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最初也是最後的──

為了慶祝小組對抗測驗勝利,媽媽特別賣力地煮了頓豪華大餐。

平時的餐桌多了兩個人後變得相當熱鬧,感覺不賴,不過吵鬧的主要是我的雙親就是了。

莎夏儘管說著「輸了卻要參加慶功宴,簡直莫名其妙。」發著牢騷,不過一將媽媽的料理放入口中便立刻安靜下來了。

果然就連在這個時代,媽媽的料理似乎依舊稱得上相當美味。

「然後呢?小諾用什麼話邀請小莎加入小組?」

到頭來還是難以解開媽媽的誤會,莎夏就跟米夏當時一樣被連番追問。

「很普通呢。『加入我的麾下吧』,就這樣。」

「討厭啦啦啦啦啦啦啦──!加入麾下?居然說加入麾下,這算什麼、這算什麼?展現這種笨拙男人的一面,少女一下子就會淪陷啦──!」

聽著媽媽的尖叫聲,莎夏露出束手無策的表情。

「理由呢?小諾邀請小莎的理由是什麼?」

「……沒有,只是剛好能成為戰力吧。」

「啊,什麼?剛剛的停頓很可疑哦──小米,你知道嗎?」

米夏將嘴裡的蔬菜沙拉吞下去後,淡然說道:

「……你的魔眼很漂亮……?」

「聽、聽到這種甜言蜜語,絕對會迷上你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討厭啦,小諾是天生的花花公子,跟笨拙一面的反差太厲害了。你這小子、你這小子~~」

這麼說來,米夏也通過「意念通訊」聽到啦?畢竟是在施展「魔王軍」時的標準做法呢,我不知不覺就自然地施展了。

「夠了,米夏,能請你不要多嘴嗎?」

「不行嗎?」

遭到反問後,莎夏嚇了一跳似的別開臉。

「並沒有。」

唔,儘管她一臉在吵架時不小心和對方說話的表情,但媽媽完全誤會了兩人之間的這種情況,在一旁提心吊膽地觀望著。

至於爸爸則若無其事地朝我投來視線,露出達觀的表情頻頻點頭,就像在說:「我已經沒有東西能教導你了。」

真受不了他。米夏那時候我也是想等他們冷靜下來後再解釋,然而只要企圖說明米夏並不是我的新娘子,媽媽就會哭著大喊「分手了」之類的話,非常難搞。有機會再解釋吧。

反正被誤會又不會死。

如此這般,熱鬧的用餐時間轉眼即逝,我得送莎夏她們回家才行。

與工作室裡的爸爸聊了一下後,我返回店裡,只見準備回家的莎夏與米夏並肩站著。

「…………」

「…………」

兩人都不發一語。我知道米夏本來就不多話,但莎夏明明不是靜得下來的人,不發一語總覺得不太對勁。

因為她嘴上說著什麼破爛人偶,我最初還以為她們感情不好,然而莎夏不時展現出來的態度讓人覺得情況未必如此。

畢竟也有傑貝斯與里歐魯格的例子在前,對我來說這真是難以理解,不過說不定是有什麼內情吧。

我想再試著稍等一下,從暗處觀望著兩人。

沉默持續了十幾分鍾。但途中莎夏像是按捺不住一般,小聲嘟囔起來:

「很慢耶。」

「……嗯……」

沉默又持續了一會。

「喂。」

「嗯。」

「……你今天難得說話了呢。」

「嗯。」

「米夏喜歡那傢伙嗎?」

「……那傢伙……?」

「就是指……阿諾斯啦。」

米夏想了一會。

「……喜歡……」

「哼、哼──他哪裡好啊?」

「他很溫柔。」

「哪裡溫柔了?明明在小組對抗測驗裡跟惡魔沒兩樣。」

我已經做得非常溫柔了耶。

「……對敵人很嚴厲……」

「這樣啊,是個標準不一的傢伙呢。」

兩人又沉默了一會。

「……莎夏呢……?」

「什麼?」

「你喜歡阿諾斯?」

「啥?不可能好嗎,想都別想。」

面紅耳赤的莎夏傾全力否定。

「……這樣啊……」

「就是這樣。」

米夏直盯著莎夏的眼睛。

或許是激動起來了吧,只見她的眼睛浮現「破滅魔眼」。

「不過……」

莎夏喃喃低語:

「……能直視我的眼睛的也只有阿諾斯了……」

她自言自語似的說道。

「……嗯……」

「他腦子根本有問題,居然說我的魔眼很漂亮,這可是會將映入眼中的東西擅自破壞掉的詛咒魔眼哦。但是──」

停頓了一會,莎夏繼續說道: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有著相同魔眼的人呢。」

她淺淺地微笑。

「就只是這樣。」

「……我知道了……」

莎夏直盯著米夏。

米夏也沒有別開視線。

「話說回來,米夏也一樣呢。」

「一樣……?」

「能直視我的魔眼。」

米夏點點頭。

她的魔眼也很強,足以抵抗莎夏的「破滅魔眼」。

「你記得嗎?小時候的我還沒辦法控制這雙魔眼,為了不讓我破壞東西,我被關在魔法監牢裡。」

「……我記得……」

莎夏低垂著頭,彷彿回憶起往事般說道:

「沒人願意走進我的視野裡,只有米夏肯陪在我身旁。」

「一起練習。」

莎夏懷念似的笑了起來。

「是呢。多虧有你,我只要不與人目光相交,就不會不小心傷害到誰了呢。」

「是莎夏很努力。」

莎夏不發一語,僅僅點頭回應。

「喂,剛剛那個讓人很懷念呢。」

「……手……?」

「對。」

「我也是。」

莎夏小心翼翼地說:

「能再做一次嗎?」

「嗯。」

兩人牽起手。

「以前總是像這樣呢。我沒辦法離開監牢而哭泣時,米夏就會牽起我的手,對著我笑。」

米夏點點頭。

「真不知道誰才是姐姐呢。」

「莎夏是姐姐。」

聽到她這麼說,莎夏苦笑起來。

「米夏,我只說一次哦。」

米夏點點頭。

「……對不起……你能原諒我嗎……?」

米夏忙不迭地搖頭。

「我沒有生氣。」

莎夏驚訝地瞠圓雙眼。

「這樣啊。」

「……嗯……」

兩人對望著,緊握住彼此的手。

唔,儘管我完全搞不懂究竟發生過什麼事,但看來她們言歸於好了。倒不如說,我很困惑她們為什麼會吵架。

畢竟正處於血氣方剛的年紀,多少也會因為無聊的理由起爭執吧。

我向兩人搭話。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我送你們回去吧。」

「不用,我自己走回去。」

莎夏看向米夏,她也點頭贊同。

「特地花時間用走的嗎?你們還真是怪胎呢。」

「沒什麼不好吧。那麼,再會了。」

兩人牽著手離開家裡,就這樣不發一語地並肩走著。

「喂,你跟來幹嘛?」

「我說過要送你們回家吧?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那是在說『轉移』吧?我們要用走的哦?」

「偶爾浪費時間也是一種樂趣。」

「哼──」

莎夏望來的視線像是在說「你真是個怪人」,但我沒怎麼放在心上。

不過我到頭來還是沒有對「轉移」進行任何的說明,雖然莎夏好像也完全忘了這件事。

大概是媽媽的衝擊性太強了吧。

「話說回來,你知道嗎?」

「當然。」

我一這麼回,便被「破滅魔眼」賞了個白眼。

還真是個危險的傢伙呢。假如不是我,最好的下場也是喪失意識哦。

「我說啊,我什麼都還沒說哦。」

「這世上不可能有我不知道的事。」

「這樣啊。那我想你也知道今年是魔王的轉生之年吧,所以明天大魔法訓練的講師據說是七魔皇老的艾維斯•涅庫羅。」

「唔,是嗎?這我就不知道了。」

「既然如此就直接說你不知道啊!」

「別這麼激動嘛,我只是開個玩笑。」

不過,七魔皇老啊……是讓我在意的詞彙之一。

「莎夏,那個七魔皇老是什麼?」

「真讓人傻眼。你敢說自己沒有不知道的事,卻連七魔皇老都不知道?不愧是不適任者。」

「所以說,那到底是什麼?」

「兩千年前,魔王始祖以自己的血創造了七名部下,也就是最初繼承始祖之血的魔王族。」

「這我就知道了。」

畢竟是我親手做的事嘛。

「那你就跟知道沒兩樣了啊,那七名部下就叫做七魔皇老。」

「什麼……?」

原來他們就是七魔皇老嗎?這麼說來,我雖然創造了他們,卻沒幫他們取名字呢。當時都在忙著處理牆壁與轉生等問題,就連取名的餘裕都沒有。

「七魔皇老要開始在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培育次世代魔皇了,據說這似乎也是為了不知何時會轉生的始祖所做的準備呢。」

「原來如此。」

既然如此,只要見到七魔皇老,應該就能輕易證明我是始祖。

但感覺不太對勁。他們好歹也是出生於神話時代的魔族,相較之下,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的經營卻太過隨便了。

重點是,他們應該認識我才對。既然如此,我為什麼會成為不適任者?

我原以為這是魔族陷入血統主義、變得無能的關係,不過看樣子當中似乎隱含其他內情。

我心不在焉地想著這些事,走在米夏她們身旁。

不久後──

「……阿諾斯……阿諾斯……?」

回過神時,莎夏正叫著我。

「怎麼了嗎?」

「什麼怎麼了?我們家已經到嘍。」

眼前有扇門,後方能看到一棟富麗堂皇的豪宅。

「提到七魔皇老的事情後,你就一直不說話,怎麼了嗎?」

「不,沒事。」

「這樣啊。那麼,謝謝你特地送我們一程。再會。」

莎夏轉身離去。

「再見。」

「明天見。」

「嗯。」

米夏也朝門後的豪宅離去。

即使打算思考有關不適任者的事,然而情報實在太少。儘管我能想到許多可能性,卻全是推論。

只要明天見到七魔皇老之一,就能知道一點情報了吧。倒也不是特別著急的事,總之慢慢等吧。

回家吧。

我才這麼想,就見莎夏從門對面回來了。

「怎麼了嗎?」

「……沒事……」

既然沒事,為什麼要回來?

「……阿諾斯……」

「嗯?」

「那個……」

莎夏別開臉,害羞似的紅著臉說道:

「……謝謝……」

「謝我什麼?」

「……就是……多虧了你,讓我能和米夏和好……」

原來莎夏也想和好嗎?

畢竟她看上去就像是會賭氣的哪種人嘛。

「沒什麼大不了的。」

「才沒這回事。要我加入麾下這種不要命的話,根本沒人敢說出口。」

不知為何,莎夏開心地笑了。

「除了你之外呢。」

唔,畢竟對我來說,這並不是什麼需要賭命的事。

「話說回來,你們為什麼會吵架?」

莎夏的臉色黯淡下來。

「是很無聊的小事唷,真的很無聊……但有些事情無論如何都不能退讓,就只是這樣。」

「那件事解決了嗎?」

「……嗯……算是吧……」

莎夏回答得相當含糊。

「有件事我想問你。」

「什麼事?」

「要是命運早就決定好了,你會怎麼做?」

我立刻回答:

「要是不喜歡就去改變,怎樣都好的話便不予理會。」

莎夏愣了一下後,接著問道:

「你認為命運可以改變嗎?」

「嗯,很簡單哦。」

「要怎麼做?」

「破壞就好。」

莎夏瞠圓雙眼,隨即呵呵地露出微笑。

「喂,你稍微過來一下。」

「我拒絕。」

「……幹、幹嘛拒絕啦。夠了,給我過來。」

「我不喜歡被人命令。」

「你還真是任性呢。」

莎夏傻眼似的嘆了口氣。

「能請你過來一下嗎?」

「好。」

我靠到莎夏身旁。

「再近一點。」

「你想做──」

向前踏出一步後,莎夏吻上我的脣。

我條件反射地施展「意念通訊」,打算讀取她的心,畢竟有以接吻為條件發動的詛咒。

莎夏的心聲流了進來。


──這是最初也是最後的吻──


沒有敵意嗎?但能感受到她悲壯的決心。

算了,那就這樣吧。

不知維持了多久後,她倏地離開我。

004

「……這、這是朋友之間的吻,只是謝禮哦……」

莎夏害羞似的紅著臉,低下頭。

「……但只跟你做過就是了……」

儘管不清楚她在想什麼,然而也不能讓她丟臉。

「唔,那我就收下這貴重的事物了,謝謝。」

莎夏訝異地直眨著眼,喃喃唸了句:「奇怪的雜種。」

「那就明天見了。」

「好。」

我揮揮手,施展「轉移」魔法。

在風景染成純白之前──

「……喂,阿諾斯……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耳邊響起了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