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破滅魔女

待我回到座位上後,艾米莉亞說道:

「請報名者起立。」

方才舉手的學生們一齊站起。

加上我共有五人嗎?雖然沒什麼興趣,然而瞥了一眼後,我稍微在意起其中一名少女。

她有著金髮碧眼與雙馬尾,儘管表情看上去相當好勝,然而無論體型、長相都跟米夏很像。最重要的是,她們的魔力波長十分相似。

「接下來開始分組,請報名擔任組長的學生自我介紹。那麼……請從莎夏同學開始。」

方才的雙馬尾少女面帶好勝的表情,露出微笑。

「我是涅庫羅家的血親,七魔皇老之一艾維斯•涅庫羅的直系親屬──破滅魔女莎夏•涅庫羅,請各位多多指教。」

莎夏捻起裙襬,優雅地行了個禮。

米夏雖然聽得心不在焉,雙眼卻目不轉睛地望著她。

「既然她姓涅庫羅,也就是說……?」

「……是我的姐姐……」

原來如此,她就是那個不知道關係是好是壞的姐姐嗎?

莎夏穿著黑制服,代表她是純血;但米夏身穿的是白制服。

意思是──

「你們的母親或父親不同嗎?」

聞言,米夏搖了搖頭。

「……我們的雙親一樣……」

「既然如此,米夏應該也是純血吧?」

「穿上白制服也有血統以外的理由。」

「為什麼?」

米夏沉默了一會才說道:

「……是家人決定的……」

「家人是指?」

「涅庫羅家。」

唔,不把其中一名純血的女兒視作皇族,是有什麼內情嗎?

在這個把血統看得非常重要的時代,這是很不自然的事吧。

「阿諾斯同學,輪到你了。」

似乎在我和米夏說話的這段期間輪到我了。

之後再進一步詢問吧。

首先是自我介紹。我面向學生們,侃侃表示:

「我是暴虐魔王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話先說在前頭,你們所相信的魔王之名根本是假的,魔王的真名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但你們應該不會相信吧。我不怪你們,反正往後你們就會明白了。請多指教。」

我的自我介紹讓教室內鴉雀無聲。

儘管里歐魯格也曾說過,但看來光是自稱始祖就會被視為冒牌貨,或是不敬之舉吧,更何況我還宣稱傳承下來的始祖之名是錯的。

眾人紛紛偷偷打量起我,竊竊私議著不適任者如何如何的話題。

或許是因為剛才的事吧,本來應該要斥責我的艾米莉亞卻輕鬆帶過了這件事,繼續說明:

「這樣所有人都自我介紹完了,請未報名擔任組長的同學移動到覺得優秀的組長身旁。由於大家應該都還不太瞭解對方,就算憑藉第一印象挑選也無所謂。小組沒有人數限制,也有可能形成人數眾多的小組。」

聽到她這麼說,學生們各自起身,移動到覺得優秀的組長身邊。

「另外,隨時都能更換小組,但組長能選擇要不要讓組員加入自己的小組。而當組員一個也不剩時,將會喪失擔任組長的資格。」

也就是用來測試領導人器量的機制吧。

「喂,你要選誰?」

「果然還是莎夏大人的小組吧。」

「也是呢。說到破滅魔女,就連在混沌世代當中也是潛力股,甚至有謠傳她正是始祖轉生。」

「是呀,這我也很清楚,是個有著驚人魔力與魔法的人呢。」

唔,那個名叫莎夏的少女正是混沌世代的其中一人嗎?

雖然我才是始祖,但既然會這樣謠傳,表示她的魔力相當強大吧,證據就是大多數學生都移動到莎夏身旁了。

一旁的米夏站起身,朝莎夏的方向看了一眼後,面無表情地望著我。

「想去姐姐那邊就去吧。」

米夏忙不迭地搖頭。

「……阿諾斯的小組比較好……」

「是這樣嗎?」

「嗯。」

「感謝你。」

米夏有些害羞地說道:

「……因為是朋友……」

「說得也是呢。」

但這樣才總算有了一名組員啊……儘管姑且能組成小組,但接下來該怎麼做才好呢?

只要使用魔法,召募組員這點小事總會有辦法,但這樣實在沒什麼意思呢。正當我想著這種事時,金髮少女分開人群,朝我走了過來。

是莎夏。

「你好。你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吧?」

「沒錯。」

她朝米夏看了一眼。

「看來你只有一名組員呢,而且還是讓這種沒用的人偶加入小組,你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啊?」

唔,突然跑來找我碴,真是個奇怪的女人啊。

「沒用的人偶是在說米夏嗎?」

「除了她以外還有誰嗎?」

莎夏嘲笑般的俯瞰著我。

「你知道嗎?她並非魔族,卻也不是人類,一如我方才所言,是個沒用的人偶,沒有生命、沒有靈魂、沒有意志,只是個仰賴魔法運作的破爛人偶。」

是魔法人偶那類的存在嗎?

米夏曾說過她們的雙親相同,也就是利用魔法從雙親的血中孕育而生的嗎?

魔法人偶的製作方式五花八門,實際上確實有靠魔族懷胎生產而製作的魔法人偶,若是完成度高的人偶,甚至真的會活起來。

「這又怎麼了嗎?」

「……居然說『這又怎麼了嗎』……」

「唯有對魔法概念的理解過於膚淺,才會認為魔法人偶不具生命與靈魂。你必須更加睜大魔眼,仔細窺看深淵。」

儘管臉上閃過驚訝,莎夏卻仍狂妄地笑了起來。

「我是來向你提出忠告的,跟這種被詛咒的人偶在一起,說不定會發生什麼不幸的事哦。喂,你知道了吧?」

我忍不住哧笑。

「咯咯咯……咯哈哈哈!什麼,這算是威脅嗎?你是在威脅我嗎?」

見狀,莎夏狠狠地瞪著我。

「你想死嗎?」

莎夏的碧眼浮現魔法陣。只見一個窺看著這邊情況的學生慌慌張張地說道:

「喂,那傢伙慘了。要是和莎夏大人的眼睛直接對上……」

「……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嗎?莎夏大人有著特別的魔眼(眼睛)。被稱為『破滅魔眼』。只要她想要,便能喚醒映入眼中的一切事物的破滅因子,使萬物自行崩壞。這也是莎夏大人之所以稱作破滅魔女的理由。」

原來如此,是特異體質嗎?無論米夏還是莎夏,看來涅庫羅傢俱備了專門強化魔眼的魔法特性呢。

但對我毫無效用。

「……怎麼會……」

「怎麼啦?玩膩大眼瞪小眼的遊戲了嗎?」

我睥睨著莎夏,朝眼睛注入魔力,畫起魔法陣。

「那個魔眼……騙人的吧……?你……」

「怎麼?難道你以為自己會的事我辦不到嗎?我先說了吧,你運用『破滅魔眼』的方式實在太不像樣了。」

儘管水平相當不賴,然而莎夏的魔法術式一樣很不成熟。

為了她的將來著想,我就教導她一下吧。

「就讓你見識吧,這才是真正的『破滅魔眼』。」

「……啊……啊……」

教室裡沒有任何東西崩壞,莎夏乍看之下也毫髮無傷。我用魔眼破壞掉的,是她略顯狂妄的心。

「難以置信……那傢伙居然能若無其事地與莎夏大人對望……」

「……我曾在莎夏大人使出『破滅魔眼』時不小心與她四目相接,光是這樣就昏迷了一年沒醒耶……」

「這是怎麼回事啊?那傢伙應該是白制服,而且是不適任者吧?居然不光是魔法術式的知識,就連反魔法都這麼厲害……」

唔,教室內好像鼓譟起來了。

「……其實,由於下了封口令,沒辦法跟別人講,但我在入學測驗時曾看到阿諾斯把那個里歐魯格大人給秒殺了……」

「咦咦……?把那個魔大帝……秒殺!」

「在那之前還輕鬆幹掉了傑貝斯。」

「你說幹掉了?沒開玩笑吧?居然幹掉了!」

「是呀,之後還讓他復活了。」

「復活!」

「然後又幹掉了。」

「又幹掉了……」

「傑貝斯之後還變成什麼腐死者,將里歐魯格大人燒成焦炭。」

「怎、怎麼可能?」

「……奇怪?但我在入學測驗後好像有看到里歐魯格大人耶……」

「最後兩個人都復活了……」

「到底是怎樣啦?莫名其妙……」

好了,就這樣饒過她吧。

「你要發呆到什麼時候?自行崩壞的只有心的表層,給我振作點。」

我輕摸莎夏的頭,喚醒她的精神。

彷彿猛然回神一般,她的視線捕捉到我。

「……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應該自我介紹過了吧?」

我狂妄一笑。她不甘心地瞪著我。

「話說回來,莎夏,你似乎有著相當不賴的魔力,要不要加入我的小組?」

或許是沒料到我會這麼說吧?只見她瞠大雙眼,啞口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