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地城測驗

大魔法訓練結束後的午休時間。

我在走廊上與艾維斯對話。

「──意思是說,你就是吾主暴虐魔王嗎?」

「沒錯,暴虐魔王名叫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卻遭到某人改寫成阿伯斯•迪魯黑比亞。」

艾維斯並未不由分說地否定,而是詢問:

「某人是誰?」

「我還不清楚,但恐怕就是消除你記憶的人吧。」

「原來如此。」

他像在思考似的將手放在嘴邊。

「我的記憶遭人消除──這個說明確實能讓人接受。但阿諾斯,消除我記憶的人難道不是你嗎?」

艾維斯以夾帶殺氣的魔眼觀察著我。

「很遺憾,我無法證明不是我做的。」

「你很有能力。但要是這份能力足以危害到暴虐魔王,我便無法對你置之不理。」

艾維斯不是笨蛋。以喪失記憶者的立場來看,根本無從分辨我是不是本人吧。既然如此,懷疑我可能是敵人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在他所知的範圍內,能施展「時間操作」魔法的人只有我。

我正是有辦法回溯到兩千年前,使他打從最初便失去記憶的可能人選之一。消除他的記憶,試圖取代成為暴虐魔王者,難道不是裝成夥伴接近的我嗎?他會這麼想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不過,目前我就先維持中立吧。你給我一種懷念的感覺。」

「你能這麼做就太好了。」

「再會。」

艾維斯離開了。

「……剛剛的人是七魔皇老的艾維斯•涅庫羅吧……?」

「……真的耶……連我們黑制服都沒辦法跟艾維斯大人說上話,那個白制服的學生究竟是……?」

「喂,他該不會就是那個不適任者吧……?」

「為什麼不適任者會與七魔皇老……」

他們不是二班的學生吧?但這裡的學生還真喜歡八卦呢。

就算再怎麼在意別人的事也無濟於事吧。

「阿諾斯同學。」

被人搭話的我回過頭,眼前是艾米莉亞。

「這是失物,麻煩請你轉交給主人。」

我從艾米莉亞手上接過校徽。上頭刻的是六芒星,不是我的校徽。

「這是誰的?」

「你小組的組員唷。」

也就是莎夏或米夏,但我沒看過她們校徽的芒星數呢。

「哪一個?」

「……不是莎夏同學的那一個。」

真是莫名兜圈子的說法,直接說米夏不就好了?

「不過居然要我跑腿,這難道不算怠忽職守嗎?你自己拿給她就好了吧。」

我還以為她會生氣,艾米莉亞卻只是露出困擾的表情。

算了,我想米夏也在找這個吧。

「我會轉交給她的。」

在我轉身後,背後的艾米莉亞說道:

「下午有地城測驗,不在訓練場上課,請到地城入口集合。」

「我知道了。」

我離開走廊,追尋米夏的魔力,來到德魯佐蓋多的中庭。

那裡聚集著人群,莎夏與米夏正在中心處。

「很抱歉,我也無能為力,想加入小組請跟阿諾斯說吧。」

「可是莎夏大人,那個不適任者根本完全不想理人啊,還請莎夏大人幫忙我們美言幾句……」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就算我說了他也不會聽。」

是莎夏的前組員嗎?他們似乎想和莎夏一起加入我的小組,很拼命地請她幫忙說情。

儘管米夏也在旁邊,卻沒有人向她搭話。如果想加入我的小組,明明也能請米夏幫忙說情。比起中途加入的莎夏,照理說不是該認為最早加入小組的米夏和我比較親近嗎?

之所以沒這麼做,是因為米夏身穿白制服?還是單純跟米夏沒有交集而無法拜託她?

這麼說來,我也沒見過米夏和其他魔族說話的景象。她的個性不會主動向人搭話,平常多半是因為我待在她身邊也說不定吧。

「莎夏大人,當那個不適任者的組員你就滿足了嗎?難道不是另有打算嗎?」

莎夏露出一臉厭煩的表情。

「這是契約,我也沒辦法啊。況且若要瞧不起阿諾斯只是個不適任者,就先完成融合魔法再說吧。」

她的話才說完,學生們便陷入沉默,一副啞口無言的模樣。

「夠了吧,給我走開。」

學生們相當不情願似的離開了。

我向嘆了口氣的莎夏搭話:

「很有我部下的風範,你回絕得相當爽快呢。」

或許是沒想到我會在這裡吧,莎夏先是瞠圓雙眼,接著別開臉。

「……你很吵耶……我只是覺得他們很煩……」

莎夏低聲嘟囔著。

「米夏,你的東西掉了。」

我交出校徽。

「謝謝。」

米夏收下校徽,將它別在制服上。

「你來接我們嗎?」

「你指的是什麼事?」

「下午的地城測驗。」

艾米莉亞剛才也說過,等等似乎要進行什麼地城測驗。

簡單而言,這項測驗就是要挑戰設置在德魯佐蓋多地下深處的迷宮。與小組對抗測驗相同,是以組為單位行動,收集設置在地城各處的魔法具與武器、防具,競爭得分。

儘管校方叨叨絮絮地解釋這個測驗的目的在於磨練探索迷宮的技術,總而言之就是單純的尋寶。

「雖然不是這樣,但你們要走了嗎?」

「嗯。」

集合場所位於地城入口,所以必須提早出發。

「話說回來,阿諾斯,你有好好聆聽測驗的說明嗎?」

「嗯,只要拿到供奉在最底層祭壇上的權杖就是滿分吧,再簡單不過了。」

「你根本沒在聽嘛。雖然可以拿到滿分,但那件事絕對辦不到。別說學生,就連教師都不曾去過最底層,也不知道是否真的供奉著權杖。說到底,就連有沒有最底層都很可疑呢。」

「那為什麼會有這個評分項目?」

「……這種事你就算問我我也不知道啊,多半是因為代代相傳地底下供奉著權杖吧。」

這所學院到底為什麼會這麼隨便啊?

「權杖是指能強化『魔王軍』魔法的法杖吧?」

「是呀,據說那是始祖製作的魔王之杖。」

「那麼它的確存在,只要沒被人拿走。」

「……你又信口開河。算了,我們差不多該走嘍,都這個時間了。」

我一邁開步伐,來到身旁的米夏便抬頭直盯著我瞧。

「你為什麼會知道……?」

「這是我的城堡嘛。」

米夏微歪著頭。

我一邊想著好久沒進去那裡了,一邊朝地城入口走去。

只見二班的學生已集合於該處。

我們一抵達指定位置,上課鐘聲便正好響起。

「那麼,現在開始地城測驗。此外,組員在地城取得的所有道具所有權都在組長手上。截止時間為明天早上九點。提早回來的學生就算直接回家也無所謂,中途打算棄權者請用『意念通訊』通知老師。」

艾米莉亞打開地城大門。

「願始祖祝福各位。」

伴隨著口號,各組學生一齊蜂擁而入。

我沒有特別著急,緩步走著。

「喂、喂,阿諾斯,被搶先一步嘍?地城測驗是先搶先贏,現在不是讓你這麼悠哉地慢慢走的時候啦!」

「沒問題。」

「就算你說沒問題……」

「你想走的話可以先走哦。」

「我一個人先走也無濟於事啦。」

莎夏轉過頭,稍微走在前頭。據說測驗會在路上配置魔物,但都被衝在前頭的學生們打倒了,讓我們得以悠閒地走在地城裡。

「前面右轉。」

「為什麼你會知道?」

「因為我來過。」

儘管露出不太相信的表情,莎夏仍勉勉強強地依循我的指示前進。

下降到第十層左右時,米夏開口:

「我能問一件事嗎?」

「怎麼了?」

「……生日要送什麼才好?」

米夏注視著走在前頭的莎夏背影。

「莎夏的生日嗎?」

她點了點頭。

「……明天……」

原來如此,還真突然呢。

畢竟她們昨天才和好,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莎夏。」

「幹嘛?」

「你現在有想要什麼東西嗎?」

「這還用說,當然是在這場測驗中拿到第一嘍。」

還真是無趣的回答啊。

「好像是這樣呢?」

「……我很困擾……」

「測驗的第一名倒是能送給她當禮物呢。」

米夏搖了搖頭。

「……我想讓她終生難忘……」

這難度相當高呢。

「只要是你想出來的禮物,無論是什麼她都會很高興吧?」

「是嗎……?」

「她似乎相當開心你們能和好呢。」

米夏面無表情地陷入沉思。

「我想送衣服。」

衣服嗎?地城最底層的藏寶庫裡剛好有件不錯的衣服哦。

「我有件莎夏似乎會喜歡的衣服哦。」

「真的……?」

「剛好就放在這裡的地下,要是還留著就送給你。」

聞言,米夏難得地微微一笑:

「謝謝。」

「話說回來,你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明天……」

原來如此,她們是雙胞胎嗎?確實長得很像呢。

「你想要什麼?」

米夏想了一會。

「……不需要……」

「你不用客氣。」

「……明天……見不到面……」

就算明天見不到面,生日禮物依舊隨時都能送吧。

還是說,她真的沒有想要的東西?

硬塞給她就好了吧。

「米夏幾歲了?」

「……明天十五……」

也就是說莎夏同樣是十五歲吧。

她於十五年前出生,魔王始祖則是在今年轉生。

儘管如此,莎夏依舊據傳是始祖轉生。人們果然認為魔王始祖不會作為嬰兒出生,而會轉生到已經出生且具備強大力量的器皿身上,或是在轉生經過一段時間才會覺醒。

雖然我並未明言自己會以怎樣的方式轉生,但轉生成為嬰兒說不定反而被認為是有違傳承的方式。

要是這樣想,魔王學院也有可能不是為了尋找始祖,反倒是為了不讓我被承認是始祖而建立的。

「阿諾斯?這裡是死路哦。」

莎夏在道路盡頭轉過頭來。

「嗯,是隱藏通道。」

「才沒這回事呢。即使以魔眼查看,這裡依舊什麼都沒有。」

「因為採取了讓魔眼看不出來的對策啊。」

我如此表示,隨即朝盡頭的牆壁筆直前進。

「咦……喂,阿諾斯……?」

我的頭「咚」地撞在牆上,撞破牆壁。我就這樣仰仗蠻力走著,牆壁「咚咚咚咚」、「轟轟轟轟」地依照我的體型開出了一個洞。

「啥……?」

「……好硬……」

「確實硬得很誇張、很厲害沒錯……但這能說是隱藏通道嗎?」

「魔眼看不出來……」

「因為根本不是魔法機關……」

我朝目瞪口呆、呆立不動的莎夏與米夏說道:

「快跟上。」

莎夏糊里糊塗地邁步向前。

「只是把牆壁撞破罷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