」

「很遺憾,無論施展怎樣的魔法,都難以創造出相同的人物,我們的根源在這世上是獨一無二的。」

「所以果然還是辦不到吧?」

「不,儘管無法創造出相同的人物,卻能和另一個自己見面。」

「……怎麼做……?」

「我曾提及要回到過去吧,讓過去的你們與現在的你們融合。」

即使是莎夏與米夏,依舊露出了完全聽不懂的表情,因為她們不知道在施展起源魔法「時間操作」之際所產生的時間概念。畢竟就連在神話時代,能改變數秒前過去的魔族也是屈指可數。

「也就是將如今在這裡的你們兩個的根源送回十五年前。而在那個時間點上,有著剛出生的你們的根源,無論現在還是過去,兩個根源本為一體。米夏與莎夏是同一個人物,理所當然地,過去的米夏和現在的米夏也是同一人物。於是兩個根源會想恢復成一個。既然如此,就能讓過去米夏的根源和現在米夏的根源融合為一體。莎夏也一樣。」

「……該怎麼做……?」

「具體來說,就是在十五年前,讓你們作為雙胞胎出生。」

改變過去有著許多法則在,很麻煩。

只要有人注意到她們作為雙胞胎出生的事,便會產生時間悖論,無法順利改變過去。

所以要做到不讓任何人發現,就連世界也察覺不了。

「儘管過去遭到改變,但無論你們還是艾維斯都會誤以為米夏是用『分離融合轉生』創造出來的,至今為止的人生、世界的歷史都不會有絲毫變化,作為結果改變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儘管到了明天零時,米夏依舊會在這裡。」

雖然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莎夏依舊問道:

「……真的能做到這種事嗎……?」

我明確點頭。

「皇族的話就能施展起源魔法吧?」

「是能施展啦……」

我看向米夏,她也點點頭。

「必須由你們來施展『時間操作』,因為即使讓我回到過去也無濟於事。得讓你們的根源回到過去,打從最初就作為米夏與莎夏出生。」

「……等等,我雖然知道起源魔法的基礎,但實在難以施展這種大魔法……」

「所以我才施展了『魔王軍』。」

我們三人的根源經由「魔王軍」的魔法線連結在一起。如此一來就能將我的魔力灌注給她們,也能經由魔法線輔助她們施展魔法。

「魔力與魔法的施展就交給我吧。你們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用魔眼注視著起源。作為對象的起源有兩個。」

我豎起兩根手指。

「一是你們自己的起源。看清楚你們還在母親胎內的時候吧,要藉此決定『時間操作』回溯的時間。」

只要確實窺看到當時的起源,就能回溯到十五年前。

「還有一點,這點相當重要。為了讓魔法成立,你們借取力量的起源得是魔王始祖才行。」

起源魔法利用了古老事物寄宿著魔力的法則。

至於說起「若要跟兩千年前的我借取力量,跟現在的我借取力量不就好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施展起源魔法之際,跟兩千年前的我借取力量會來得強大許多。這兩千年的歲月會增強魔力,使魔法變得更加穩固。

在此說明麻煩的魔法概念也無濟於事就是了。

總而言之,我只想說一件事。

「聽好了,我是始祖,你們所相信的暴虐魔王是被捏造出來的冒牌貨。必須相信我是始祖來施展起源魔法,否則『時間操作』無法成功。」

米夏與莎夏面面相覷。

然後,她們像是做好覺悟般互相點頭。

「我相信你。」

米夏說道。

「反正我也只能依賴你了。既然仍留有些許可能性,就算是惡魔我也會相信。」

莎夏如此說道。

「別忘了你這句話。」

我舉起手,在室內畫起「時間操作」的立體魔法陣。

以莎夏與米夏為中心,我在轉眼間組成超越時間的魔法術式。

併為了施展魔法而集中意識。

就在這瞬間──

轟!伴隨一聲巨響,天花板崩塌了。

崩塌的瓦礫堆隨著重力朝這裡砸落。

而一道遠快於這一切的黑影筆直地降落而下。

當我的視線捕捉到骸骨臉孔的瞬間,那傢伙已逼近至數公分之內的距離。

手中還握著一把宛如將黑夜凝聚起來的漆黑魔劍。

看來是神話時代的極品呢。散發不祥氣息的魔劍輕易突破了我的反魔法,劃破皮膚,撕裂肉體,然後確實貫穿了心臟。

鮮血灑落。

「……阿諾斯……!」

莎夏發出慘叫。

「永別了,不知名的強大魔族。」

七魔皇老之一的艾維斯•涅庫羅發出低沉嗓音,像是要置我於死地將魔劍刺進我的胸口。

「……莎夏……」

「……我知道!」

米夏施展「創造建築」的魔法,以鋼鐵監牢覆蓋艾維斯的身軀。在這瞬間,莎夏將一切魔力灌注在「破滅魔眼」上。

「去死吧!」

砸落的瓦礫,以及周遭的一切物品,全都伴隨著聲響一齊碎裂。

「安靜點。」

艾維斯揮起一隻手,「破滅魔眼」被封殺,鋼鐵監牢被打破。他發動「拘束魔鎖gijieru」的魔法,用魔力鎖鏈綁住莎夏與米夏。

「你們是寶貴的器皿,給我老實待著。再過不久,『分離融合轉生』就會完成,始祖將會轉生於此。」

艾維斯仰望天空,注視著灑落的月光。

「哦,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分離融合轉生』是用來製作始祖轉生器皿的魔法嗎?」

艾維斯驚愕地看著心臟被魔劍貫穿的我。

「……怎麼可能……魔劍加多造成的傷勢理應無法恢復……」

打從剛才起,恢復魔法確實一點效果也沒有。

但也就只有這樣了。

「不過是貫穿了心臟,難道你以為我就會死嗎?」

我一把抓住艾維斯的臉。

正是為了引他到這麼近的距離來,我才特意吃下這一擊的。

「我就在想你差不多要來了,艾維斯•涅庫羅。你將耗費千年研究的融合魔法施加在自己子孫身上,我可不認為你是會眼睜睜看著這一切功虧一簣的蠢蛋呢。」

我在他體內畫起魔法陣。

面對神話時代的魔族,半吊子的魔法是不管用的。

「抱歉,我沒時間陪你玩,請趕快退場吧。」

然後將凝聚起來的魔力一口氣打進艾維斯體內。

「『獄炎殲滅炮』。」

在艾維斯體內出現的漆黑太陽,瞬間將他張開好幾層的反魔法撕個粉碎,從內部毀滅了他的軀體。

黑光從艾維斯身上溢漏,將他劇烈震開。

「呃……嘎啊啊……這股魔力……究竟是……怎麼可能……不只魔法知識,甚至比我……還要強……!」

被炸飛的艾維斯拼命抵抗著在體內肆虐的「獄炎殲滅炮」。

「唔,畢竟是神話的魔族,相當頑強呢。」

我從自己的心臟上拔出魔劍加多……

「這把魔劍造成的傷勢無法恢復吧?」

接著將魔劍加多朝艾維斯投出。

這把漆黑之劍即使像是被吸進去般刺穿艾維斯的骷髏頭,依舊沒有停下,拖著他的身體飛起,使他就這樣被魔劍釘在牆壁上。

「呃……嘎啊啊!」

就這樣吧。儘管還沒死,但他至少暫時無法反抗。

我施展反魔法切斷綁住莎夏與米夏的「拘束魔鎖」。

「沒事吧?」

兩人點了點頭。

唔,距離零時還有十五秒嗎?綽綽有餘呢。

不過一旦要改變過去,接下來才是重點。

「好,最後一步了,相信我吧。」

我將魔力注入構築的魔法陣,發動起源魔法「時間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