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太過弱小的子孫

幾天後──

我那令人懷念的城堡正門就在眼前。

由於城堡是作為立體魔法陣建造的,縱使經過千年歲月,那從容自若的模樣依舊健在。在城堡中心有著特別的魔力根源,就算重要部分遭到破壞也會自動加以修復。儘管在建立牆壁之際幾乎半毀,但如今已完全恢復原貌。要說到唯一改變的地方,就是名字變成魔王學院了吧。

周圍的人群陸陸續續地走進正門。是來接受入學測驗的測驗生吧。

「小諾,要加油哦。」

儘管都說不需要了,但知道有入學測驗的媽媽和爸爸仍特意跑到學校來送別。

「你要那個哦……那個……保、保、保保、抱持平常心哦!」

爸爸結巴得非常誇張。

「哎呀,爸爸你冷靜點。」

「好、好。看這樣子似乎沒問題呢。」

「嗯嗯。我們家的小諾才一個月大就這麼能幹了,一定會合格的!」

儘管是當然的事,其他魔族都沒有父母親陪同。

周遭的視線多少也讓人有點羞恥。

「那我走了。」

我轉身走向在正門前排隊的魔族隊伍。

「加油、加油,阿諾斯!加油、加油,阿諾斯!」

唔……爸爸還真是讓人傷腦筋……

不過,這就是人類的父母親嗎?雖然意外地感覺不壞,但該說是難為情還是什麼好呢?

「Hurray、Hurray,米夏!Fight、Fight,米夏!」

我的身後傳來不同於爸爸,令人害羞的聲援聲。

我朝聲音的方向瞥了一眼,看見滿臉鬍子的粗獷男子正握著拳頭大聲喊叫。

雖然多少混著魔族的血,但看上去是人類的血統比較重,就跟爸爸一樣吧?也就是人類了。

那名男子的視線前方,一名少女正無精打采地走著。是覺得太過羞恥嗎?她的臉上面無表情。有些長度的白金色側發是捲成輕飄飄的豎捲髮,儘管正面難以看出,但她的後發留得比側發要短。碧綠的眼睛、端正的鼻樑、保留著些許稚氣的表情,構成了一張可愛的臉蛋。

她身穿以黑白兩色作為基調的長袍,刺繡與造型是源自於魔族吧。這樣看來,或許她跟雙親都是人類的我不同,母親是魔族吧?

001

「加油、加油,阿諾斯!加油、加油,阿諾斯!」

走進正門前,爸爸的叫喊變得更加響亮。

剛剛的少女狀似感到不可思議地回頭,然後沿著爸爸的視線看到了我。

「啊……」

視線剛好對上了。

「彼此都很辛苦呢。」

聽我這麼一說,她靦腆地笑了。

「……嗯……」

少女簡潔地表示同意。

不知是拙於言辭,還是沉默寡言,她沒有再多說什麼。

但似乎不是在警戒我。

「我叫阿諾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話一出口,我才想到這樣說或許有點糟糕。

畢竟這是魔王始祖的名字。我心想:要是沒有造成不必要的騷動就好了。但反過來說,沒有特別需要隱瞞的理由也是事實。

反正終究是會知道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吧。

「……米夏……」

出乎意料的,她並未提及我的名字。

「……米夏•涅庫羅……」

儘管她那毫不在意的表現讓我感到不可思議,這樣倒也不壞。

畢竟都過了兩千年,不是人人都會對魔王阿諾斯感興趣的。

「請多指教了,米夏。」

「……嗯……」

米夏依舊答得很簡潔。

當我們就這樣要通過正門時,一名男子擋在眼前。

淡褐色的肌膚、全身鍛鍊得宛如鋼鐵、蓄著一頭剪齊的白色短髮,外表年齡看上去約二十歲吧。

男子露出瞧不起人的壞心笑容,朝著我們說道:

「哈,居然讓父母親陪同參加入學測試,魔王學院什麼時候變成小孩子的遊樂場所啦?」

唔……這傢伙突然冒出來幹嘛啊?

「……喂,那是?」

「哎呀……這下可糟了……一旦被旁若無人的傑貝斯盯上,不曉得對方還能不能好手好腳地回家呢……」

看樣子,這傢伙似乎有點名氣。

話說回來,隊伍是朝著右側延伸的嗎?我記得那裡應該有座表演用的競技場。原來如此,是打算通過入學測驗測試實力吧。

「米夏擅長戰鬥嗎?」

「……不怎麼樣……」

也就是不擅長吧。畢竟世界和平了,這樣倒也無妨。

我們跟著隊伍往右側前進。

「你這傢伙……!喂,你這傢伙、你這傢伙!」

由於對方實在太過煩人,我於是轉頭看去。

只見方才的男人正瞪著我。

「哼,總算看過來啦。」

哎呀哎呀,明明是我的子孫,卻意外地沒禮貌呢。

稍微教訓他一下吧。

「抱歉,你的魔力太弱了,害我沒注意到。」

「你……說什麼……!」

男人隨即暴怒似的瞪大雙眼。

「竟敢侮辱我,你可知道本大爺乃是魔公爵傑貝斯•印德嗎?」

「魔公爵……?抱歉,我連聽都沒聽過。很有名嗎?」

啊,原來如此。這並非源自神話時代,而是在這不足兩千年的歲月中剛冒出來的外號吧。

「喂,你這傢伙,要道歉就得趁現在哦。」

相當冷酷的聲音。

傑貝斯投來毫不留情的眼神,緊握起拳頭,同時聚集魔力粒子,在手上畫出數層魔法陣。

一、二、三……是五層的多重魔法陣嗎?

接著他張開手掌,召喚出將黑暗凝聚起來的漆黑火焰。

「什麼……!」

「看看你,嚇到了嗎?很好,跟我求饒吧!只要舔我的鞋子,我就放你一馬。不然的話,要我用這號稱就連眾神都能燒盡的黑焰──『魔炎guresude』將那位小姐的臉蛋燒得和骸骨一樣也沒問題哦。嘻哈哈哈哈哈!」

還、還……

還真是低水平的魔法術式。就為了施展這種程度的「魔炎」,特地畫了五層之多的多重魔法陣嗎?

即使是我,也不免對他在誇下這麼大的海口後,展現出這種比小孩子玩火還要不如的魔法感到驚訝。

儘管是我的子孫,卻連魔力也不行,還真是可憐的傢伙。

「我沒興趣陪無名小卒玩就是了。」

呼!我吹了口氣。僅僅如此,傑貝斯在手掌上召喚的「魔炎」就被立刻吹熄了。

「……什……什麼……怎麼會?這怎麼可能!」

這傢伙瞪大眼睛,發出慘叫般的聲音。

「你這傢伙,你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

「你在驚訝什麼?我只是把火柴的火給吹熄罷了。」

「說我的『魔炎』是火柴的火……!」

說到底,我和傑貝斯在使用魔力的方式上有著根本性的差異。他是拼命地聚集魔力,竭盡全力地在施展魔法。但我在施展魔法時,會自然地帶著魔力。

在神話時代要是做不到這種程度可就死定了。哎呀哎呀,和平痴呆竟然會讓魔法退化到這種程度嗎?

不過這也表示現在是個美好的時代吧。因為就連如此弱小的魔族,都能誇下這麼大的海口。

「你這傢伙……這種侮辱……你別想活著回去……」

只不過……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但這傢伙……該不會還沒察覺彼此程度的差距吧?

「給我稍等。」

我一出聲,傑貝斯的身體立刻像是被綁住似的動彈不得。

「……怎麼了?」

「沒……沒、辦法動…………你、你做了什麼……?」

啊,原來如此,是被我話語中帶有的魔力強迫了吧。

才這點言靈就能讓他乖乖聽話,看來對方只具備相當薄弱的反魔法能力。

「你就暫時在這裡反省吧。」

話一說完,傑貝斯便露出非常抱歉的表情。

「我太失禮了……不該用這種口氣對初次見面的人說話……啊,要是有洞,真想鑽進去……真是非常抱歉……」

像個稻草人般站著不動的傑貝斯不斷反省著。

看到他這副模樣,方才的測驗生們驚呼連連:

「……那傢伙太厲害了,居然能讓那個傑貝斯道歉……」

「是啊,而且你看到了嗎?他居然瞬間就把『魔炎』消掉了,是相當高明的反魔法使用者哦……」

「……雖然是沒看過的傢伙,但說不定會成為混沌世代的黑馬呢……」

還真是誇張啊。無論如何,我有控制住聲音,就算是那傢伙的魔力也只要十分鐘就能解除控制了吧。

「抱歉讓你久等了。我們走吧。」

我朝著等我的米夏這麼說道,邁開步伐。

「……阿諾斯……」

她低聲叫住了我。

「什麼事?」

「……很強……?」

哈!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不否認。但此時這麼說並不恰當。」

米夏愣了一下,微歪著頭問道:

「……怎麼說才恰當?」

「是那傢伙太弱了。」

我們走進作為測驗會場的競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