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涅庫羅姐妹

今天的課程平安結束了。

有別於讓人昏昏欲睡的魔法概念與魔法技術解說,小組對抗測驗就好在能稍微運動一下。

不過,在德魯佐蓋多上學的這一個禮拜,無論是人類的襲擊、精靈的惡作劇,或是眾神的陰謀,都完全看不到徵兆。

一旦發生變故,我就必須守護迪魯海德。儘管姑且有在警戒,但這樣還真是令人掃興。畢竟就連變得如此弱小的魔族都能繁榮到今日了,大概輪不到我出面吧。

沒想到魔族的國度能過得這麼和平呢。和平雖然讓人無聊,倒也不是什麼壞事,只是我還沒什麼實感吧。

「話說回來──」

當我走出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的大門,跟在後頭的莎夏就開始抱怨:

「為什麼我必須跟你們一起回家啊?」

米夏直眨著眼,微歪著頭。

「既然都在同一組,想加深彼此的情誼嘛。」

「我雖然加入你的麾下,但可沒說要當朋友哦。」

「你要是討厭就回去吧。」

「這樣啊。那我回去了,再會。」

莎夏轉身朝著跟我們不同的方向離開。

「…………」

米夏直盯著她的背影。

雖然面無表情,但她恐怕很寂寞吧。

真拿她沒辦法。

「小組對抗測驗時,我突然出現在你的城堡前對吧。」

莎夏突然停下腳步。

「要我讓你瞧瞧當時用了什麼魔法嗎?」

她輕盈搖曳著雙馬尾,轉過身來。

「我要施展『契約』哦。」

她看上去果然很感興趣呢。

「你高興就好。」

我在莎夏施展的「契約」魔法上簽字。

「好啦。」

接著,我朝她伸出手。

「幹嘛……?」

「不是說要讓你瞧瞧了?既然如此,親身體驗比較快。」

「即使如此,為什麼我非得和你牽手不可啊?」

「你剛剛不就乖乖牽了?」

聞言,莎夏面紅耳赤地反駁:

「那、那只是因為當時是那種情況吧。雜種就是這樣……」

她碎碎念著我不太懂的藉口。

「無論怎樣都好,但要是不牽手就沒辦法讓你看哦。」

「…………」

她不甘願地牽起我的手。

「米夏。」

「嗯……」

我以另一隻手牽起米夏。

「米夏與莎夏也牽手吧。」

「啥?為什麼?」

表情千變萬化,還真是忙碌的傢伙啊。

「不想看的話我倒是無所謂,但你不看也算是違反契約呢。」

莎夏老實地向米夏伸手。

「好,握吧。」

「…………」

米夏小心翼翼地牽起莎夏的手。

「要再握緊一點。」

「這樣嗎?」

莎夏緊握我的手。

米夏也確實牽起我的手,但跟莎夏只是手碰在一起的程度。

「真是的,再握緊一點啦,這樣豈不是沒辦法施展魔法了?」

莎夏緊握米夏的手。

「……嗯……」

米夏也回握她的手。

003

或許是心理作用吧,但我總覺得一直面無表情的她很高興似的微笑了。

正當我心想「太好了呢」,便見米夏以眼神向我道謝。

別在意,我回以笑容。

「喂,你們在眼神交流什麼啊?」

莎夏直瞪過來。

「怎麼?你想加入嗎?」

我與莎夏目光相對,隨後,她突然臉紅起來。

「哦?莎夏因為『破滅魔眼』,不習慣與人目光相對呢。」

「什麼……才、才沒有……這回事呢……」

說到最後,她的聲音愈來愈小。

看來我猜對了。要是無法穩定控制「破滅魔眼」,這也在所難免。畢竟如果隨便與人四目相接,說不定會不小心把對方給殺了。

「夠了,趕快施展那個魔法啦。」

「知道了、知道了,別這麼吵。」

我施展「轉移」的魔法。視野染成純白一片,下一瞬間,眼前即是我家──鐵匠兼鑑定鋪「太陽之風」。

「……果然是失傳的魔法『轉移』……將空間連結起來……不會錯的……」

莎夏喃喃自語,試圖從魔力的殘渣分析魔法。

但應該辦不到吧。

「這是我家。要順便進來嗎?」

「比起這點,剛剛的魔法是『轉移』吧?你這雜種是在哪裡學到這種失傳的魔法術式的?快告訴我!」

看來她非常感興趣呢,一個勁地逼問著我。

「想知道的話就來我家玩吧。」

「……為什麼我要去雜種家裡玩啊……」

「你就別客氣了。」

莎夏朝我狠狠瞪來,眼睛還浮現了魔法陣。

「我才沒客氣呢!」

「哦,你要回家嗎?那就明天見了。」

我背對莎夏,朝米夏說道:

「米夏要來吧?」

「嗯。」

「那就進來吧。今天我們來聊聊失傳的魔法。」

我故意這麼說,把手放在家門上。

「你、你給我等等!」

「嗯?」

我一回頭,莎夏便尷尬似的嘟囔起來:

「……我、我也……」

話說到這裡,她像是很難為情般的低垂著頭。

「怎麼啦?」

「……所以說,我、我也……能去嗎……?」

她那細若蚊鳴的詢問讓我忍不住笑了。

「當然。」

莎夏鬆了口氣。

「你很想來玩呢。」

「才不是呢!我的目的是『轉移』,就只是這樣!請你不要瞎猜好嗎?」

雖然實際上是這樣,但既然她這麼生氣地反駁,或許意外地是真的想來玩呢。算了,就別戳破她吧,要是她賭氣不來,米夏會很失望的。

我一推開家門,便響起哐啷哐啷的聲音。

看店的媽媽注意到這裡,快步走來。

「小諾,你回來啦,今天的小組對抗測驗還好嗎?」

媽媽一臉緊張地問道。

「我贏嘍。」

聽到我這麼說,媽媽掛起燦爛的笑容,緊緊地抱住我。

「太厲害了,小諾!你是天才呢!才一個月大就贏過年紀大的朋友,真是太厲害了!今晚要吃大餐哦!」

她毫不節制地用臉磨蹭著我的臉,讓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好、好的……」

媽媽的氣勢還是一樣強勁。

「對了,我又帶客人回來了……」

「哎呀?又是小米嗎?討厭啦,小諾你們還真是恩愛呢。」

媽媽不停地用手肘撞著我的側腹。

隨後,她朝著在我身後的米夏說道:

「歡迎來玩啊,小米……咦?」

出乎意料地有兩個人,似乎讓媽媽的頭上浮現問號。

「初次見面,伯母,我是莎夏•涅庫羅,今後請多多指教。」

莎夏捻起裙襬,優雅地行禮。

唔,還真有禮貌呢,媽媽明明也是莎夏口中的雜種。也就是說,只要不是魔王學院的學生,就沒有理由歧視嗎?

「……叫我婆婆……怎麼會……?」

媽媽好像受到了什麼衝擊。

「小、小諾他………小諾他……」

只見她臉色發白地大叫:

「小諾帶第二位新娘子回家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媽媽太過錯亂的表現讓莎夏也傻眼。

「那個……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那個……小莎,你要冷靜聽我說哦?」

媽媽緊抓住莎夏的雙肩,以迫切的表情述說著。

「沒問題,我很冷靜。」

莎夏露出一副媽媽才應該冷靜下來的模樣。

媽媽朝著這樣的她勸說似的說道:

「小諾才一個月大,所以什麼都不知道,不是故意這麼做的。但他已經有小米當新娘子嘍。」

莎夏看似動搖了一下,但也只有片刻。她隨即說道:

「哼──這樣啊?但這跟我沒關係哦。」

很冷靜的迴應呢。

這樣一來,即使是媽媽也會冷靜下來吧。

「沒關係……沒關係……也就是當情婦也沒關係嘍──!小諾啊、小諾啊,你為什麼會這麼受歡迎啊──?」

不愧是媽媽,真是公認的語不驚人死不休。

「請稍等一下,這是不可能的事吧?」

「咦咦咦咦咦咦?那是想橫刀奪愛嘍──!」

「…………」

莎夏一臉困擾地看著我。

因為很有趣,我就稍微觀望情況吧。

「所以說……那個……你知道米夏的姓氏嗎?」

「是涅庫羅吧?」

「我叫做莎夏•涅庫羅。」

「啊,那麼……」

媽媽嚇了一跳。

「沒錯,我們是姐妹,只是剛好認識──」

「居然是姐妹一起爭奪小諾啊啊啊啊啊──!該怎麼辦?該怎麼辦──!小諾長得太帥了,讓感情良好的姐妹反目成仇啦──!」

房門在這時被啪嗒推開,又來了個麻煩的男人。

是我的父親。

「阿諾斯,別看爸爸這樣,以前也是玩得很瘋的人哦,還會使用劍術呢,哈哈哈!」

嗯,爸爸也打從一開始就毫不節制呢。他究竟為什麼要突然說起往事啊?

「所以我十分明白你的心情。男孩子多少都會玩得瘋一點,爸爸也自認為能理解大半的事情。可是啊──」

爸爸一臉認真地說道:

「居然腳踏兩隻船,也太讓人羨慕了!」

唔,父親啊,你的心聲全說出來嘍。

莎夏傻眼似的看著我們親子,嘆了口氣。

「喂,阿諾斯,你給我負起責任。」

「結婚就好了嗎?」

莎夏滿臉通紅。

「這、這怎麼可能啊?你是笨蛋嗎?」

真是吵鬧的傢伙呢。

「喂,米夏,你也說點什麼啊。」

米夏想了想,隨即說道:

「……莎夏喜歡阿諾斯……?」

「你是笨蛋嗎!」

唔,雖然嘴巴上說著什麼破爛人偶,但她們的感情看上去還挺不錯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