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大魔法訓練

到了隔天──

當我一來到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的第二訓練場,便見到座位右方有一張與往常不同的臉。

「早安。」

莎夏一臉理所當然地打著招呼。

「你的座位是這裡嗎?」

「我跟人交換了,組員們坐在一起會比較輕鬆吧。」

確實能省下移動位置的工夫呢。

我坐到座位上,朝左方的米夏打招呼。

「早。」

「早安。」

米夏一如往常淡然迴應。

「話說回來,你把我之前的組員們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

「當我加入你的小組後,應該有人會想跟著一起加入吧。」

確實有幾個人跑來向我搭話。

「我拒絕了。」

「啥?為什麼啊!小組對抗測驗明明人數愈多愈有利哦?」

就算問我為什麼……

「我沒那種心情。」

莎夏目瞪口呆。

「倒也沒什麼好睏擾的吧?只需要我跟你們兩個人就能贏了。」

更進一步而言,只要有我就能贏了。

「小組對抗測驗或許這樣就夠了,但班級對抗測驗要五人以上,學級對抗測驗則需七人以上,否則不能參加哦。」

原來如此,有這種規定啊。就算是我,不能參加的話也贏不了呢。

「這我就不知道了。」

「你打算怎麼解決?」

「反正還有時間,我會在那之前想好辦法的。」

「還真悠哉呢。」

莎夏傻眼地說道。

此時剛好響起上課鐘聲,艾米莉亞開門走了進來。

她的身後跟著一名穿著法袍與大衣、頭上還戴著帽子的男人。說是男人有點語病,因為他的外表其實是具骸骨。

我記得自己的確將七名部下的其中一人創造成不死者Undead,自稱艾維斯•涅庫羅的人也就是他吧。

既然被稱為七魔皇老,想必在這時代有著相當大的權力與地位,平時吵吵鬧鬧的學生們也在艾維斯出現後立刻安靜下來。

不,是因為他所散發的魔力吧。學生們應該是在接觸到這股過於強大的魔力後,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懼了。

我的魔力雖然也能引發相同情況,但這個時代的魔族實在太弱了。

要是接觸到我的魔力,別說感到恐懼,甚至會讓魔眼等魔力感覺麻痺,反倒一點魔力也感受不到。

畢竟要是感受到我的魔力,反魔法較弱者光是這樣就足以斃命,這正是所謂生物的防衛本能吧。

「一如之前所言,今天要進行的是大魔法訓練,將由七魔皇老的艾維斯•涅庫羅大人為各位進行往後再也聽不到、深入魔法深淵的課程內容,請各位同學用心聽講。特別是──」

艾米莉亞直看著我的方向。

「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同學,請你千萬別失禮了。」

居然特意警告我啊。

她該不會認為我是個不知禮節的傢伙吧。

「不用你說,這種事我也知道。」

「那就好……」

哎呀哎呀,她是在擔心什麼啊。

對了,總之先順便打聲招呼吧。

我霍地起身。

「呦,艾維斯,好久不見。」

「…………!」

艾米莉亞彷彿下巴掉下來般的張大嘴巴,露骨地嚇了一大跳。

「阿、阿……阿──……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同學!你、你怎麼能對艾維斯大人……用這種隨便的口氣說話?」

學生們竊竊私語的聲音傳來。

「……完了……這下完了,那傢伙這次真的死定了……」

「是呀,敢這樣對七魔皇老,實在做得太過頭了……」

「倒不如說艾維斯大人生氣的話,連我們也會遭殃吧……」

「拜託饒了我吧,不適任者……」

我不理會這些雜音,朝艾維斯啟動魔眼。

確實能感受到熟悉的魔力,看來他毫無疑問是從我的血中創造出來的部下之一……但不完全是就是了。

「啊,艾維斯大人,真、真的是非常抱歉!我這就立刻讓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退學……!」

「沒關係。」

艾維斯大方地說道。他的胸前掛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嘴巴造型飾品,聲音是從那裡發出的。

「你說好久不見啊。」

艾維斯朝我看來。在這瞬間,學生們儘管張開了反魔法,卻仍一齊乒乒乓乓地躲到桌下避難。

到底在怕什麼啊?

「是啊,兩千年不見了,你不記得我了嗎?」

「兩千年……原來如此,難怪呢。」

看似理解般,艾維斯點了點頭。

「很遺憾,我失去了兩千年前的記憶,只記得一件事──吾主暴虐魔王。」

「既然如此,你就應該記得我吧?」

「……你是跟始祖有關的人嗎?」

哦,原來如此。

他還記得暴虐魔王,卻不知道我是誰。

也就是說,他相信暴虐魔王是我以外的某人嗎?

這或許跟他喪失記憶有關,但果然不太對勁。魔王學院的頂點是七魔皇老,縱使艾維斯真的喪失了記憶,但只要不是七人全都喪失記憶,就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這實在不可能是偶然。

難道是被某人竄改記憶嗎?

還是在假裝自己不記得了?

「你的魔力確實讓我感到懷念。」

「是嗎?」

「是呀,我們曾是知己這件事是不會錯的吧。」

無論如何,光憑對話是不會明白的。

「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還不到有事的程度,只是想說既然忘了,我就讓你回想起來吧。」

在學生們與艾米莉亞、莎夏和米夏擔心的觀望下,我筆直走到艾維斯身旁。

然後緩緩抓住那張骷髏的臉。

教室內瞬間陷入恐慌。

「等、等、等等,阿諾斯同學!」

「死定了!那傢伙死定了!」

在後方學生們大呼小叫的吵鬧聲中,我在手掌上畫起魔法陣。

「回想起自己的主人來吧。吾名為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發動的魔法是「追憶ebui」,無論再遙遠的過去記憶,都能讓人回想起來。

然而卻毫無反應。

「……沒用的。我的腦中並未留下記憶,不是想不起來,而是消失。縱使是『追憶』也找不回完全喪失的記憶。」

「那麼這樣如何?」

我展開多重魔法陣,施展起源魔法「時間操作rebaido」,與「追憶」合併使用。

「……這是……你在做什麼……?我腦中的記憶……影像流了進來……」

「要是記憶從你腦中完全消失,就用『時間操作』局部性地回溯時間,再用『追憶』找回你在兩千年前的記憶。」

「……怎麼可能……!回溯時間……?你是說這世上有著連時間都能超越的大魔法嗎……!」

「這是起源魔法的一種,非常難以運用呢。」

我將艾維斯在兩千年前的記憶與魔王阿諾斯作為起源,再借由追溯起源實現逆轉時間的「時間操作」。

艾維斯的腦中,目前想必正有如走馬燈般流過兩千年前的體驗。

「……我確實回溯了兩千年的記憶……」

然而卻沒有。

就連在兩千年前,艾維斯的腦中也沒有魔王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的記憶。

當然,通過「追憶」找回的記憶只會流入艾維斯腦中,我頂多能讀取到表層。

縱使如此,也該知道名字才對。但無論我怎麼翻找,他的記憶中都沒有我的名字。

取而代之不斷出現在記憶裡的,只有暴虐魔王阿伯斯•迪魯黑比亞這個存在。

「為什麼無法恢復記憶?」

「因為你的記憶被人回溯到兩千年前徹底消除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做的。」

簡單來說就是過去被竄改。艾維斯的腦中,打從一開始便被消除了魔王阿諾斯的記憶。

經由某人的魔法。

哎呀哎呀,這狀況還真是棘手。不管怎麼用「時間操作」回溯記憶,都無法回到過去被竄改之前,因為被竄改前的過去本身已經消失,艾維斯的記憶也被時間的空白所吞沒。

「原來如此。但我要感謝你,你是叫阿諾斯吧?光是知道這點就算是收穫了,這證明了有人在與我敵對呢。」

他是認真地這麼說的嗎?抑或是在裝傻?

也有可能是他自己竄改了過去,為了不讓我察覺到。

「沒什麼,你別放在心上。與其聊這些,倒不如開始上課吧。」

我一回到座位上,學生們便開始竊竊私語。

「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還以為死定了,所以完全沒聽他們說話,只知道他突然一把抓住七魔皇老的臉。雖然不知道他做了什麼,但好像被道謝了耶……!」

「為什麼被他抓臉還要跟他道謝啊……!」

「想被人抓臉之類的……?」

「你在說什麼啦……!」

「或者該說,七魔皇老居然會向他道謝,他到底有多厲害啊……?」

「那傢伙……真的是不適任者嗎……?」

「……太厲害了……!雖然完全搞不懂,但實在太厲害了,厲害到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拉開椅子坐下。隔壁的米夏說道:

「還好你沒事……」

反方向的莎夏則說道:

「真不敢相信你會這麼做。」

唔,還是一樣為了這種無聊小事吵得要死呢。

不過……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啊。

還以為是在流傳時搞錯了我的名字,但總覺得事情的發展不太對勁。

無論是七魔皇老、魔王學院,或是我成為不適任者的事。

說不定這全是遭人設計好的。

儘管尚且無法斷言,但或許真的有這個人呢。


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意圖取代我的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