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魔王城的藏寶庫

我不停地撞破牆壁後,很快出現了一個寬廣的空間──這是通往最底層的地城隱藏房間。

見狀,莎夏一臉驚訝。

「把牆壁撞壞後居然出現了房間……」

「魔法機關的隱藏通道意外容易曝光,畢竟只要循著魔力的痕跡找就好了嘛。不使用魔法的單純隱藏通道反倒會是個盲點。」

缺點是每次經過都得用「創造建築」的魔法一一開洞,再將牆壁修好。

「但德魯佐蓋多的地城除了學生外禁止進入哦,你是什麼時候發現這個隱藏通道的?」

「要是我說是我蓋的呢?」

莎夏不服氣似的噘起嘴。

「居然用這種方式敷衍我……不想說就算了。」

儘管我說的是事實,但她不會相信吧。

「走吧,這房間會通往最底層。」

走了一會後,我們抵達一間格外明亮的房間。

天花板很高,儘管位處地城內部卻綠意盎然,有著水道,水面粼粼地反射著光源。

「……陽光……」

米夏喃喃低語。

「嗯,白天是陽光,夜晚是月光,是建造成能從屋外採光的設計。」

「……是為了發動自然魔法陣吧?」

涅庫羅家的祕術融合魔法會使用自然魔法陣,熟練這項魔法的米夏與莎夏一眼就看出這間房間是用來施展魔法的觸媒。

然而房間看上去跟兩千年前不太一樣。

陽光照入的位置不同。是有人為了施展魔法而調整過嗎?

但不只是我,部下們也會使用這座地城,所以這倒不是什麼罕見的事。

我忽然注視起天花板。當然,那是一如往昔的天花板,也並非有著什麼東西。

「……怎麼了……?」

「沒事,我看錯了。」

我們離開自然魔法陣的房間,繼續前進,不停走在漫長的向下階梯上。途中,莎夏問道:

「喂,既然阿諾斯來過這裡,不是能用『轉移』移動嗎?」

「這座地城設有擾亂『轉移』的反魔法。的確有辦法施展,但不知道會轉移到哪裡去哦。」

儘管要解除反魔法相當簡單,不過一旦這麼做,地城本身就會崩坍。

要是隻讓我能使用「轉移」,結果便像是幫人開了一道後門。設計成就連自己也無法使用「轉移」,是防止侵入者的最佳手段。

「都走了兩個小時以上,要走多深才會到啊?」

「你們看。」

米夏指向前方,能看到階梯盡頭。

「嗯,看來抵達最底層了。」

「真的嗎?」

莎夏率先衝下階梯。

望見眼前的事物後,她茫然地站著不動。

我跟米夏追了上去。

那裡聳立著一道巨大且奢華的門扉,會讓人誤以為是巨人家的門。

「那是祭壇之間的門。」

米夏啟動魔眼,直盯著那扇門瞧。

「反魔法。」

「沒錯,因為會有人想用魔法拆門進去嘛。」

米夏更進一步地窺看魔法深淵。

「……連『獄炎殲滅炮』級也無法破壞它……」

「……啥?這樣要怎麼進去啊……?」

看來她還不清楚自己是跟誰一塊來的呢。

「稍微用點腦。正因為你打算破壞它,才會想不到辦法。既然魔法無效,用魔法以外的方式開門不就好了?。」

我悠哉上前,把手放在巨大的門扉上。

我一使勁,門扉便伴隨嘰嘰嘰的沉重聲響開啟了。

「瞧,開了。」

目瞪口呆了一會後,莎夏發牢騷似的說道:

「你把我的魔王城舉起來時就在想了,你那是什麼身體啊……?為什麼能推開這麼巨大的門?」

莎夏也試著推門,理所當然地文風不動。

做出這種可愛的事……

「平時的鍛鍊有差呢。」

「這不是鍛鍊就能達到的水平吧?」

莎夏一面沉思,一面碎碎念道:「有這種力大無窮的血統嗎?……」自問著。

「比起這點,你要的東西就放在那裡哦。」

在大門敞開的房間深處有座祭壇,上頭立著一把散發不祥氣息的魔杖。

「那是……權杖吧……?」

只要用魔眼查看,想必便能一眼看出那把魔杖帶有極大的魔力。

與傑貝斯那把沒用的魔劍不同,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神話時代產物。

「如此一來,地城測驗保證滿分了。」

我還想說要是被人拿走了該怎麼辦,幸好有留下來。

「喂……我可以摸看看嗎……?」

在地城測驗得到的東西將是組長的所有物。然而如此強大的魔法具,就連在神話時代都很罕見。若有著莎夏程度的魔眼,會對權杖感到興趣可說是理所當然的事。

「行啊。」

「謝謝。」

莎夏興高采烈地衝上祭壇,輕輕地拿起權杖。

面對恐怕前所未見的魔法具的奧祕,她如痴如醉地注視著。

唔,機會正好。她應該會沉迷一段時間吧。

「米夏,過來一下。」

我向米夏搭話,來到設置在祭壇之間側面的門前。

「……這是什麼……?」

「是藏寶庫。」

我們走進房間。裡頭乍看之下只是個空房間,但在我喊出「現身吧」之後,魔法帷幕隨即揭開,陸續現出魔劍與魔導甲冑之類的魔法具,全是我在神話時代收集的東西。

當中有著將月光揉進從名為魔絲龍的龍身上採集到的稀少魔絲後編織而成的「月織禮服」,以及以號稱世上最美的黃金獅子希裡烏斯的金毛織就的「金獅子長袍」等,一應俱全地收集了許多光鮮亮麗的衣服。

「選一件適合莎夏的衣服吧。」

米夏直盯著藏寶庫的衣服。

她相當懂呢。她所注視的並非衣服外觀,而是其深淵。

神話時代的魔法具會自行選擇主人。假如是自己使用也就算了,若要挑選送人的禮物便不是件簡單的事。她會怎麼選呢?

過了一會,米夏邁開步伐。

「我選這個。」

她拿起以神鳥菲尼克斯的羽毛織成的「不死鳥法袍」,會為穿者帶來不死之炎的恩惠,另一方面卻也是會將不符資格者燒成灰燼的問題道具。

「看上去的確很漂亮,但要穿上去可是相當辛苦哦。」

「嗯。」

代表她理解了吧。米夏果然很有看東西的魔眼(眼光),這件「不死鳥法袍」確實很適合莎夏。

「那就送給她吧。」

米夏欣喜微笑,用雙手將「不死鳥法袍」寶貝地抱在懷中。

她就這樣走向門扉,打算返回莎夏身邊,不過才走到一半就被放在臺座上的戒指給奪去目光。

那是「蓮葉冰戒指」,據說其散發的寒氣能讓七大海洋布滿蓮葉冰,故得其名。

米夏會注意到這個戒指想必並非偶然。魔法具與所持者會互相吸引,就這次的情況而言,是「蓮葉冰戒指」在呼喚她。

「你想要嗎?」

米夏面無表情地直盯著戒指看。

「米夏也是明天生日吧。」

接著,她搖了搖頭。

「……沒關係……」

她逃跑似的離開藏寶庫。

「唔。」

或許有什麼內情在,這並非她的真心話。我拿起「蓮葉冰戒指」,立刻追著米夏離開藏寶庫。

「啊!阿諾斯、米夏,你們跑到哪裡去啦?等我注意到時,你們已經不見了,我很擔心哦。」

拿著權杖的莎夏飛也似的靠過來。

「抱歉,你很害怕嗎?」

「我說的是擔~心~吧。」

她在害羞什麼啊?會怕的話直接說出來不就好了。

「請別以那種臉對著我,會讓我覺得你瞧不起我哦。」

「你在說什麼啊?我的字典裡可沒有『瞧不起』這三個字哦。」

「請你先照照鏡子再說吧。」

居然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

「話說回來,這裡已經沒事要做了吧?」

莎夏轉過身,注視著祭壇之間。

再來只需要返回原處,地城測驗就結束了。但還是先完成另一件事情比較好吧。

「先送給她會比較好吧?」

我對躲在身後的米夏說道。

「……現在……?」

「還是你要藏著帶回家?」

米夏想了一會後,忙不迭地搖了搖頭,從我身後跨出一步。

「莎夏。」

莎夏回過頭。

接著,她看到米夏手中的「不死鳥法袍」,嚇了一跳。

「那是怎麼回事,米夏?」

「……我找到的……」

「在這裡?」

米夏點了點頭。

「送給你。」

「……咦……送給我?但可以嗎?這可是……非常不得了的魔法具唷……」

莎夏應該有看出隱藏在「不死鳥法袍」中的龐大魔力吧。只見她以魔眼直盯著法袍不放。

「明天是你生日。」

聽到米夏這麼說,莎夏隨即溫柔一笑,眼角浮現淡淡淚光。

「我什麼也沒準備哦。」

「……我不需要……」

莎夏露出困擾的微笑。

「謝謝你,米夏,我非常高興哦,會珍惜一輩子的。」

米夏高興似的笑起。

「嗯。」

莎夏注視著「不死鳥法袍」的眼睛浮現了魔法陣。

是「破滅魔眼」。由於現在使用沒有意義,想必是情緒激動而自然浮現的吧。

但不太對勁呢。若是因為太過欣喜,應該在聽到這是生日禮物後就要浮現了。

看來是她望著「不死鳥法袍」時想到什麼,導致情緒激動起來才對。但她究竟想到了什麼?

「我可以試穿嗎?」

米夏點頭同意,將「不死鳥法袍」交給莎夏。

她把手放在制服的鈕釦上,隨即彷彿忽然想到似的看著我。

「我要換衣服……」

「好,我轉過身去。」

「這樣當然不行啦!給我進去那邊的房間裡!」

還真是麻煩的傢伙呢。沒辦法。

我依照她的指示走進藏寶庫裡。

我正想關門,米夏卻冷不防地從門後探出頭來。

「……她很高興……」

「太好了呢。」

「……多虧了阿諾斯……」

「是你挑選的哦。」

米夏害羞起來。

「……今天是我一生當中最高興的日子……」

「說得真誇張。」

米夏忙不迭地搖頭。

「謝謝。」

我點頭回應,輕輕地把門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