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德魯佐蓋多的邀請函

轉生後過了一個月。

在這段期間內,我稍微調查了一下兩千年後的這個世界。看樣子魔法術式似乎退化到比我想像還要低的水平。

首先,人類似乎就連「轉生shirika」魔法的存在都不知道。在我生存的神話時代,這是一般的魔法,只要是高階的魔法使用者,就算是人類,轉生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

只不過在如今的時代──儘管好像稱為「魔法時代」,至少轉生人類的存在卻似乎不為大眾所知。

要說到格斯塔與伊莎貝拉──也就是我的雙親是如何解釋我的表現,他們好像把我當成非常聰明的小孩,一出生就會說話,還具備著魔法才能。

「成長」在這個時代好像是高度的魔法,但勉強還算廣為人知。

既然不知道轉生的存在,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吧。

只不過,我會轉生成為人類的小孩還真是意外。

兩千年前,我播下了種,施展魔法,用自己的血創造出七名部下,命令他們增加眷屬,因為完全的轉生需要繼承自身血脈的器皿。

如我所願,看來在這兩千年間,魔王阿諾斯的血脈沒有斷絕。只是沒想到就連人類都混到了我的血脈。

不對,考慮到魔族與人類停止干戈,會產生混血說不定是很自然的發展。

儘管經歷了這麼多,但看來就連我也在內心某處,認為魔族與人類無法和平共處吧。我轉生前所創造、將世界分為四塊的牆壁,在崩坍之前大約維持了千年,把人類與魔族隔離開來,讓彼此的禍根在這段期間內逐漸淡薄,最後煙消雲散。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人類似乎不太清楚魔族的事。儘管我也曾試著問過雙親,但他們看上去果然不太熟悉。

他們似乎知道有名為魔族的種族住在遙遠的土地上,卻不清楚除此之外的情報。

但這也是因為此處是離魔界──也就是魔族的國度迪魯海德相當遙遠的地方吧。

「嗯?」

我的眼角餘光捕捉到微弱的魔力流動。

打開窗戶後,一隻貓頭鷹飛進屋內。它拋下的信封落到我的手中。

是邀請函。邀請方的名義是魔王學院德魯佐蓋多。

「魔王學院……?」

德魯佐蓋多是我的城堡之名。不過魔王學院就不曾聽過了。

看來是在這兩千年內置立的吧?但這是怎麼回事?

正當我感到疑問時,飛進屋內的貓頭鷹開口說道:

「德魯佐蓋多是為了培育魔皇的學校,是為了迎接繼承暴虐魔王的血脈者,也就是在魔族當中也屬於王族的各位,並讓各位成為優秀魔皇所設立的設施。」

暴虐魔王嗎?真是令人懷念的稱呼,但指的就是我。儘管當時也經常以魔王阿諾斯稱之,但要流傳到後世,看來還是稱號會比較方便吧。

「奉暴虐魔王為始祖、讓與魔王始祖最為接近者成為治理迪魯海德各地的魔皇而君臨天下,乃是魔王學院的職責。您乃是繼承始祖血脈者,在此奉上德魯佐蓋多的邀請函,恭候您前來魔王學院就讀。」

與其說是繼承始祖血脈,倒不如說我就是始祖本人呢。

看來是沿著從我血液中溢出特有的魔力痕跡找到這裡來的吧?但使魔沒辦法窺看到更多的深淵嗎?

轉生後的這具身軀所流著的始祖之血,乍看之下相當薄弱。但只要通過魔眼仔細觀察,就會知道這整具身軀都是由魔王阿諾斯的血所變化而成。

照理說我應該是個剛出生一個月的嬰兒,對方卻仍送來了邀請函,可見他們只要偵測到始祖之血與一定以上的魔力,就會無差別地發送給滿足條件的對象。對於能使用「成長」魔法的魔族來說,年齡實在無關緊要吧。

「今年據傳也是魔王始祖轉生之年。」

會知道這件事,表示我轉生的日子有好好地流傳到今日呢。

「今年預定前往魔王學院就學的學生當中,有著稱之為混沌世代、備受期待的一群人,他們被視作可能是始祖的轉生。當魔王始祖歸來之際,德魯佐蓋多想必將會在全魔族的歡慶下變得熱鬧非凡。」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魔王學院是為了找尋轉生之後的我而設立的。

既然如此,這一趟非走不可。

況且我也想親眼見識一下我的子孫──那些稱之為混沌世代而備受期待的魔族們。

「邀請函我確實收下了。」

「由衷期待繼承始祖之血的您大駕光臨。」

貓頭鷹飛離了。

那麼,既然下定決心,打鐵便要趁熱。

要前往德魯佐蓋多,這副模樣應該不太方便吧。

我施展「成長」的魔法。光芒籠罩住全身,讓我的身體成長到十六歲左右。

我望向鏡子,上頭映著一名黑髮黑瞳的少年。儘管有種變得稍嫌斯文的感覺,但仍充分保留著我過去的面貌。哎呀,畢竟是轉生,在所難免吧。

離開房間,我走向家中的玄關。眼下是午夜,由於父母都已入睡,不會有人阻礙我偷溜出去吧。

帶著這種想法,我握住了玄關門把。

「是誰?」

身後傳來媽媽的聲音。

唔……糟糕,她醒來了嗎?成長過後的這副模樣會讓她認不出來是我吧。

總之為了解釋情況,我轉過頭去。

「小諾,你又長大了!」

媽媽一看到我的臉就這麼喊。

「真虧你認得出我呢。」

「當然認得出來啦。就算稍微長大了一點,小諾也還是小諾啊。」

過去甚至擁有魔王稱號的我被喚作小諾還真是難為情。但好說歹說她都不肯改,也只好由她去了。

「這麼晚了,你是要去哪裡?外頭很危險哦。」

雖說是轉生,依舊不會改變如今的我是她兒子的這件事。既然被發現,看來我也沒辦法默默離開了吧。

「媽媽,你知道魔王學院嗎?」

媽媽不知道似的歪著腦袋。

「我不清楚耶。那是哪裡的學校啊?」

「有點遠,位在迪魯海德。」

「這麼遠的國家的學校怎麼了嗎?」

「對方剛剛送來邀請函,問我要不要入學。我想去就讀看看。」

「不、不行啦,學校這麼遠太危險了!小諾才剛滿月耶。」

……唔,就算說我剛滿月……

雖然我的確才出生剛滿一個月,但把轉生者當小嬰兒看待實在讓人很困擾。

話雖如此,但她完全不信轉生這件事呢。畢竟媽媽就連魔王的魔字都沒聽過。

「迪魯海德這麼遠的地方,媽媽沒辦法去哦。附近有魔法學校,不能讀那裡嗎?」

「魔法學校沒有能教我的東西唷。而且我會一個人去,媽媽不用跟過來。」

「不行啦。我說過了吧,小諾才剛滿月呢。才這點年紀,沒辦法讓你獨自生活哦。生活費要怎麼辦啊?」

「這種小錢我自己會賺。」

「要怎麼賺?這世上可沒這麼輕鬆──」

我在手掌上聚集魔力,創造出金塊。

「咦……騙人……這……不是用魔法做出來的假金塊……是真的耶……」

媽媽的工作是鑑定士,擅長貴金屬鑑定。

只要看到這個金塊,就能知道賺錢對我來說易如反掌了吧。

「小諾,這是怎麼辦到的?就連城裡的賢者大人都辦不到這種魔法耶。」

媽媽狀似相當驚訝。這也難怪,說到城裡的賢者,可是這個國家數一數二的魔法使用者。

就算是人類,要是連這種魔法都施展不了,在神話時代早就死了。看來這世上似乎變得相當和平。

「創造出這世上實際存在的東西,是創造魔法的基礎唷,媽媽。等到能創造虛構的金屬,像是祕銀或奧利哈鋼出來時,才算是達到初級呢。這對魔王阿諾斯來說就如同兒戲。」

要是這樣能讓她稍微相信我轉生的事就好了……?

「就、就算會使用很厲害的魔法也不行唷。況且小諾還在用阿諾斯稱呼自己不是嗎?聽好嘍?大人是不會用名字稱呼自己的唷。」

唔,問題居然是這點……

「話說回來,魔王學院是什麼啊?是學習什麼的地方?」

這下該怎麼辦呢?雖然要強行過去是很簡單啦。

「讓他去吧,伊莎貝拉。」

爸爸從屋內走了出來。

「男子漢所決定的道路是不該去制止的。」

「可是,親愛的,小諾才一個月大,而且我們也不太清楚魔王學院是個怎樣的地方。」

「俗話說『士別三日,刮目相待』。阿諾斯已經一個月大了,怎麼能不刮十倍的眼睛呢?哎呀,爸爸也沒有這麼大的眼睛就是了。」

唔……沒錯,在試著一塊生活了一個月後,我明白了一件事。

媽媽非常愛操心,爸爸則是有點笨。

「爸爸我是知道的哦,阿諾斯。既然叫做魔王學院,就是培育魔法師之王的學校吧?因為阿諾斯很擅長魔法,想去那邊鑽研魔法。」

「……大致上對了,大致上……」

其實完全不對,但就當作是這樣吧。

「去吧,阿諾斯。」

爸爸以可靠的語氣,像是在推我一把似的說道。

「可以嗎?」

爸爸微微點頭。

「不過,我們也要一塊去。」

……什麼?

「既然是孩子所決定的道路,在背後支持便是父母親的職責。話雖如此,但你才剛滿月,還太年輕了。」

「……還不到要讓爸爸擔心的程度就是了。」

嘖嘖嘖──爸爸豎起手指。

「看來你不懂呢,阿諾斯。知道嗎?孩子遠行,父母親是會寂寞的,因為你才剛出生,寂寞感也登峰造極了。」

爸爸特地用了艱難的詞句。我心想:他還是別勉強自己比較好吧。

「伊莎貝拉也很寂寞對不對?」

「嗯……我完全沒想過小諾會長大得這麼快……對不起呢。我想小諾大概是被神明大人賜予了驚人力量的神童,所以說不定會覺得媽媽很礙事。可是,就不能再稍微陪我一下嗎?」

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在轉生之前,我沒有父母。

母親死了。

父親不知是死了,還是拋棄了我。

至少我沒和父母說過話。

所以,儘管這根本無關緊要……

但──

「既然會寂寞,那就沒辦法了。」

聽我這麼一說,媽媽立刻綻開笑容。

「很好,那就這麼決定了!趕快準備搬家吧。沒什麼,別擔心,爸爸可是鐵匠呢!無論到哪都不愁吃穿啦!」

如此這般,我們一家三口決定要搬去迪魯海德了。