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米夏的祕密

「好啦,米夏。」

我回頭望向祭壇。米夏走到我身旁。

「這次能跟我說了嗎?」

她直盯著我。

「……莎夏的事嗎……?」

「是你的事。」

聽到我這麼說,米夏面無表情地陷入沉默。

「……想知道……?」

「因為我們是朋友嘛。」

米夏微微低下頭。

「不想說嗎?」

她忙不迭地搖頭。

「之前不想說。」

之前……也就是說──

「你改變主意了嗎?」

她點點頭。

「阿諾斯是朋友,而且很溫柔。」

「這樣啊。」

「……嗯……」

米夏用毫無情緒的眼神看著我。

「……十五歲生日的午夜零時,我會消失……」

她淡然地向我如此坦白。

「這跟你被稱為魔法人偶有關嗎?」

就算搭配這種術式,倒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說我是魔法人偶並不正確。」

也就是比喻之意嘍?

「米夏•涅庫羅並不存在。」

唔,原來如此,是這麼一回事啊。

根據至今為止的發展,我總算能看出大致上的情況了。

「也就是說,你本來是莎夏嗎?」

聽我這麼一說,米夏嚇到似的眨了兩次眼。

「……你為什麼知道……?」

「首先,不可能單方面強制廢除『契約』。具備龐大魔力差的話倒是另當別論,但你和莎夏的魔力旗鼓相當。儘管如此,她依舊毫無代價地廢棄了『契約』。」

能想到的答案只有一個。

「『契約』是經由施術雙方同意廢除的。如果你和莎夏是同一個人,便能依循其中一方的判斷輕易做到這件事,就像能輕易廢除自己簽訂的『契約』一樣。」

「……阿諾斯好聰明……」

雖然這不是什麼值得稱讚的事……這時代的人不知道有能將一個人分成兩個人的魔法嗎?

「是『分魂分體deieruga』或是類似的魔法吧。分割後的肉體與根源會逐漸恢復成原本的型態。」

米夏點了點頭。

「我是以魔法分割出來的模擬人格,本來就不存在,會在十五歲生日時迴歸到莎夏身上,所以那孩子才會說我是魔法人偶。」

由於是暫時性的生命,才會稱作魔法人偶嗎?難怪明明有著相同魔力與血統,米夏卻是白制服。

因為已經預先知道她很快就會消失了。

「是艾維斯•涅庫羅做的嗎?」

米夏又嚇了一跳。

看樣子我說中了。」

「……為什麼……?」

「『分魂分體』並非簡單的魔法,這時代能施展的人有限。此外,倘若不在胎兒時期施展,成功率會很低。你們身為艾維斯的親族,猜測是他做的,想必雖不中亦不遠矣。」

而且他有這麼做的理由。

「他應該連同『分魂分體』對你們施展了融合魔法吧。在術式上,讓魔力與魔力結合的融合魔法具備融合時間有限的缺陷。」

縱使是經我改良的融合魔法術式,依舊無法使兩個魔力永遠融合。

「然而,假如是本來同為一體的存在被分割成兩個,事情就另當別論了。利用米夏與莎夏要恢復成同一個人的力量,消除融合魔法的缺陷──這便是艾維斯想到的辦法。」

施展「分魂分體」分裂成兩個人,再利用融合魔法增強魔力,就能得到比那人原有多上數十倍,甚至數百倍的魔力吧。由於本來就是同一個人,也不會因為融合魔法的缺陷再度分離。

但這不管怎麼想都相當亂來。術式的複雜度自不待言,施展魔法的難度,以及給莎夏帶來的風險也很龐大吧。

即使得到了超乎負荷的魔力,也不清楚身體撐不撐得住,況且精神有可能會先受不了。

不過艾維斯再差也是我直接創造的魔族,應該有妥善處理好這部分吧。

「他應該也考慮到了除此之外的可能性,對嗎?」

米夏點頭。看來我的推測沒錯。

「『分離融合轉生deino.jikusesu』。」

「這是他對莎夏施展的魔法嗎?」

米夏點了點頭。

這是將「分魂分體」與融合魔法的術式組合所創造出來的魔法吧。

我想肯定是為了創造更強大的魔族而開發的。他之所以研究融合魔法,或許本來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所以你才會說生日當天見不到面嗎?」

米夏點了點頭。

「……對不起……」

「為什麼道歉?」

「……瞞著你……」

「別在意這種事。你想說的時候再說就好了。」

米夏垂下視線,喃喃表示:

「我想過普通的生活。」

見我以眼神詢問,她接著說道:

「打從出生時,我的命運就被決定了,我會消失,只留下莎夏。儘管如此也無所謂,十五年就是我的一生。」

就連對人類來說都太過短暫的壽命。

要是魔族,應該會覺得是剎那間的短暫人生吧。

「相對的,我想要回憶。然而沒有魔族肯跟我說話,因為另一個涅庫羅是不存在的人,就連在魔王學院也一樣。」

唔,確實沒看過米夏和其他魔族說話的樣子,就連跟艾米莉亞都只有事務性的對話。

「我曾是這樣想的。」

米夏的眼睛堅強地直視著我。

「但阿諾斯跟我說話了,甚至成為我的朋友,帶我到家裡去,和雙親愉快地聊天。」

米夏笑了。

像是將這些無聊而平淡無奇的回憶當成寶物一樣。

「我的人生髮生了奇蹟。」

實在難以想像這個將我一時興起的邀約說成奇蹟的少女,至今究竟過著怎樣的生活。

這個時代的確非常和平,卻非沒有悲劇。

「阿諾斯。」

她呼喚著我。

「謝謝你肯叫我的名字。我很高興。」

米夏說出這種蠢話,像是想在明天到來前先跟我傾訴似的。我輕輕地將手放在她的頭上。

「怎麼了嗎?」

「這樣就行了嗎?你真的滿足了嗎?」

米夏點頭。

「我不會害怕。」

初次見面時,她也說了這種話呢。

「因為我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於任何地方。」

哎呀哎呀,真是令人傷腦筋的傢伙。

「你就在這裡,是我所認同的第一個朋友。你該不會以為我會對朋友見死不救吧?」

瞬間,米夏瞠圓雙眼。

但她立刻搖了搖頭。

「……就算是阿諾斯也不可能……我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這不過是恢復原狀,並非死去,而是消失,無法起死回生。」

「復活」是藉由死後殘留的魂魄──要是進一步窺看深淵,就是以作為魔力泉源的根源為基礎──使人復活。

然而米夏的根源本來就屬於莎夏,縱使想在她消失後施展「復活」,這世上也沒有能讓她復活的根源。

「沒辦法讓根源與肉體永遠一分為二。」

將本來同為一體的事物以魔法一分為二的極限是十五年,一旦經過十五年,尚未恢復原狀的根源與肉體將無法繼續存活。

如今分裂成莎夏與米夏的狀態本來就是不自然的。

魔法能暫時引發不自然的狀態,也能讓不自然的狀態恢復原狀。

然而魔法無法讓不自然的狀態永遠維持下去,要是這麼做的話,一定會在某處產生扭曲。

「謝謝你。」

「為何要謝我?」

「因為阿諾斯很溫柔。」

我不懂。

「溫柔是句好話,卻沒人能因此得救。」

米夏忙不迭地搖頭。

「我得救了,所以沒關係。」

是什麼沒關係?

我才剛這樣想,米夏就踮起腳跟,摸著我的頭。

「好乖好乖。」

……做出這種莫名其妙的事。

「你這是在做什麼?」

「你看上去很難過。」

「難過?我嗎?」

難過的明明是米夏,她卻點頭回應了我的詢問。

「後悔和我成為朋友了嗎?」

「你為什麼這麼問?」

她一時語塞,接著說道:

「……因為米夏•涅庫羅並不存在……」

比起自己會消失這點,面無表情、如此淡然表示的她更擔心和註定會消失的朋友交好的我。

笨蛋,這個超級大笨蛋。

我拉過那纖細的身體,將她緊緊抱在懷中。

005

「……阿諾斯……?」

「我不知道的事情只有兩件。」

我緊緊、緊緊地抱住米夏。

宛如呼喊著「你確實就在這裡」一般。

「……是什麼……?」

「後悔和不可能。」

被我抱在懷中的米夏以不帶溫度的雙眼望著我。

「我說過了吧?我可是魔王始祖,會實現你的願望的。」

米夏面無表情地思考著,也像是感到不知所措。

「我想和好。」

是和莎夏吧。

「這就是我的願望。」

就連這種時候的願望都是這個嗎?她沒辦法相信我就是始祖吧。

這是為了不讓我說謊、不讓我後悔的體貼。

「……很難嗎……?」

「別擔心。我應該說過自己不知道什麼是不可能了吧。」

我放開米夏。

走向祭壇之間的大門。

「你要去哪裡?」

「莎夏那邊。你想和好,對吧?」

我一朝著她笑,米夏便略顯開心似的微笑起來。

「……嗯……」

「米夏,能跟我保證一件事嗎?」

米夏朝我看來。

「直到最後,你都要認定自己還有明天,好好活著。」

她沉默不語。

「你想過普通的生活吧?」

聽到我這麼說,米夏點頭回道:

「我知道了。」

「很好。那就趕快逮住莎夏吧。」

我們返回原本的道路。

米夏心不在焉地盯著前方,碎步走著。

她說過自己不會害怕。

因為自己並不存在。

真的是這樣嗎?

或許你已經放棄了,打算接受這一切。

但是,你就看好吧。


──我可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