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謊言

莎夏說道:

「阿諾斯。」

終於啊……

我緩緩起身,魔眼(視線)望向畫在房間裡的魔法陣。

但它尚未完成。

「你該不會要說自己來不及完成吧?」

「怎麼可能?這樣就完成嘍。」

莎夏舉起手。

她所發動的魔法使照進房間的月光分散成無數光線,一口氣補上魔法陣缺少的拼圖。

填滿房間的巨大自然魔法陣完成。

我立刻啟動魔眼,分析起魔法術式。

若是這個時代的術者要正確解讀畫了數十萬字的魔法文字,或許得花上一整天。但我只消一眼便輕鬆看透了內容。

也能毫不費力地施展魔法。

不過──

「咯……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莎夏,也就是你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贏了。」

我的這句話讓莎夏微微一笑。

「我很清楚自己的實力,這場對決就算輸了也無所謂。但我怎樣都不想輸給命運。」

不想輸給命運嗎?

「你想的沒錯,我的目的就是要讓你施展這個大魔法唷。」

「真虧你想得到這種方法。我如果要贏得對決,便必須發動這個魔法;倘若輸了對決,你就會命令我發動這個魔法。」

既然受到「契約」約束,無論如何我都必須使用這個魔法陣施展魔法。也就是不管這場對決是輸是贏,莎夏都能達成目的。

當然,以我的力量倒也不是沒辦法鑽漏洞……但這樣做太沒意思了。

「好吧,我就向你的智慧與勇氣表達敬意,收下這場勝利了。」

我朝著魔法陣舉起手。

與莎夏的魔力波長同步,我啟動魔法陣。

「這種魔法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是怎樣的魔法?」

「『根源同步zekushizu』,是我所開發的魔法唷。」

我解讀「根源同步」的術式,其魔法效果是讓魔力波長與他人同步。並非像我現在這樣為了施展魔法而讓表面上的波長同步,而是打從根源變得和他人一樣。

這可是「獄炎殲滅炮」級的高難度魔法。儘管勉強構築了這個術式,但莎夏應該沒有能力自行施展魔法吧。

所以她才想讓我施展魔法。

「根源同步」的目標是莎夏本人,同步的對象是米夏。

「儘管展現你的覺悟吧。」

我發動了「根源同步」。

藍色光粒有如螢火蟲般飛舞,位於魔法陣中心的莎夏身體閃閃發光。隨著光芒愈來愈強,將整個房間染成一片湛藍後,視野忽然取回原本的色彩。

「……結束了……?」

「是呀,對決是我贏了。你懂吧?」

莎夏點頭。

「以防你說謊,我要施展『意念領域rikunosu』。」

「意念領域」能將範圍內的人的想法傳達給術者。儘管並非不能用反魔法防止,但總之以我為對手不可能做到。

「無所謂。」

我朝米夏看去,她像是在說沒有問題般點點頭。

我發動了「意念領域」。

「米夏。」

在廣大房間中央,涅庫羅姐妹面對面。

月光如夢似幻地灑落而下。

「再過十分鐘,你就要消失了。」

米夏點了點頭。

「心情如何?」

她一如往常地淡然回答:

「我不害怕。」

「這樣啊。」

莎夏直盯著妹妹。

「你想知道我真正的心情吧?」

「……嗯……」

「好吧。反正都到最後了,我就跟你講吧。」

莎夏吸了口氣。

將意識集中在「意念領域」上後,她的想法便經由魔法傳達過來。


──這是最後了──


──你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只不過是我恢復原狀。

──與自己相似的存在一直待在身旁,沒有比這還要礙眼的事了。

──啊,要是我能這樣想該有多好。

──小時候,我還完全無法控制「破滅魔眼」時……

──就只有你願意待在我身邊。

──就只有你願意看著我的眼睛,只有你願意對著我笑──

──由於你願意陪著我練習,讓我變得只要不與其他人目光相對,就不會傷害到任何人──

──變得能離開家中,與其他魔族一同歡笑了。

──然而不存在的你只在必要時有僕人跟隨,幾乎過著孤獨的生活──

──這十五年來,我過得非常開心。

──所以已經夠了,我已經滿足了。

──剩下的人生就給你吧。

──縱使你說這是命運,我也不會認同這種事。

──我們的靈魂與肉體是被一分為二的。

──我雖然是主體,卻認為應該有能改變這件事的方法,一直研究著魔法──

──「分離融合轉生」是以魔力波長來區分我和你。

──所以只要施展「根源同步」,始作為我魔力泉源的根源變得和你一模一樣,便無法區分我們誰才是主體──

──儘管光靠我的力量沒辦法做到,但多虧阿諾斯讓我趕上了。

──之後只要再施展一個魔法……對「分離融合轉生」施加「主格交換deruto」,就能讓你成為主體──

──一定可以的。

──為了施展「主格交換」的最後一塊拼圖,就是你要有身為你的自覺──

──要拒絕我,拒絕莎夏•涅庫羅。

──為此,我一直準備到了今天。

──一直做著被你討厭的準備──

──沒問題,我辦得到。

──雖然這是最後了──

──抱歉,米夏,我沒辦法說出真正的想法。

──縱使得支付「契約」的代價,反正到時候我也消失了。


「喂,人偶。」


──喂,米夏──


「我打從以前就一直最討厭你了。」


──我打從以前……就一直最喜歡你了──


莎夏違背了契約。

我在這瞬間廢棄了「契約」。

「所以……」


──所以──


「再會。」


──永別了,米夏,我最喜歡的妹妹。


莎夏抱住妹妹。

為了不讓她察覺、不讓她發現而帶著嘲笑。


──我有好好笑著嗎?

──雖然不清楚,但這個姿勢也看不到臉。

──我會改變的。你會死去的這種命運,就讓我打破吧。

「……『主格交換』……」


──要保重哦,米夏,拜拜──


莎夏詠唱魔法的瞬間,兩人被耀眼的光芒籠罩。

隨著閃光逐漸褪去,兩人被光芒吞沒的身影浮現而出。

十幾秒過後,光芒完全消失。

待在那裡的是兩人毫無變化的身影。

莎夏帶著一臉驚訝的表情,半傻眼地注視著妹妹的臉。

「…………怎麼會……」


──我都一直準備到現在了。

──做好萬全的準備,擬定了絕對不會出錯的完美計劃。

──儘管如此……


她的心聲滿溢而出。

她以染上絕望的聲音,小小聲地問道:

「…………為什麼……?」

莎夏的魔法失敗了。

她像是要哭出來似的。

「什麼魔法?」

即使米夏詢問,莎夏也只是露出不甘心的表情。

直盯著這樣的姐姐,米夏說道:

「莎夏太不會說謊了。」

語調相當淡然,卻也非常溫柔。

「儘管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說謊……」

她的眼中滿是對姐姐懷抱的好感。

「但我喜歡笨拙的莎夏。」

莎夏咬緊脣瓣,強忍著淚水。

但她終究忍耐不住,淚珠就這樣自臉頰撲簌簌地落下。

要是米夏沒有拒絕她,「主格交換」的魔法便無法成立。

莎夏制定的計劃確實很完美。

儘管如此,她還是誤算了一點。

那就是米夏比她所想的還要喜歡姐姐,以及莎夏也喜歡妹妹到無法靠演技掩飾的程度。

很可悲的,莎夏想幫助米夏的心情導致計劃失敗。

「……笨蛋……」

彷彿從喉嚨擠出的聲音響起。

「……你這個笨蛋……我都對你做了那麼……那麼……過分的事了……!」

莎夏哭訴著:

「都對你說了過分的話……都傷害了你……為什麼……為什麼……?」

她像是被絕望擊垮般跪下,將臉埋在妹妹胸前。

「……拜託你……米夏,討厭我吧,拒絕我吧……」

她一面落淚,一面懇求似的說道:

「不然你會無法得救的,讓我代替你消失就好。」

米夏把手輕輕放在姐姐頭上,溫柔撫摸著。

「好乖好乖。」

抱起莎夏的肩膀,米夏說道:

「別在意,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的人是我。」

「這種事……跟這種事一點關係也沒有!畢竟米夏現在就在這裡啊!因為你是我想要守護、最喜歡的、最重要的妹妹,所以我想打破這種命運啊!」

莎夏緊抱著米夏不放。

「……求求你……不要消失……不要丟下我……」

米夏看似傷腦筋般的微微一笑。

「我不會消失,就只是變成莎夏,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已經沒時間了。

米夏還能是米夏的時間微乎其微。

摸著嚎啕大哭的莎夏,她露出滿足的表情。

「我們和好了。」

米夏看向我。

「多虧阿諾斯。」

「太好了呢。」

她點了點頭。

「你還有其他願望嗎?」

米夏忙不迭地搖頭。

「我沒有任何遺憾了。」

她直視著我說道:

「我還以為再也無法和好了,然而我的人生卻發生了兩次奇蹟。」

「你在說什麼啊?」

米夏感到不可思議似的以眼神詢問我。

我說道:

「真正的奇蹟現在才要開始。」

我舉起手,施展「魔王軍」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