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第二次對決

我和米夏爬著階梯,朝地城上層移動。

「追得上?」

米夏問道。

儘管是讓莎夏無法施展「飛行」的魔法,但倘若以相同速度行走,當然追不上,畢竟對方說不定會用跑的。

「沒問題。」

我稍微抬起腳,咚地踏響階梯平臺的地板。

嘎嘎!咚咚咚咚咚隆!位於地下的地城開始大幅搖晃,是甚至讓人難以站立的震動。

「抓住我。」

「……嗯……」

米夏抓住我的手,勉強熬過了震動。

持續了大約一分多鐘,搖晃才總算平息下來。

「可以放開嘍。」

米夏輕輕地放手。

「你做了什麼?」

「我稍微改變地形,製造死路,這樣就算不想也會追上。」

我們邁步前進,不久後爬完階梯,眼前出現了一個明亮空間──是來時經過的自然魔法陣的房間。

莎夏就在這裡。

她看似手足無措地站著不動,是因為怎樣也找不到來時曾經走過的通道吧。剛才我踏響地面的動作大幅改變了地形,使這裡成為死路。

「嗨,莎夏。」

我一出聲,她便抖了一下,回過頭來。

她緊握權杖警戒著。

「這也是你搞的鬼嗎?」

是指房間變成死路的事吧。

「你以為我會告訴背叛者嗎?」

莎夏的眼神變得凶狠,似乎因為看不出我的目的而戒備萬分。

「想要權杖就殺了我吧。」

「放心,是因為米夏說想跟你和好。」

莎夏瞠圓雙眼,隨即焦躁不已。

「你是笨蛋嗎?這麼快就忘了我剛才對你做了什麼?」

她所說的話相當尖銳。

然而米夏只是目不轉睛地回望著她。

「真讓人傻眼。你還真是個笨蛋人偶。阿諾斯,你也是,居然真的答應這種人偶的要求。聽好嘍,你相當中意的那孩子並不存在,既無生命也無根源,只是個明天就會消失的破爛人偶唷。」

「嗯,這我剛才聽過了,所以怎麼了嗎?」

或許是沒料到我會這麼說吧,莎夏一時語塞。

「……這樣啊,已經說了嗎?不過是個人偶,行為還真像個活人呢。開始害怕自己會消失了嗎?」

莎夏指責似的說道。

「不是的。」

「哪裡不是?」

「我會消失是註定的,我不害怕。」

米夏淡然說道:

「但在那之前,我想和莎夏和好,就只是這樣。」

莎夏惡狠狠地瞪向米夏。

「我想知道你真正的想法。」

「什麼想法?」

很罕見地,米夏像是感到遲疑般戰戰兢兢地問道:

「…………莎夏…………討厭我嗎……?」

莎夏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她朝我如此說道:

「喂,要再跟我對決一次嗎?」

我還以為她要說什麼呢。真是得不到教訓的女人。

「你打算怎麼對決?」

「我接下來會畫個魔法陣,要是你第一次看到那個魔法陣便有辦法施展魔法,就算你贏;倘若施展不了,就算我贏。」

要使用他人構築的魔法陣施展魔法是相當困難的事,況且要是不知道那是什麼魔法,還必須在第一次看到時就完全理解術式。一般而言,這會是對畫出魔法陣的一方壓倒性有利的對決吧。

只要對手不是我。

「可以嗎?採取對我這麼有利的條件,要我再多讓幾步也行哦。」

「沒問題,就算是你也絕不可能辦到。」

唔,也就是說她有自信嗎?有意思。

「你要賭什麼?」

「你贏的話,我就回答那孩子的問題。」

「要是你贏呢?」

「我要你聽我的命令,施展一個魔法。」

真是奇妙的條件呢。

「什麼魔法?」

「哎呀?不確認一下,你就怕得不敢跟我對決嗎?」

哦,這傢伙相當懂得該如何挑釁呢。

並非採取「絕對服從自己命令」這種廣範圍的條件,反倒特意侷限在使用一個魔法上,應該是想相對提高「契約」的約束力吧。

「契約」本來就不是能用半吊子的代價廢棄的魔法,換句話說,她相當警戒我的強大魔力。條件愈是單純有限,「契約」的約束力便愈強。

「無所謂,我就答應吧。」

莎夏滿意地露出微笑,施展「契約」的魔法。我在確認完內容後簽字。

「所以呢?那是怎樣的魔法陣?」

「我現在開始畫。」

莎夏轉身邁開步伐,停下腳步的位置正好是房間中心處。她輕輕闔眼,以雙手握住豎立的權杖。

魔力粒子湧現,在她腳邊浮現作為魔法陣原型的魔力圓。那個圓逐漸擴大,遍及整個房間。

看來是相當大規模的魔法陣,以莎夏本來的力量想必有點困難吧。不過權杖與「不死鳥法袍」提升了她的魔力,輔助她構築魔法陣。

魔力圓上浮現魔法文字,陸陸續續顯現魔法門。

經過十幾分鍾,莎夏仍在構築魔法陣,但我依舊看不出這是怎樣的魔法。

理由有兩點。

第一,這是我所不知道的魔法。

與神話時代的任何魔法都不相似,也就是在這兩千年內新開發的魔法。從莎夏自信滿滿的態度來看,這也許是她自己開發的魔法。

第二,這個魔法陣根本尚未完成,看來就連十分之一都還不到,如此一來選項就太多了,即使是我也不可能篩選出這是怎樣的魔法。

「你打算畫到什麼時候?」

「別擔心,會趕在明天零時之前完成的,在那孩子消失之前唷。」

考量魔法陣的構築速度,應該會在即將來到明天零時之際完成吧。

原來如此,大概是想奪走我時間的作戰吧。若要趕在米夏消失前施展魔法,或許就會因為心急而失敗──她是這樣想的吧。

抑或是還有其他企圖。

「哎呀?有點著急了嗎?」

「既然要向我挑戰,你就儘管做好萬全的準備吧。無論你要動什麼手腳都沒用。」

「真有自信呢。你等著瞧吧,這次的勝利將會屬於我。」

明明已經在小組對抗測驗展現如此龐大的實力差距了,莎夏究竟打哪來的自信啊?畢竟她也不是不知道我的實力。

「有意思。看在你這魯莽的勇氣上,在魔法陣完成前,我就閉上眼睛吧。」

我當場坐下,閉上魔眼。

我施展「魔力時鐘teru」的魔法,顯示時間。

莎夏專心構築著魔法陣。這麼大的規模一旦稍有失誤,時間就會來不及,她的自尊也不容許自己這麼做吧。

莎夏以非常專注的集中力,毫無失誤地畫著魔法陣。

不久後日落西山,房間裡照進了月光。

米夏目不轉睛地望著姐姐的身影。

像是要將她拼命構築魔法陣的模樣深深印在眼中般,連眨眼都感到可惜地凝視著。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魔力時鐘」指向深夜的十一點四十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