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涅庫羅的祕術

未受到方才的騷動影響,艾維斯發出低沉的嗓音:

「今天要傳授的是我涅庫羅家的祕術──融合魔法。」

艾維斯在黑板上畫著融合魔法的基礎魔法術式。

看來似乎是將月光作為魔法陣運用的自然魔法陣,所使用的魔法門與魔法文字也很接近神話時代,是相當大規模的術式。

雖然學生們就連要抄寫似乎都很勉強,對我來說卻是小事一樁。

不過,這可是神話時代的魔族長年研究的魔法,就這層意思來說讓我相當感興趣。

要是平時上課也有這種水平,我也不會無聊到想睡了。

「喂,阿諾斯,你不抄筆記,或用記錄水晶儲存下來行嗎?」

隔壁桌的莎夏這樣問我。

「有記錄哦,就儲存在這裡。」

我伸出食指敲著額角。

「……騙人的吧……?這麼複雜的魔法術式,怎麼可能光用看的就記下來……」

莎夏半驚半疑地嘟囔著。

「你才是,看樣子也沒做任何紀錄吧?」

「這可是涅庫羅家的祕術。我是直系子孫,老早就精通這種基礎了。」

這麼說來也是呢。

「你是直系子孫,也就是說跟艾維斯很親了?」

「怎麼可能?七魔皇老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哦。就算身為直系子孫,我也是第十六代,輩分算是最小的,跟艾維斯大人說話的機會……只有一次。」

畢竟魔族的壽命很長嘛,莎夏以外的直系子孫想必也還活著吧。

「──一如剛才的說明,融合魔法的優點是魔力與魔力的融合,藉由與波長不同的另一種魔力結合,將產生強大的魔力反應,使原本的魔力提升十幾倍。這就是初級的融合魔法『混合同化jie.gumu』。」

艾維斯講解的過程中,莎夏朝我說起悄悄話:

「喂,你真的記住了嗎?不是隨便唬我的吧?」

「你疑心病還真重呢。」

「因為這個術式我可是花上一個月才理解耶。」

「你這麼說就奇怪了,你的一個月換算成我的一秒明明剛好吧。」

莎夏生氣地瞪著我,看來是對我理解得比較快的說詞感到不服氣的樣子呢。只見她的眼睛浮現「破滅魔眼」。

「不然就讓你看看證據吧。」

「你有辦法嗎?」

此時,艾維斯的說明正好到一個段落。

「有人有問題嗎?」

教室內瀰漫著不敢吭聲的氛圍。應該是因為惶恐不安,導致沒人敢舉手發問吧。

「我能問一件事嗎?」

像是要打破這緊張的氣氛般,我霍地舉手發問。

「嗯,請問。」

我一起身,耳邊就傳來學生們的竊竊私語。

「那傢伙……這次又想說什麼啦……?」

「倒不如說,真虧他敢向七魔皇老舉手發問呢……」

「簡直不敢相信,他的心臟究竟有多大顆啊……」

「要是說錯話,很可能會被殺掉耶……」

哎呀,這個時代的魔族還真是膽小怕事呢,真不像我的子孫。

「那個『混合同化』的魔法陣,或者該說是融合魔法的基礎魔法術式,在結構上有著致命性的缺陷哦。」

教室內陷入一片鴉雀無聲。

唔,看來我的這句話好像讓教室內的空氣僵住了。

「那、那那、那傢伙……沒救了……這次真的死定了!這跟艾米莉亞老師那時候不同啊……!」

「說涅庫羅的祕術有缺陷,也就等於指摘七魔皇老的失誤吧?這可不只是找死的程度……」

「基本上,七魔皇老開發的術式結構怎麼可能會有缺陷……」

有別於議論紛紛的學生們,艾維斯冷靜說道:

「你說的缺陷是?」

「這個基礎魔法術式能融合魔力,藉由魔法反應將魔力提升十幾倍。但從術式結構來看,魔力的融合無法維持太久。」

緊縮起身體的學生們展開魔法屏障與反魔法。

看上去就像艾維斯即將以攻擊魔法殲滅這間教室。

「第一次看到就能發現這點,真了不起。」

教室內頓時充滿了預期落空的氛圍。

「了、了不起是什麼意思啊……!」

「不就是很厲害的意思嗎……?」

「那第一次見到是……!」

「冷靜點,你這樣就連一般的話語都聽不懂嘍……!」

艾維斯在黑板補寫上能融合的時間。

「融合魔法確實有著持續時間非常短暫的缺陷。由於這是基礎魔法術式的結構性問題,即使到了上級魔法,依舊無法消除這個缺陷。」

我更進一步指出:

「一般使用者的融合時間約為三到五秒。組成如此盛大的術式卻只有這種成果,很難說是值得學習的魔法。」

艾維斯大方地點了點頭。

「融合魔法具有優勢的場面確實有限。大多數情況下,用其他魔法替代會比較好吧。但只要更加窺看深淵,這樣的魔法或許便能脫胎換骨。」

唔,真不愧是藉由我的血創造而出的部下。就算無法完成術式,他的魔眼似乎仍確實看到了終點。

「我有同感。窺看深淵之後,我已經明白融合魔法真正的基礎術式了。」

即使是艾維斯,聽到這句臺詞也驚訝得撼動魔力。

教室裡的筆記本全都啪嗒啪嗒地翻著,響起筆掉落地面的聲音。

「……啊、啊啊啊!完蛋啦──死定了,這下死定啦──……!」

「……不、不要啊……我不想死……!為什麼我會和不適任者同班啊……!」

宛如做好死亡覺悟般,學生們直打著冷顫。

「你說你能改良這個術式結構?」

低沉的嗓音夾雜著些許驚訝。

「這很簡單。」

「……這可是我耗費千年以上的歲月完成的魔法術式哦……」

「你就看著吧。」

我站起身。

「……喂……融合魔法可是涅庫羅家的祕術唷……儘管你或許曾看過『魔王軍』的魔法……」

莎夏制止我似的說道。

「只是上課而已,你幹嘛這麼擔心?」

「……我、我才……我才沒在擔心你呢……」

她隨即別開臉。

「你好好看著吧。」

我走到黑板前,發出魔力,倏地改寫魔法術式。

「如何?」

看到術式的艾維斯瞬間倒抽一口氣。

隔了幾秒,他的身體微微顫抖起來。

儘管黑板上描繪的魔法術式實際加入了魔力,欲理解結構需要相當的魔眼(眼光)與頭腦,但術式是否成立這點一目瞭然。

「……這是……我的天啊……?融合時間延長數百倍……原來如此,這是加上起源魔法的術式嗎……但究竟該怎麼將起源魔法的術式加進其他術式裡……?」

我若無其事地朝拼命想解讀魔法術式的艾維斯說道:

「很簡單。我只是應用了融合魔法的術式,讓魔法術式互相融合。」

「什麼……?」

艾維斯啞口無言,看來他似乎沒想過能這麼做呢。

不過,注意到儘管大家都知道,卻任誰都沒能發現的事。

一旦聽了解釋、實際觀摩過一遍,便會驚訝於它居然如此簡單。

──所謂的魔法研究正是這麼一回事。

「……真是驚人的想法。你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吧?萬萬沒想到居然會有人比我先一步研究了融合魔法。」

「啊,原來如此。」

看來似乎讓他稍微產生了誤會。

「不,艾維斯。這是你的成果。」

「什麼……?」

「我今天是第一次看到融合魔法的術式,如果沒有你的研究,這個魔法術式便無法完成,我只是推了最後一把。」

艾維斯驚訝地說道:

「什麼……?你才第一次看到,就能如此完美地理解融合魔法的術式,並在這短時間內完成……?」

「遲早會完成的事算不上什麼。只要再過千年,你應該也會注意到。」

由於證明完畢,我回到位置上。

「……為什麼像你這樣的怪物會來上學?這裡可沒東西能教導你哦,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身後傳來了艾維斯恐懼的喃喃低語。

隨後,教室再度議論紛紛起來。

「這、這是什麼狀況……?」

「我還活著……!」

「我知道你還活著啦……!」

「完、完全無法理解。但阿諾斯好像完成了融合魔法的魔法術式耶……!」

「……那傢伙是怎樣啦……他不是不適任者嗎……?」

「不適任者是天才的意思嗎……?」

「你驚訝過頭啦,就連一般的話語都搞不懂嘍……!」

一拉開座位的椅子坐下,我便朝目瞪口呆地望著我的莎夏說道:

「如你所見,我確實理解了。」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